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把我哄高兴

说这话时的凤聿锦衬衫微敞,倨傲清贵,外面投射进来的光落在他身上,自眉眼至脖颈,每一道线条都是满满的让人沉沦的色气。
“……”
见她半晌不说话,男人挑挑眉,“在想什么?”
南歌脱口而出,“好骚啊你。”
这话说出口,不仅是南歌,连凤聿锦都愣住了,一张俊美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沉了下来。
南歌说完就后悔了,最近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个段子,她即便不刻意去看,在工作室的时候,耳濡目染也学会不少。
凤聿锦从沙发上起身,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来到她跟前,周身的气息太过危险,南歌下意识后退,他眯了眯眼,在女人的惊呼声中扣住她的腰一把扯进了怀里。
低凉性感的声线响起,“没想到,名媛淑女一样的曲家大小姐也会说这种话,我真是小看你了。”
女人的腰很细,好像随便一折就能折断,他的视线落在她轻抿起的嘴唇上,稍稍停顿,然后继续往下滑。
她锁骨平直,颈窝白皙,由于刚洗完澡,身上透着一股好闻的味道,胸前的柔软更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凤聿锦喉结滚动,真够勾人的。
感觉到他逐渐粗重紊乱的呼吸,南歌想往后避,可他的手像是钢筋一般硬,她挣脱不开,抬头羞恼道,“你干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凤聿锦特别想说:你啊。
但他觉得这女人肯定会疯,便只是舔了舔唇,带了几分沙哑开口,“想好怎么求我了么?”
南歌眼睫一颤,审视着他的表情,心中不敢确定,“你真的肯帮我?”
凤聿锦是个商人,本性无利不起早,她真的不相信他肯帮忙。
而且容司景是什么人,这两年在封城可以说势头正猛,给自己树立这样一个敌人,他图什么?
男人扫了眼她黑亮的眸子,语声轻漫,“亏本买卖,所以才让你求我啊。把我哄高兴了,帮你也没什么。”
“……”
哄他。
这个男人脾气怪异喜怒无常,有什么能让他高兴?
绞尽脑汁想了足足一分钟,南歌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这期间,凤聿锦就一直看着她,注意到她蹙着的眉头,轻咬的唇瓣,白皙的脸庞。
嗯……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这两年多他不会刻意去想那一晚,但时不时的,某些令人口干舌燥的片段会浮现在他脑海。
其实那晚做到一半儿他就发现跟他上床的人是她了,但药性又猛又烈,发现了又能怎么样,他排斥被设计的那一晚,但理智再厌恶,身体上却是诚实的。
他承认,她带给他的刺激非常愉悦。
“我想不出来,不如你告诉我。”南歌抬起头,认真的说,“只要我办得到。”
她现在非常担心溪儿,容司景能做出火烧医院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溪儿落到他手里以后还跑得了?
凤聿锦闻言勾了勾唇,“真的?”
南歌听着他这话,心里滋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