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希格斯场外飞船(下) 鸠占鹊巢

“你这个办法行不通,宇文宙哥哥,不,是阿宙。哎呀,我总是老把你们俩搞混,为什么你们长得那么像呢,为什么,为什么呀?你们俩的着装能不能区分一下,能不能在脸上贴一个标签,标上A或B。”
“我的兰若也和你一模一样,见到你我真想亲一口。”
“你可别想趁机占我便宜。”
“不是想趁机,而是会误会占你便宜。说真的,要是我们真的都生活在地球上,如果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中,我们两对之间肯定会乱套,因为你的着装洗好也和我的兰若差不多。”
“你是不是希望这样?”
“即便我不希望这样,可是有时也由不得自己。”
“好了,看把你美的。我平时不爱开这种玩笑,但一见到你感到很亲切,所以什么玩笑都可以开。阿宙,这个办法行不通。这样会把事态扩大。”
宇文宙:”兰若说的没错,月球佬科技很发达,如果他们铁了心要整死我们,就像捏死一只蚊子,我们不能击毁月球佬飞艇,杀掉达克和祂玛,进一步激怒他们。因为即便把达克和祂玛消灭了,其他月球佬也一定知道了我家的住处。”
“那该怎么办?”
“躲过月球佬的视线,选择他们的视野盲点进入地球。”
“嗯。那回到地球后你们又怎么办?”
“处境很不好…看来我们只有失踪……”
“为了我们,真难为了你们,给你们带来这么多麻烦。”
“即使不为了你们,我们恐怕也要走这一步,你不必歉疚。”
定向跳跃到距地球一百万公里的地方,地球背对月球的一面,地球相对于月球凌日,飞船隐藏在地球的阴影中,从月球上无法探测到。没有了太阳光线的照射,即便在月球之外的太空中也很难发现飞船。
飞船在阴影柱里接近地球,阴影柱足够粗,他们不必十分小心驾驶,只把飞船所有内外光源关掉。飞船距离地球两万公里的太空停下来等待,等待亚洲东部区域朝着飞船一面。地球的自转比月球自转快得多,地球相对月球凌日有足够的时间。五个小时后亚洲东部正向迎着飞船。
“时机到了,可以飞回地球了。”外星宇文宙说。
宇文宙思虑片刻:“我看飞船不用直接到达地球了,不知道月球佬在哪里窥视着呢。为了避免飞船又遭不测,我就穿独立飞行服下去吧,这样目标小一些,不容易被发现。”
“这样行吗?如果导弹直接攻击你,你就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仅仅一个身体目标小得多,应该会大幅度降低被发现的风险。”
“可是你是生手。”
“没关系,我已经在太空中训练了这么多次,已经驾轻就熟了。”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我们这件独立飞行服作礼物了?”
“不是要,是需要。”
“好,就给你了,等我下次来到地球再还给我。注意操作不利索时,你可以直接用语音提示控制,最好用脑电波控制,这样操作起来就很简便了,不容易发生事故。不送你了,你快下去看看。”
“我出去后你们也赶紧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我们在这里等着,等看到你安全到达,没有事了再离开。”
“好吧,但也要再躲远点。我成功后会发送信息给你们。”
宇文宙打开过度舱内层舱盖,走进过渡舱,双方挥手告别。宇文宙关上内层舱盖,旋开泄压气泵,把过渡舱里的空气抽进飞船主舱,卸掉过渡舱的气压。然后打开外层舱盖,走出关上,他便飘在了宇宙中。双方透过舷窗再次挥手告别。
“飞回地球。”宇文宙刚有这个想法,独立飞行服立即启动,像火箭般地朝地球飞去。“慢点慢点再慢点,我是说加速度!”宇文宙慌忙叫道,独立飞行服立即降低加速度。智能化的独立飞行服的加速度控制得很好,没有因加速过大影响宇文宙身体健康,只是稍微有些不适,过一会就完全适应了。
宇文宙像包在温暖舒适的茧子里的蚕蛹,又像梦幻中漂浮的天使,都快要睡着了。等他细看下方的时候,飞船已经快要接近地面,独立飞行服进行希格斯场不完全屏蔽,留下微小质量,重力与空气浮力相当,独立飞行服无声地悬在空中。宇文宙用意念控制,很快飞到他家的住处上空。看上去他家的居所还没有受到破坏,宇文宙长出了一口气。
宇文宙无声落在院子里。走进屋子,屋子里的父母和兰若见一个全身用奇怪装束裹严的人走进来,眼神里充满了胆怯。
宇文宙卸掉头盔:“爸爸妈妈兰若,我是宇文宙。”
“白天我们回来后见不到你,打你电话又不在服务区,一直等你到现在,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又去哪里了?”父亲迎上来紧紧握住宇文宙的手。
“又去了趟太空,但这次并不太远。”
“你又去太空了?”父亲恼火地说,“别再去宇宙了,在地球上安安逸逸地待着有什么不好!”
“这次是万不得已,我护送我们的分身离开地球。”
“他们顺利离开了吗?”
“出了点岔子……幸好还好。可惜了我的飞船。”
“飞船送人最好,免得你不能安分。”
“我们别再谈论了,我们需要及时搬家!”
“搬家?”
“我被月球佬盯上了,我们需要躲起来。”
“月球佬?”
“是的,攻击飞船的是居住在月球上的外星人。”
“我们地球人还害怕小小的月球人?”母亲说,“我们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住得好好的,我们不搬。”
父亲:”想不到月球上真的有外星人,卧榻之侧,竟有他人酣睡。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老头子别老是说些废话,得想想办法。”
宇文宙:“没有其他办法,只有搬家。月球佬的本事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硬碰硬只有我们吃亏。”
母亲:“好好在你月球待着,来我们地球干什么!真是新来的和尚撵庙主!”母亲大声嚷叫道。
宇文宙嘘了一下,叫小声点。
父亲:“都是你儿子捅的马蜂窝。唉,没有办法,只有搬。休息吧,明早就搬家。”
“不,现在就搬。其实也不是搬家,而是我们干脆走人。来不及了,所有的家具电器都不要,只带上现金首饰等值钱的东西,带上照片等有关我们家庭信息的东西。我们已经在这里磨蹭得够多了,赶快行动!”
一家人赶紧动起来,三分钟后收拾完所有东西。没有开宝马车,而是借着夜色走出家门,打的坐上随便一班高铁,离开了自己的城市。”
达克和祂玛在小酒馆的包间里小酌着酒。
”其实我看那是镜像世界里的人,让他们离开算了,刚一出发就被我们弄掉,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
“从长远来看一点都不过分,既然镜像世界里的人来到了这里,以后可能还会到来,必然要与地球人作深度交流。我们做事不能拖泥带水。必须把一切可能性消灭在萌芽中。”祂玛娓娓地柔声说道。
达克还没有变回他本来的形体,一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地球人注意——地球人最爱看热闹,要是被他们注意到,一定会里三层外三层把他们包围住看西洋镜,然后是镁光灯,签名等等,然后是记者的蜂拥而至,然后是外星人消息占据大小媒体头条,别说是执行任务,就算是吃顿饭睡个觉都不能正常进行。现在他们正悠闲滴品尝着美酒和佳肴,感觉很好。达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他自己很喜欢现在这个样子,酷而且帅气,让他觉得精神也焕发了几分。祂玛跟他讲话时也温和了许多,甚至还带着一些谦逊,这种感觉让达克觉得觉得很好。
达克:“祂玛,其实那些人就算要消灭,也应该属于镜像世界里的我们管——如果那里也有我们的分身的话,我们好像是越俎代孢干了些份外的事情。”
“所谓‘镜像世界’未必是完全一样的世界,谁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我们、甚至基地的存在,因此我们在这里消灭他们是有必要的。”祂玛努力张开红唇夹了一口菜喂进嘴里,嘴唇没有沾一点油汁。
“也许是吧。好吧别谈这个问题了,咱们喝酒。”
“咱们吃快点,还要继续执行任务,不能再让宇文宙那小子溜了。”
“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那小子前次虽然溜了,但用地球人的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必然还会回来的。”
“上头施压很紧,我们要尽快完成任务,免得夜长梦多。我忽然觉得我们现在在这里喝酒是否太有闲请了。”
“别急,以我们的科技水平,不愁捉不住那小子。”
“咱们也不能盲目自信,地球科技虽然落后,但地球人狡猾得很,从狡猾程度来说他们的智商并不低。”
“猴子再——”达克说到猴子,身体收缩了一下,他想起了他的原型,身形很像一只猴子,“再古灵精怪也逃不过如来佛的五指山。哦,对了,你说他的家人应该怎么处置?”
“斩草除根。”
达克看着祂玛,感觉有些陌生:“这不妥当,只需要消除他们有关飞船的记忆经历就可以了,没必要把他们都杀掉。”
祂玛:“为了基地,完全有必要,我们要把这是的影响彻底抹掉,是彻底。否则我们这次任务就没有意义了。”
“他们不像宇文宙,不是科学家,是普通民众,地球人的普通民众科技素养不高,大都近乎科盲,他们就算接触了飞船,也不会了解飞船的。连他们也要杀掉,这是小题大做了?”
“他们耳濡目染,就算他们了解一点点关于飞船的基本原理,把基本原理跟科学家交流,科学家也会根据这个朝这方面研究,他们也是相当于科技跨出了一大步。”
“你别把事态想象得这么严重,你就是看问题喜欢看得过于严重。”
“你也是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把问题看得太乐观。达克,我们这是在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非常重要!不能马虎,你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必须把他们都消灭,把有关的人都消灭。”
“祂玛,你什么都好,就是对地球人太苛刻,太偏见了。”
“不是我偏见,地球人本来就不是好东西,我的女儿……算了不提了。事情也许比我想象的还更严重呢,不知道除了这家人,还有多少人接触到飞船,知道飞船技术,我们必须一个个找出来。我们还任重道远。吃完了吗?走吧。”
达克跟着祂玛出了小酒馆。来到公园里的浓荫处,趁周围没人,隐身,无声地飞上空中,然后飞向隐藏在城郊密林里的飞艇。
达克和祂玛乘着飞艇很快来到宇文宙家院子里。院子极其屋子里没有一个人。
他们翻箱倒柜,发现没有容易携带的物品,推断宇文宙一家已全家转移。
祂玛抱怨道:“我就说快点执行任务,快点吃。你就是穷乐观,现在好了,他们集体转移了!”
“用地球人的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终究会回来的。”
“他们狡猾得很,怕是不会回来了,就算还会回来,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我们伤不起那个时间,真是功亏一篑。我得向上面报告一下,恐怕又要遭骂了,也许还会受到严重处分。该怎么说呢,还是你来说吧,你心理素质好,我没脸向上面说话。”
“这——”
“这,这什么这,你这个人就是改不了拖泥带水的毛病,真不像一个大男人的作风,要是我们早点行动,这事已经解决了。你向上面说吧。”
“说就说。我不相信上面会把我们吃了,谁办事没有一点闪失。”
达克拨响了通往基地的星际“小哥小”,星际小哥小其实是星际移动电话,本来是叫星际大哥大,但为了与地球人曾经用过的风靡一时的大哥大区分开,后来改称星际小哥小。因为它很袖珍只有烟蒂那么大,形状也跟烟蒂一样。它还有一个功能,可以装作拨打电话的时候射出中子束干掉敌方,同时还具有摄像机录音笔等功能集于一身。
达克拨通电话,汇报情况。汇报完毕后脸上很难看,电话那头像机关枪一样发出一粒粒子弹,要把达克的脑袋摧毁。
“上面怎么说。”
“上面很生气。”
“从你的表情看得出来。”
“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与你无关。”
“说得轻巧。我也不愿意你受严重处分一,毕竟我们是一起执行任务的。上面有什么指示?”
“上面说如果我们能待罪立功,把任务圆满执行完,或许会降低处分。上面说这未必也就是一件坏事,我们可以把宇文宙家当作一个地球办事点。”
“这个主意不错。”祂玛细细环视了一下庭院和房屋,“宇文宙家在地球上毕竟是大户人家,环境真是不错。要是在基站里有这么好的地方就好了。”
“就像地球人有一句话叫‘新来的和尚撵庙主’。宇文宙一家人现在一定很想家吧,这么好的地方,说离开就离开了。”
“哎哟,我的哥哥我真是服了你,现在还想着他们想不想家,关我们鸟事。先关心下你自己的櫈,关心下我们怎样完成任务吧。”
“好吧,反正既来之则安之,急也急不了,咱们先回到屋里修整一下。
两人回到屋子里,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沏咖啡喝,饿了的时候就到厨房里做饭吃,他们边做饭边惊叹地球人的食谱真是丰富。地球人食物最大的好处是有丰富的时鲜蔬菜,含有丰富的维生素。达克对祂玛说吃这些东西一定会变得更加漂亮。
刚吃完饭,有人敲响了院子的大门。
祂玛欣喜地说:“或许我们真的不应该那么悲观,说不定这一家人并没有离开,只是暂时出去了。”
祂玛几个箭步来到大门前,透过门缝看外面,不是这一家人。
外面的人敲了一阵门见没有动静就走了。
“大概是来窜门的邻居。”祂玛回到达克跟前失望地说。
“我想也是的。”达克说,“他们不是傻子。”
“时不时会有领居来窜门,我们不小心会暴露。这是一个问题。”
“没事的,领居串几次门,发现里面总没人,以后就不会来了。”
“不行,得整整地球人,让领居对这户院子避之不及。”
“你不会把来敲门的人都整掉吧。”
“如果有必要也未必不可以,但是这样会扩大事态,反而引起人们的注意。我想好了办法。”
从此以后宇文宙家里经常闹灵异事件,联想到宇宙宙一家已经好久不见,有的人说宇文宙家里有鬼,是不祥之宅,经过这里都要绕着走。后来一个灵异调查小组来调查这户宅院,结果被吓得再也不敢来继续调查。后来警方也来宇文宙家调查取证,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知道宇文宙一家失踪了,但毫无头绪。后来事情不了了之。
达克和祂玛乐得于在花园般的宅子里不受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