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夫妻义务

“曲南歌。”
这三个音节发出来,南歌听出,男人的声音已经沙哑。
她心口狂跳,下意识看向他的眼睛。
他眼里没有笑意,只有专属于男人的真实而清晰的欲望。
薄唇开合,嗓音动听,“夫妻义务,不用我提醒你,对吗?”
他说着,朝她走来。
南歌身子不自觉绷紧,在他的气息完全将她笼罩时,像被烫到一般,迅速后退,脑海里一片纷杂,她努力让自己冷静,“凤聿锦,你让我履行夫妻义务,可是这两年多来,你我都清楚,我们的婚姻关系其实名存实亡。”
凤聿锦看着落到女人唇色漂亮的唇上,不急不缓开腔,“既然名存实亡,我找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何必每次都去破坏?”
南歌一顿,哑口无言。
男人眯了眯眼,将她一把揽进了怀里,一刹那,南歌感觉自己的心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两年多前的那一晚,她并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唯有早上醒来男人冰冷厌恶的眼神深深刻进了她的骨子里,此刻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温度和味道,又是另外一回事。
凤聿锦看着女人红的滴血却强自镇定的脸,一颗冰凉的心像是被猫爪子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
他呼吸一紧,眼神更加深邃。
“凤聿……”
凤聿锦没犹豫,低头直接吻了上去。
南歌本能的偏头,他这一吻便吻偏了。
男人轻轻拧眉,却没松开,女人身上独有的柔软温凉触感却让他无法放开,她的脸颊白皙细腻,像一块软绸。
“躲什么。”
听着他略显压抑的声线,南歌手指都在微颤,她暗恋他多少年,她都要记不清了,这种亲近,只在梦里有过。
然而,冷静理智却是印在她骨血里的东西,她比谁都明白,现在他亲近她吻她,都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单纯的男人的欲望罢了。
看着高兴,一时兴起。
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沸腾的血液逐渐平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一脚朝他鞋上踩去。
但男人早有准备,轻轻躲过,扣在她腰间的手粗粝磨人,嗓音缠绵低笑,“没踩到诶……”
“……”南歌气得咬唇。
下一秒,他冲着男人最疼的小腿骨踹去,这下即便是凤聿锦都皱了眉,不得不放开了她。
南歌趁这个空档飞快从他身边逃开,打开门下了楼。
这个女人跟个妖精似的。
凤聿锦等痛意过去,站直了身子,手搁在腰上,矜冷漂亮的眉眼蕴出似笑非笑,这是在家里,他的配偶栏上写着她的名字。
跑,她跑得掉么。
南歌本来是想出去躲一晚,可她刚下了楼,就跟外面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佣人打开了门,斯文冷漠的男人站在门外,一身黑西装几乎跟外面的夜色融为一体。
他的眉眼是摄人的冷意,直视着她,眼底布满了阴郁冷戾。
在寂静中,一步步朝她走来。
“曲南歌。”容司景叫她的名字,沙哑到极点的语调,让人心惊胆战,“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