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跟她无关

隔天,封城一私人医院。
容司景开门下车,面无表情走入医院,穿过长长的走廊,他来到病房前,隔着门,听见里面一阵剧烈的咳嗽。
停顿片刻,他推门,护士看到他,轻声说,“容先生。”
似乎已经习惯他来这里。
从老者的憔悴的脸上移到她手里的药碗上,男人神情平淡,嗓音淡漠,“我来吧,你出去。”
“是。”
门关上,病房里更显安静。
时老爷子又咳嗽了几声,勺子递到他嘴边,他看了男人一眼,喝了下去。
几勺过后,药碗见了底。
“司景。”
容司景将药碗放下,修长的身姿投下一片阴影,视线深沉,开口道,“董事长。”
“溪儿还好吗?”
“如果是问身体上,还好。”
“精神上呢?”
男人沉默。
时老爷子靠坐在床头,手上还有针孔留下的痕迹,脸上的皱纹条条深刻,沉下声音,“当初你答应我不会让她再受伤害,你没有做到。”
叹气,他道,“我想见见她。”
“董事长。”男人抬头,深眸幽暗,“她见了你,除了伤心难过,对她不会有任何好处。”
时老爷子胸口起伏,脸色隐忍,几秒种后情绪尽数敛去,拧着眉,“当初的事,跟她没关系,你不能怪她。”
当初……
容司景唇边泛出笑,只不过那笑像一层层铺展开来的冷霜,处处泛着凉薄,“没有吗?”
他嗓音里含着冷笑,“真的没有吗?”
老人盯着他,这几年来,他越发摸不准他的性子,“就算有,她才六岁,知道什么,你既然已经跟她结婚,就该放下过去的那些事。”
“对于董事长来说,或许无关紧要。”
时老爷子视线凝着他,半晌,摇头,“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打算怎么办,容司景深邃的眸底掠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还没想好。
不如说,他不愿去想。
看着陷入迷茫的男人,时老爷子闭了闭眼,轻轻一叹,“司景,我一直以教出你这样的孩子为骄傲。”
偌大封城,层出不穷的阔少公子哥,可又有几个像司景这样优秀的。
当初容家还不愿意要他,现在容家的家业被那几个败家子无度挥霍,容家上头那几个人敢说一句不后悔?
“溪儿是我孙女,她幼失怙恃,我对她多了几分娇惯,时家的公司,原本也没指望让她继承。”
他只希望这个小孙女能快快乐乐过日子。
时老爷子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男人,继续道,“她有多少斤两,你心里也清楚,时家这一摊子原本就是要给你的,至于……你用来做什么,我现在也不想过问了。”
容司景身体微震,看了老人一眼,瞳仁愈发深暗。
时老爷子却移开了眼,“你有你的理由,只是你要想好,这些事做了,溪儿以后还原不原谅你。人生在世,总不能指望每一样都兼得,溪儿性子又执拗,她如果不原谅,司景,我希望你别逼她。”
容司景垂在身侧的手指根根握起,骨节泛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