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美国之行

走出巷子,贺轻衣清淡的说:“多谢叶组长关心了。”
他明明说的是感谢的话,但是神情却让叶青青一阵心虚,脸霎时红了。“怎么忽然说这个。”
贺轻衣说:“叶组长一向很聪明。”
叶青青忽然有种自己弄巧成拙的感觉。
贺轻衣问:“不知道我托叶组长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叶青青说:“刚刚花草传消息来了,说应该没问题。可是你真的要和月在水天会面,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这样,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怀中的小白狗骚动不安,贺轻衣安抚它,没有说话,半晌才说:“我想让他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玩游戏。”
小白狗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等等,花草又有消息了。”叶青青停住脚步,传了一会信息说:“今晚,万味楼三楼竹厢。”
贺轻衣点点头:“多谢叶组长,先告辞了。”
叶青青说:“晚上,你小心。”
贺轻衣说:“叶组长放心,我有分寸。”
贺轻衣带着小白狗回落脚的地方,是一处小别院,红杏等人都在。
红杏摊手说:“找不到,不过起码他暂时也没危险,没听说谁去领赏了……咦,老大你也学小女生拣野狗?哇,狗也有表情!”
贺轻衣随着他的话看向小白狗,果然发现小白狗恼怒的盯着红杏。
贺轻衣说:“别逗它,小东西自尊心很强。”
红杏叫:“老大你什么话啊,狗有什么自尊心啊,而且你今天才拣它吧,搞得你很了解它似的。”
被他这么一说,贺轻衣也愣住,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说,半晌揉揉困倦的眉头说:“以此类推。”
“啊?什么?推什么?老汉推车?”
贺轻衣自己虽然不会说,却也向来不介意别人说点带颜色的话,但是此刻看着小白狗睁着乌黑乌黑的圆眼好奇的看着红杏,就不由自主阻止他。“别胡说八道。”
宽厚的手掌压下小白狗竖着的两只尖耳朵。
小白狗的脑袋在他掌心蹭蹭。
贺轻衣抱着小白狗往后院走,“我休息一下。”
红杏在身后叫:“老大你昨天那么急,今天怎么没事人似的,也不出去找。”
贺轻衣把小狗放在床上,自己也躺下来,小狗欢快的爬在他胸膛上,四条小短腿在他宽厚的胸膛上踩来踩去。
贺轻衣抚着它的皮毛,眼睛却没有看着它,“我去找他,大概他也会躲起来,不然怎么短信也不回一个。”
“汪汪汪。”(才不会。)
低头就咬一口,隔着布料咬在胸膛上。
“汪汪汪汪汪汪汪。”(我才没那么小气。)
换个地方再咬一口。
“这么凶。”贺轻衣把它抱起来,掰开小狗腿,靠近观察了一下,微微一笑。“原来是小公狗。”
小白狗在他手中僵住了,然后狠狠的咬了他手臂一口,跳下来,飞快往被子里面躲。可是被子是叠好的,一时又挤不进去,于是头进去了,狗PP在被子外面万分艰难的扭啊扭,就是扭不进去。
太丢脸了!
这个BT技能!
小禾决定了,永远不能让贺大哥知道自己就是这只小白狗。
贺轻衣好笑的提着它的PP把它拉出来,被子放开,把自己和小白狗一起盖住。
小白狗的世界一下子变黑了,在被子了汪了两声,盲目的走了两步,抓一爪,好像抓在贺轻衣大腿上,提醒他快放它出去。
贺轻衣再次把它放出来,小狗玩了一会,滚在枕头上渐渐睡着了,爪子毫不客气的揪着贺轻衣一缕头发。
贺轻衣却毫无睡意,看了看消息器,关上,睁眼等着晚上的约会来临。
“老大,你真的要一个人去?总觉得不保险。”
外间隐约传来红杏的声音。
“水天阁建城失败实力大损,不敢乱来,我一个人去反而安全。”
是贺大哥的声音。
小禾朦朦胧胧的醒了,贺大哥要去哪里?
睁开一只眼,再睁开一只,小白狗睡眼惺松歪着走了两步,终于完全醒了。
对了,贺大哥要去见那个月在水天。
小白狗一惊,从床上跳下来,想跑出去阻止,却发现房间的门关着。
“汪汪~呜!”
小狗爪用力的挠门。
有人走过来,小白狗惊喜的抬头,却发现是红杏。红杏叉腰骂小狗:“靠,让不让人安生了。”
小白狗才不理他,窜到院子里,发现贺轻衣已经不在了,小白狗追出小巷子,看到贺轻衣的背影,正要追上去,却见贺轻衣被人拦住了。
是秋水伊人,明显哭过了,眼睛红肿着。
“你要去找岳在渊谈判?为了小禾流水?”秋水伊人的声音有点嘶哑。
贺轻衣沉默。
“不要去。”
小白狗跑到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赞同的点头。根本不用去啊,它是安全的嘛,而且马上就要去美国了,根本不会上线。
秋水伊人好像怕贺轻衣误会,飞快的接下去说,“我有别的办法让他取消通缉。”
“什么办法?”贺轻衣皱眉。
“你不用管,总之比你去低声下气好。”
“谁说我去低声下气。”贺轻衣不快,举步欲走。
“站住!是,现在应悔城实力是比水天阁强,可是你别忘记水天阁有钱,你觉得他会让步?”秋水伊人咬唇,下定决心似的说下去,“分手的时候他承诺过以后要帮我做三件事……你干什么这样看我,对我很失望?贺擎,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没尊严?但是我不会,他对不起我,我为什么不能利用他。”
“我可以要求他撤回通缉,但是,我有要求。”秋水伊人目光忽然坚定起来。
小白狗警觉的竖起耳朵,直觉不对劲。
“今年我的生日,你还是要陪我过。”
“汪汪。”
小白狗要冲过去咬贺轻衣的下摆,贺大哥不要答应,我没事的。
“嘣。”一个响指打在小白狗脑袋上,红杏追着小白狗出来,一边把咬着贺轻衣下摆的小白狗拎着耳朵提走,一边对沉默的贺轻衣说:“老大,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红杏快步往回走,嘿嘿,自己在的话老大肯定不会说什么。
走回院内,关门,放狗,红杏怒瞪小白狗:“小泼狗,好不容易美女对老大表白了,你吵什么吵,你当天天对着美女哀怨的脸是好受的吗?”
小白狗呜呜的叫,爪子拼命的挠门。
红杏扒着门缝看,边看边说:“老天啊,赶快让他们解决吧,省得老大经常发傻发呆发神经……靠,美女投怀送抱了……老大,快接啊……啊,你这只死狗,不要以为你长得可爱就可以踢我,我把你炖了!”
小白狗红着眼睛瞪他。
红杏莫名的心虚起来,“我……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小白狗转身跑掉,躲在草丛里面发呆,委屈的狗眼看得红杏浑身发寒,过了一会儿,红杏竟然看到眼前的狗影渐渐变薄,最后消失了。
这、这,这个样子,不是下线吗?
红杏愣住,然后惊叫:“靠!狗也能下线。”接着颤抖:“靠,这个游戏狗也能玩。”
看报纸的爷爷最先看到小禾推开房门出来,爷爷推了推眼睛:“怎么这么早下。”
“嗯。”小禾走到厨房,倒了一杯开水,喝了几口,又捧着去阳台。
爷爷看了奶奶一眼,奶奶起身走去阳台:“乖宝贝,怎么了?”
小禾不说话,过了一会才说:“奶奶。”
他摸着杯子,漂亮的小脑袋低着,“我好像变坏了。”
“哟,怎么变坏了,说给奶奶听听。”奶奶的声音怎么听也像透着惊喜。
“看到贺大哥和别人在一起就很不开心。”
奶奶是知道小孙子口中的贺大哥的,看小孙子郁郁寡欢的样子好笑:“你啊,还是小孩子脾气,只准别人对你好。”
“不是。”小禾反驳说,“要是奶奶还有个孙子,对他很好,我才不会不开心。”
奶奶一时口拙,还有点吃味了。
小禾还接着补充:“还有爷爷爸爸妈妈外婆外公也是这样。”
大家都一样的待遇让奶奶稍微好受了点,安慰小孙子说:“多交几个朋友就不会了,你啊就是朋友太少了,那个何翼不是经常打电话来邀你出去玩吗?为什么不去?”
小禾摇摇头,“不要,不喜欢。”
奶奶还待说什么,爷爷在客厅叫:“老太婆电话。”
奶奶过去接电话,一会面带喜色的出来跟小禾说:“好了好了,别不开心了,奶奶带你去玩。手续都办好了,明天我们去S市,后天就坐飞机出发了。”
在家里的最后一个晚上,家长们奇怪的发现平时早爬进游戏舱里的小孩竟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妈问:“怎么不去玩游戏啊?”
小禾说:“不玩了。”说完马上补充一句,“以后也不玩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难受,反正,直觉的,就是不要去游戏了。
妈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看来孩子的新鲜劲过了。
三日后,美国X市XX国际机场
出关口,一行三人,两个惹人瞩目的华裔青年扶着一个雍荣华贵的中国老太太正在翘首盼望着。
裴郡青举着牌子,伸长了脖子看了半天:“不是说到了吗?怎么不见人。裘子非,你帮我举一会。”
旁边叫裘子非的年轻人用非常礼貌的语气说:“你的中文字太丑,不举。”
裴郡青没办法,只好继续举着那个写着“欢迎美丽的女士严书琴英俊的表弟季子禾来到XX市”的牌子。
说来奇怪,平时机场虽然也一样拥挤,但是旅客大多行色匆匆的,不会像今天这样,很多人拿了行李也不走,拖着箱子站在出口回头眼也不眨的看着,好像都在等什么人出来。表情各异,有的兴奋,有的痴迷,有的呆愣着。
裴郡青无聊的左看右看,捕捉到几个法国人聊天的只字片语,回头兴奋得对裘子非说:“有美人,中国美人,哈哈,我懂法语,那几个法国人说的,难道是哪个明星来了?”
裘子非泼他的冷水:“想想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美人是什么样子。”的32b30a250老太太个子矮,只看到前面黑压压的洋鬼子,等了半天开始心急了,催促郡青:“举高一点,是不是报错航班了,怎么还不出来。”
裴郡青再举高一点,踮起脚看,正好看到一个中国老太太转出来,感觉跟自家外婆满像的,八成就是了,他正要回头告诉自家外婆,头转到一半却忽然停住了。
眼角的余光中,似乎看到一个清瘦的少年跟在那个老太太身后走出来。
其实只是眼角的余光一瞥,也没有具体看清什么,甚至那个少年手还掩着嘴在微小的打着哈欠,眼睛困倦的低垂着,刘海落下来遮住了额头,其实真的并没有看到多少他的长相,可是裴郡青移不开眼睛,他甚至忘记了可以把脖子转回来看。
少年放下手,抬起眼睛,清水般澄澈的目光在举着的牌子上巡视,周围一片寂静,每个人都眼也不眨的看着。
少年的目光停在裴郡青的牌子上,用有些好奇的目光看了一眼裴郡青,然后扯扯前面显然也在张望的老太太,指指裴郡青。
裴郡青忽然惊醒了,难道这个、这个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的少年就是那个叫……叫什么来着?忽然忘记了,裴郡青看了眼自己写的牌子——季子禾。
裴郡青正要回头跟外婆说,却看到裘子非走到那几个法国人面前,语气温文的请他们交出相机。
那几个法国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金发女人争辩了几句,裴郡青听到裘子非义正辞严的说自己是那个少年的监护人,最后那些法国人相信了,不甘不愿当着他的面删除了几张照片。
这样也行?裴郡青知道自己这个表弟一向能唬人的,但是没想到这么能唬。
老太太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气氛诡异,那些男的女的洋鬼子一个个跟中了邪似的,呆得像木桩子,忽然她就心一跳,扯着自己外孙的袖子:“郡青啊,不是,不是飞机出事了吧。”
“我的外婆老宝贝,你在胡说些什么,走,我看到他们了,外婆,我们家基因真不错,这样的人也生得出来。”
裘子非扶着老太太往那边走,季奶奶先看到他们,快步走过来,抱住老太太。
“姐啊!”
几十年未见的姐妹两抱头大哭。
裘子非微笑着对小禾说:“子禾,行李给我提吧。”
伸手拿过小禾手中并不太重的行李。
“谢谢。”第一 次见面,小禾有些生涩。
“我叫裘子非,你叫我子非表哥就好。”
“子非表哥。”小禾乖乖的叫人。
“还有我还有我,郡青表哥。”裴郡青说这四个字的时候自己都寒了,看看裘子非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说子非表哥的时候自己就不肉麻吗?
连忙补充一下说:“叫我大表哥行了。”
小禾也叫了一声,裴郡青那个舒服啊,自己家的弟弟妹妹们哪个有这么单纯这么乖啊,国内长大的孩子果然不一样。
近看这小孩的容貌更是惊人,裴郡青觉得自己都不太敢和他对视,长成这样真是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