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城名应悔

风回雪to小禾流水:小禾,我们打算去江北,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小禾流水to贺轻衣:贺大哥,风大哥叫我去江北。
贺轻衣:什么时候去?我去送你
小禾流水:不用了,那贺大哥想我的时候跟我说,我就回来。
贺轻衣:好
小禾流水to风回雪:风大哥,我不去了。
小禾蹲在杭州城门口,超过了一刻钟,城门守卫就来盘问,小禾站起来又往外走了几步。看看笔直开阔的官道,小禾有些迷惘,去哪里呢?
要不一直往东走,去看看海,等贺大哥找他的时候再回来好了。
打定主意,小禾迈开脚步向东行去。
小禾还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完全是徒步向前,一边往东去,开始还时不时注意消息,几天后干脆就把消息给关了。
饿了就在路边自己生火煮东西吃,两只小怪现在等级已经比小禾还要高了,食量也大得很,而且被小禾惯得不爱吃生食,以前小禾跟着人家练级没空照顾他们,现在没事做了,索性换着花样给它们弄好吃的。
不过它们光吃东西不长个,还是小小的,虽然已经长出四肢了,却经常藏在毛毛里,看起来还是一团。
这天又到了吃饭的时候,小禾找了个没怪的地方捡了些柴,聚拢了叫小毛球喷火。在一旁玩耍的小毛球蹦过来,小嘴一张,一条数米长的火龙从他嘴里飞出来。
小禾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条火龙飞啊飞,飞到这棵树,飞到那棵树,路旁的几棵树一起燃烧起来了。
小禾连忙抓过大眼睛。“大眼睛喷水喷水!”
大眼睛慢悠悠的吐出冰息,火势在强劲的冰息下渐渐变小了,还好没有蔓延,只是那几棵可怜的树在水火交加下已经耷拉着焦黑的枝叶奄奄一息了。
小禾松了一口气,坐在烧焦的黑土上,抓过小毛球来看,果然它的技能又升级了,从星星之火变成了星火燎原。
换一只,抓过大眼睛,也是,原来的技能冰冻三尺已经变成了冰封千里。
小禾怎么也想不通它们为什么忽然这么厉害,其实两只小宠打起怪来比它们的主人小禾积极多了,而且小禾又设定了不抢宠物经验的模式,量变积累了这么久,终于在前阵子质变飞跃了。
这两个技能在单人PK中用处其实不是很大的,而且很耗小宠的内力值,但是对于工会来说,简直是攻城的理想利器,特别是冰封千里,是大范围僵硬敌人的技能。
小禾是想不到那么多的,只是抓抓脑袋,忧愁的看着小毛球,心想以后生火怎么办,难道每次都要弄成火灾吗?
“小毛球你不能吐小火吗?”
小毛球看了看他,懒洋洋的吐了一个小火球。
小禾看看那个小火球,再看看小毛球,再看看被烧掉的树,最后狠狠的敲了小毛球一下:“让你炫耀!今天不准吃肉!”
忙碌了半个时辰后,小禾和两只小宠物终于能坐下来吃饭了。两只小宠物唧唧的抢着食物,小禾说:“好不好吃?”
“唧唧唧唧。”
“你们怎么不会说话啊!”
小禾有些落寞的说,两只小宠停下抢食,看了看他,一起跳到他手上,爬上他的肩膀,亲亲。
“呵呵。”小禾笑起来,“好了,别撒娇了。”抱过来亲下,“还是你们好。”
正玩着,一辆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下,一个少女的声音问:“嗨!你的食物卖吗?”
小禾抬头,有些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圆脸少女。“是你!”
零零坐在马车上,大口大口的啃着鸡腿,“好吃!太好吃了。”
“那就再吃一个。”
“好。”零零也不客气,接过小禾递给她的鸡腿继续啃。“看来好人果然有好报哦,不然我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你要不要去哪里?我要去杭州,顺路的话带你去。”
“我才从杭州出来。”小禾摇头说,“我去海边。”
“海边?杭州?”零零停下啃,“你走错路了吧。”
“啊?”
“啊什么,越走越远了拉。”她下结论:“你是路痴吗!”
小禾还是第一 次被按上这个称号,认真的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我很少出门。”
零零黑线:“我是感叹句!不是疑问句拉,你不用回答的。”啃完了扔掉鸡骨头拍拍手,“我带你到杭州,你再往东走吧。”
小禾发了一会呆,说:“不用了,走错了就算了,我就往这个方向走好了。”
零零说:“你这样不好哦,都不能坚持自己的目标。”
小禾说:“本来玩游戏就没什么目标啊。”
“怎么会没有!”零零说:“像我就是腿不好,现实中不能乱跑,才来游戏里面旅游的,我的目标就是走遍五湖四海……别这么看我,我又不可怜,你呢,你进游戏是为了什么?”
小禾想起自己进游戏的目的。“交朋友。”
“那你交到了吗?”
小禾想起小黄风回雪帅哥世家小叮当,微微漾出笑容,又想到贺轻衣,笑容黯淡下来,“交到了,可是有一个最近忽然不理我了。”
“忽然不理你?为什么?”
“不知道。”
“说说,我帮你分析一下,我大学选修过心理学的。”零零看看一摊鸡骨头,觉得自己有义务当回知心姐姐。
小禾对人没什么防心,贺轻衣若即若离的态度也的确让他苦恼,就老老实实的说了一遍。
零零听完若有所思。
“你说,本来好好的,后来那个女神经病向你道歉后你大哥就疏远你了?”
“嗯。”
“后来你大哥还经常跟那个神经病的姐姐在一起?”
“她们不是神经病。”
“反正很讨厌。”零零撇嘴说,“小禾弟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很惨,成为人家的爱情道具了拉。”
“爱情道具?”
“是啊!”零零综合多年看连续剧的经验,分析给他听,“明显人家情侣拿你来做炮灰嘛,吵架的时候拿你来大做文章,和好后就把你扔一边了。”
“贺大哥不会这样。”小禾闷闷的但是肯定的说。
“嗯。”零零也不坚持,“我说的只是普遍情况,不一定是对的,可是我想不出别的原因啊。”
小禾打开被他关闭的消息器,梦游江湖里面消息器就算暂时关闭,只要还有空间,别人发来的消息也会储存的,小禾每天都会打开查看一下。
里面果然还是空空的没有任何消息。
小禾决定了:“我直接去问贺大哥。”
“要是他真的不想理我,我以后也不理他了。”小禾倔强的说。
小孩子!零零想这么说,但是看看小禾慎重其事的表情,把话吞了回去,招呼他:“上车,我们去杭州。”
零零神采飞扬的挥着鞭子进杭州城。
“哈哈,我第二次来杭州了!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零零姐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小禾跳下马车,取出很久以前在怪物那拿到的珠子:“零零姐,这个只有女生可以用,送给你。”
零零开始不知道什么东西,以为什么小玩意呢,接过一看,呆住。
定颜珠,功效:美容养颜,青春不老
“小禾!”零零对着珠子发了一会呆,忽然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小禾。
“这东西太贵重了,可是我好想要!所以你就包了我吧!”
西湖边,小禾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刚刚被强迫包下一个月的马车,这还是讨价还价的结果呢,零零本来坚持起码半年的。
“零零姐,就是那里。”已经看到轻扬会的房子了。
零零跑前几步看牌匾:“轻扬会?好有名气的,啊!你说的贺大哥不会就是贺轻衣吧?”
“零零姐也知道?”
“他好有名的好不,那难道那个神经病的姐姐是传说中的秋水伊人?”
“零零姐,人家不是神经病。”
“哦,差不多拉,咦小禾。”零零走得比小禾快,先发现异常,“这个轻扬会怎么空空的连个人都没有。”
小禾一惊,跑进去,果然里面空荡荡的,东西都被搬空,人都不见了。
小禾跑到后院,贺轻衣的房间他还能推开,可是里面都空了,以前他睡觉的枕头被子都没有了。
小禾站在房间里发怔,外面零零喊:“小禾你在哪里?我问对面店铺的老板了,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你出来。”
“按照问的路,再往东走几里就到了,驾~”
小禾没有坐马车里,而是坐在零零旁边,两眼看着前方,原本空无一物的荒野上,隐隐约约的城池越来越近了。
“到了,吁~”
零零停住马车,左右看看,“那边有驿站,我去把马车寄放到驿站,你在这里等我。”
“好。”
小禾站在城外树下,仰望暮色晚霞中巍峨的城门,这个地方贺大哥以前带他来过的,只是那时候还是一望无际的荒草,现在已经是个初具规模的城市了。远远的小禾看到几个轻扬会和红缨组的熟人,他们显然都很忙碌,行走匆匆的都没看到他。
“小禾流水!”
忽如其来略带挑衅的叫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小禾,小禾回头,皱眉的发现飞绿双手负在身后,一脸得意的看着他。
“喂,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了。”
小禾不想理她,收回目光没说话。
“哼!你拽什么!我知道贺轻衣上次为什么帮你出气了,因为建城令是你给他的对吧!”
“关你什么事。”小禾厌烦的说,小禾并不奇怪她会知道,当初月在水天为了建城令堵在复活点杀他的时候她也在场。
“拜托你有点自觉好不好,不要给了一点恩惠就一直缠着人家,男生像你这么厚脸皮的真少见。而且我姐姐不喜欢你,你老是夹在他们中间让你的贺大哥为难你就不会不好意思吗?”
看到他眼睛透出一丝茫然,飞绿得意的说下去,“就算建城令是你给的又怎么样,这个城的名字都是贺轻衣为我姐姐取的!”
城名?小禾下意识的看向高高的城门,上面还没有刻上名字。
“这个城叫应悔城。你的贺大哥没告诉你吧,哼,其他人都不知道,贺轻衣喜欢我姐姐,什么都告诉她!”
小禾想起自己空荡荡的消息箱,不由黯然。
“要死了要死了。”零零这时候走过来,听到飞绿的话摆出一副想吐的表情,“这年头真是奇怪哦,水性杨花都好意思大声嚷嚷!”
零零一手扬着小马鞭,一手叉腰,表情比飞绿拽多了。
飞绿大怒:“你是谁!”
“我干吗告诉你!切,不过我知道你是谁,不就是那个嫌贫爱富假作清高的女人的跟屁虫嘛,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
转头对小禾说:“小禾啊,姐姐告诉你,以后碰到这种神经病要走远点,小心传染拉!”
“嗯,好。”小禾点头。
飞绿气往上冲,拿着剑就向零零刺过去,零零夷然不惧避都不避,在剑快要刺到自己的时候笑眯眯的对她说:“我是旅行玩家。”
飞绿脸色一白,想把剑收回去却收不住,剑一偏刺在了零零的肩膀上。
“零零姐!”
两只小宠同时放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小禾眼睁睁看着零零被刺中倒在地上,小毛球毫不客气的就一个大火球喷过去。
零零倒在地上却笑得开心,“小禾没事拉,我又不痛的。”
越想越得意,对着被两只小宠水火夹攻得手忙脚乱的飞绿狂笑。
“哈哈哈,我可是旅行玩家,你完蛋了!主动攻击旅行玩家的人要坐牢的!哈哈哈。”
小禾看看飞绿,再看看零零,“零零姐坐牢是怎么回事啊?”
“你不会不知道吧,旅游玩家商业玩家等等非武林玩家都受系统保护的啊,上次系统更新后规定,只要非武林玩家不主动攻击而被武林玩家攻击的话,武林玩家是犯伤人罪被抓到要坐牢的,嘿嘿,刚刚我报案了,坐标都提供了。”零零看时间:“NPC好慢啊,我要投诉!”
话音刚落,两个官差打扮的NPC从树林里钻出来,手里不知道什么铁棒往飞绿头上一敲,飞绿倒下后手铐一拷。
官差甲:“犯罪也要有点智商。”
官差乙:“不要给人抓到坐标。”
官差甲:“不然我们想怠工都没办法。”
官差乙:“我们也很忙的。”
官差甲:“坐牢一个月。”
零零:“为什么才一个月。”
官差乙看了零零一眼:“轻伤。”
零零还倒在地上,急忙说:“小禾你快多拿点钱给他。”
“啊?”
小禾听从指挥,愣愣的抓了一把也不知道多少钱给官差,官差乙表情严肃的收下。
官差甲:“重伤,坐牢一年。”
然后健步如飞的抓着晕倒的飞绿走了。
零零捶地狂笑:“爽啊,一年不能玩游戏,嘿嘿嘿嘿,就算有人拿钱赎她也起码要坐牢两个月。”
纯洁的小禾苗还在震惊中,指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受、受贿,游戏里也能受贿?”
零零说:“拟真!拟真懂不懂。系统多搞点贪官也可以回收资金嘛。”
零零在小禾的帮助下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肩膀:“虽然不痛但是一直流血也满奇怪的,你有没有纱布?”
小禾在自己的腰带里面找找,“抹布行不行?我洗干净的。”还是开面摊时候的东西了。
零零黑线:“可以吧,应该不会变态到游戏也会感染,帮我扎一下……包扎一下你干吗打个蝴蝶结啊!”
小禾无辜:“我系鞋带都是这么系的。”
零零:“……”
零零躺了一会觉得好多了,爬起来:“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贺大哥?”
小禾说:“不去了。”
零零想了一会,说:“那我们走吧,下次你想来我再送你来。”
小禾说:“下次也不来了。”
零零说:“小孩子话!”
两个人走向寄放马车的驿站,就在城门口,从NPC那里取出马车的时候正好有一辆马车从城外进来,小禾和零零让了下位置,马车停住,里面的人鱼贯出来,第一 个赫然是贺轻衣。
贺轻衣正回头跟后面的人说话,小禾忍不住叫了一声:“贺大哥。”
贺轻衣有些惊喜的回头,“小禾?”
然后看到了旁边脸蛋讨喜的圆脸少女,微微怔了一下,片刻后说:“你和朋友来玩?”
小禾委屈的说:“你都没告诉我搬家。”
贺轻衣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离开众人。“因为建城不一定会成功,所以没告诉你,本来想成功后才告诉你的。”
系统不会这么容易就让玩家建城,正式宣布建城后,系统会发动怪物对玩家城池进行一天一夜的进攻,玩家只有守住城池才是真正的建城成功了。
小禾不懂这些,问他:“贺大哥为什么都不发消息给我?”
“小禾也没发给我。”贺轻衣目光温柔的看着他说:“我以为小禾在江北玩得很开心。”
小禾理屈了,想了一会说:“其实我很想贺大哥,可是你之前老是不理我,我怕你又不回。”
贺轻衣没有说话,眼睛专注的审视着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小禾孩子气的嘟下嘴。“大哥,城名我想好了,叫不悔城。”
贺轻衣一怔,脑子里飞快的转了一圈,随即问:“你刚刚碰见谁了?”
“飞绿。”小禾不开心的说出名字。
她怎么会在这里,贺轻衣皱眉。
“贺大哥,就叫不悔城好不好,意思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后悔,好马不吃回头草!”小禾仰望着他,稚气的神情让贺轻衣心中一片柔软。
“来不及了,刚刚去系统办事处注册了城名,应悔城。”贺轻衣看着他,目光眷恋而柔和,“意思是,有些事情,就算将来会后悔,也只能这么做。”
那双眸子懵懂而无邪看着他,贺轻衣心中微叹,他还是不懂的。刚刚看到零零的时候贺轻衣就动摇了,那种自己的东西被夺走的嫉妒和不舍在尹秋离开时都没有那么强烈。但凡小禾有一点明白或者有一丝超过依赖的感情,贺轻衣想自己也许就不会放手。
但是没有,这个孩子的眼中澄清透明,看他的目光天真单纯,他只是把他当作大哥。
“小禾不能永远这么依赖贺大哥。”
不然有一天他会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把他交给另外一个人。
应悔城。
就是有一件事情,就算我会后悔,也会这么做。
就算从此碧海青天夜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