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单纯看他不爽

雨刷划过玻璃,前方的视线略微清晰,可没片刻,雨点又迅速连成一片。
今夜的雨下得太大了,仿佛要吞没整座城市。
而与之相比,车里显得安静很多。
江墨白扫了眼副驾驶头发不断往下滴水的时溪,冷冷淡淡地道,“要我亲手给你擦?”
时溪从恍惚中回神,看了眼手里柔软的毛巾,才开始擦头发。
外套她只是搭在腿上,并没有穿。
江墨白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
腾出一只手,他抽出根烟搁嘴里,碍于她在,并没点燃,只是咬着,淡淡道,“你放心,今晚一定能让你走。”
时溪攥着手指,眉头紧皱,她觉得心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按照药量,容司景应该要睡一整夜的,可她又无法保证他一定不会提前醒来。
她的时间并不多。
忍不住催促道,“再快点。”
江墨白知道她心急,眸色一深,无声加速。
从时家庄园到私人医院大约需要四十分钟,江墨白的人已经等在入口,看到他们,立马走了过来。
“里面还有容司景的人吗?”
“刚刚全部撤出来了。”其中一个手下道。
嗯了声,江墨白看了眼时溪,道,“走吧。”
住在这个私人医院里的人非富即贵,已经是晚上十点,除了两个护士,走廊上没有其他人,显得十分安静。
时溪一间间病房找过去,等看到那个躺在床上头发花白的癯瘦老人,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打开病房,冲他快步走了过去。
“爷爷!”
时老爷子看到是她,顿时惊讶,扶着床起身,“溪儿?”
疑惑的目光扫向她身后跟着的男人,拍了拍时溪的肩,让哭泣的她冷静下来,沉着道,“溪儿,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我没本事,抢不回公司。但我也不能让他一直困着你,我们离开这里吧。”
时老爷子摸了摸她微湿的发丝,“离开?”
江墨白身姿挺拔,扫了眼扑在老人怀里哭得发颤的女人,缓缓道,“时老放心,我已经给您和溪儿安排好了住的地方,跟我们走就可以了。”
时老爷子眯了眯眼,低咳了几声,敏感的注意到他口中说的是‘我们’。
他淡淡道,“我已经老了,至于溪儿,你也看到了,她不能给你带去任何利益。为什么要帮忙?”
江墨白轻飘飘的笑,“必须有利益价值,才可以帮?”
“你宁可得罪容司景也要出手的理由只怕不简单,我怕溪儿回报不起。”
迎着老人锐利警惕的目光,江墨白笑了,轻描淡写道,“没那么复杂。”他双手插进裤兜里,懒懒道,“单纯看容司景不爽,想揍他很久了。”
“……”
时溪抬起哭得通红的眼,“爷爷,先别说这些。我们快走吧,不然要来不及了。”
时老爷子看着桀骜轻挑的江墨白,随后又看了眼时溪,神情若有所思。
如果只有他自己,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他一把老骨头不在乎。
但是还有溪儿在。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