第2章 子城(2)

“子城,也叫做鼠城,根据远古卷轴记载,这里的人对老鼠十分敬重,在城市中央还有一座专门用来祭祀的巨鼠雕像。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座城市在一夜之间就被摧毁,而且居民也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至今为止,也没有相关的记载他们去了哪里。”
“这座城还带有点奇幻色彩啊!”赫兰坐在马上,听着天玄明雁的调查,“明雁,你住里面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
“除了整个城镇像极了一个迷宫之外,其他也没什么奇怪的,哦对了,在城镇的地下,好像也有像迷宫一样的建筑,因为我那时候不敢进去,所以下面的结构我也不知道。”天玄明雁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有点胆小。”
“呵呵,所以我说要说你做小弟啊,跟着我多出去走动走动,胆子也能大很多。”赫兰笑了笑,“这座城市一定影藏着什么秘密,不然天啸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从自己的地盘跑过来。”
“嗯,我也这么认为,”说话之间,一行人已经到了西森林的近前,“怎么回事?”天炫明雅看着眼前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平民。
“去看看!”赫兰指了指身边的兵士。
“将军,这些人都死了,而且看起来,应该是被赋师杀死了!”
“赋师?谁那么大胆子,居然敢破坏各国的盟约,”粗略的数了数地上的尸体,地上的尸体不少于500人,“究竟是谁那么残忍!大军先驻扎在这里,四大长老跟我进去。其余人在外部警戒。”
“要想一下子杀死那么多平民就算是赋师,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天玄明雁看了看尸体,毫无例外,每个人的胸口都深深的塌陷下去。“一击致命,快,准,狠!”
“而且是力量型的赋师,哼!”赫兰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去会会他!”
西森林是天风帝国与邻国的交界之地,这里除了一般的动物之外,还有一些常年栖息在这里的魔兽,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魔兽只能在森林深处活动,传说是上古的时候被某个人在森林里下了禁制。现在的人也只是在森林边缘活动,而子城虽然已经接近中央,但是离深处还有一段距离。
穿行在茂密的森林之中,赫兰带着天玄明雁飞快的朝着子城进发,一路上,尸体时不时的出现在附近,最后一行人停留在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男人的身旁。
“他是城主派在这里的卧底,”赫兰看了看地上已经失去生命的男人,手在他的衣服中摸索着,没多久一个竹简出现在手中,手中金光一现,竹简渐渐展开,一个人影出现在空中,“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赫兰朝着人影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在昨天,我听说天啸他们发现了要找的东西,就开始召集平民去森林的中央,但是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来的,直到今天凌晨,一具具尸体被丢了出来,无一例外都是被一击毙命。”
“那你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我在查看尸体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吸力出现,之后我就感觉身上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之后我就……。”人影开始渐渐单薄,一缕残魂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怎么回事?”
“这是间谍特有的技艺,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在将死之前会将自己的一缕残魂附着在某一样物体之上,让后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看来我们要快点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应该就要得到答案,我们快走。”身形一闪,六人飞快的朝着子城冲去。
跟古代人的智慧,往往都要超越现代人,被废弃的古城,再次迎来了喧闹的一幕,一行人到达古城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城市将他们惊得目瞪口呆,巨大的石像屹立在城市的入口处,两个巨大的老鼠图腾赫然立于其上,仿佛在向世人展示当年的辉煌。一道已经被打开的大门隐约显露出里面众多而有序的房屋。
“大家跟着我走,里面有很多建筑都十分相似,稍不留意就会走错,”天玄明雁走在最前面,推开半开的大门,整个城市成一个圆形排列,里面的房屋都是按照圆形建造,街道相通但是错综复杂。“这些是……”天玄明雁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一具具死尸赫然堆积在一起,就像是被人摆设过一样,一堆堆排列在眼前。
“又是先前看到的一样,一击致命。”赫兰皱了皱眉,“而且,貌似我们刚才都错了,不像是人类所谓,倒像是某种野兽。”比了比死尸胸口的拳印,比自己大了一倍之多,虽说自己是女的,但是超出一倍,也已经突破了人的范畴。
“难道是传说中被困在其中的魔兽?”
“很有可能,天啸他们可能已经进入了森林深处那片禁制之地,放出了里面的魔兽,大家小心周围,明雁你呆在我的身边。”赫兰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突然一道绿幽幽的光线从旁边的屋中射出,随即一团巨大的黑影从里面窜出,向众人扑来。
“散开!”一声大喝,赫兰手中风璇凝聚,随着一阵破空之声,一颗巨大的圆球出现在他的手中,朝着黑影的中央的冲去。
“砰!”一声巨响出现在黑影的身上,中招之地开始急剧的收缩,很快一个螺旋似的纹理出现在眼前,随着螺旋的渐渐深入,就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一般朝着黑影的体内攻去,“嘶!”一声水柱的喷溅之声从黑影之上传出,随机又是另外的几声,很快一道道鲜血就像是一个个小喷泉一样向外喷溅这血液,黑影也渐渐变得清晰。
“是野兽,哦不,是魔兽!”天玄明雁叫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未知的生物。
黑影终于全部显现在众人的面前,魔兽这一个在远古时代出现的物种今天居然以这种方式登场,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双脚站立,双手就像是两个巨锤一样在空中挥舞,肚子上还留有刚才攻击的那道可怕的伤痕,双眼通红,头像的那一根巨刺此时正在向外面喷涌着紫色的液体,随着这种液体与空气的接触,一阵水汽出现在周围,渐渐向几个人扩散而去。
“快,屏住呼吸,这是毒气!”赫兰第一个反应过来,闪到天玄明雁的身旁,用手捏住了他的鼻子。其余的四位长老也随即屏住了呼吸。
紫色的液体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冒着,只是朦胧之间,眼前的魔兽似乎变得虚幻起来,随着水汽的越来越浓重,很快众人就已经看不清旁边的东西。
双手合十,猛地向外一推,一股飓风从赫兰的手中凭空出现,螺旋式的飓风将周围的水汽全部冲散。“那东西看来已经逃了!”拿开捏在天玄明雁鼻子上的手,赫兰看了看周围,“刚才我的那一击对他来说应该是不小的创伤,他只能通过障眼法逃脱,不过没想到魔兽居然是这么强大的存在,我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魔兽相传是远古时代,与人类并存的一种,各自和平相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开始猎杀魔兽,好像在他们身上有一种用于修炼的东西,但是书籍中并没有记载。之后人类与魔兽展开了大战,虽然人类最后赢得了胜利,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后所有的魔兽都被封印在几处地方,就像这里,就是其中的一处。之后就消失了对于魔兽的记载,所谓要不是收藏的古籍中有提起,我们根本就不知都还有这种生物的存在。”
“现在他们被放出来了,大陆上估计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三长老,你现在马上回去,告诉帝皇这里的事情,也要通知周围的帝国,这里有多少魔兽我们不得而知,有没有逃出去我们也不知道,总是还是小心为妙。”
“是!”一个穿着白衣的老人点了点头,随即消逝在森林之中。
“明雁你还是回去吧,走我们刚才的那条路,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你在这里只会成为我的累赘,刚才我感应了一下,应该没有魔兽。”
“我……”天玄明雁刚想说,转念一想还是咽了下去,确实现在的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跟在他们后面就是累赘,“好吧,那你们自己小心,我在圣战镇等你们回来。一定要回来!”
“放心!”赫兰笑了笑,冲着其他几人挤了挤眼,朝着深处冲去。
看着一行人的背影,一股隐隐的不安出现在心头,“魔兽,已经存在了万年的魔兽,积压了万年额仇恨,一旦释放那是种多么可怕的能量。”口中喃喃说道,天玄明雁,朝着古城大门走去,突然天上一黑,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天而降,一阵脚下石路的破碎之声,天玄明雁整个人朝着下方漆黑,空空的大洞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