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下午陪我出去

童璐看着那张卡,愣了两秒才意识到这是他给自己的,她连忙道,“不用的!司景哥,这些东西花不了多少钱,我现在已经存了一些,你不用给我。而且照顾清姨本来就是我的责任,给她花钱我心甘情愿。”
在这个圈子里,为了给她铺路他已经花费很多精力钱财,她现在的经济状况比在国外那几年好得不是一点半点,真不需要这些。
容司景没有跟她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因为她两手都提着东西,他便将卡搁到了营养品的纸袋里,嗓音清淡,“那是你的。而且以后你要结婚,多存一点没坏处。”
童璐一僵,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说他冷漠,可每次他都对她的事有求必应,说他温和好说话,然而除了必要的交流,他基本都在沉默,她也不是没试过主动,但他就像一块冰,十句里,他能回答一句都是不错的,另外一句也是要多简短有多简短。
但听暮语姐说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她虽然失落,但没有很绝望。
便笑笑,道,“结婚也要碰到合适的,我现在不想这事。”
容司景没说话,手滑落进裤袋里,准备走。
“司景哥,你真不进去看清姨了?”
男人淡淡嗯了一声,视线扫过背对着他的女人,略微停顿。
然而最后他还是收回视线,迈开长腿朝前走。
童璐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突然有些怅然若失,想到什么,立刻道,“司景哥,下午的酒会你去吗?”
然而男人已经走远了,脚步没停顿,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
容司景去公司处理了一些事,然后开车回时家。
在卧室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人,他来到书房。
女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发全部挽起,手里拿着钢笔,正在写着什么。
靠在门边看了她一会儿,见她仍然没发现他的意思,他便抬腿走进去。
眼前突然笼罩一片阴影,时溪抬头,对上他清俊的脸,男人的轮廓笼罩在外面阳光照射下来的淡淡光晕里,黑眸深邃晦暗。
她莫名心悸,不由自主攥紧了手里的钢笔,几秒后,才平淡的移开眼,道,“这么早回来?”
翻了一页书,继续伏案书写。
“在干什么?”修长的手指拿过她手边的书,看了两眼。
时溪本身就是要做翻译工作的,可是他不允许她跟外面联系,便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先做做练习,免得以后翻译起来生疏。
感觉自己就是一只被困住的笼中鸟,想到这里,她不由烦闷,拧眉,划在本子上的痕迹也重了些。
看了她片刻,容司景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她的眼镜,拿了下来。
低沉的嗓音里蓄着淡淡的笑意,“你又不是近视,戴这个干什么。”
时溪恼羞成怒,一把夺过来,“我要仪式感不行啊。”
男人唇边弯出好看的笑弧,“很闲?”
时溪撇撇嘴,废话。
他转身,离开前丢下一句话,“换身衣服,下午陪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