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是他们领证的日期

时溪淡淡别开眼,抱着被子坐在床上,长发在脸侧落下淡淡的阴影,“你不用去公司?以前不是很忙么。”
现在却在这里待了一整天。
容司景看着她,眼里有似有若无的笑意,不紧不慢道,“不想我陪着你?嫌弃我了?”
时溪没说话,他踱步过来,伸手触碰她柔软的发丝,“以前是我不对,冷落了你,再不会了。”
女人只着了吊带睡裙,露出白皙的肩头,锁骨精致,无处不透露着妩媚性感。
容司景眯了眯眼,瞳色一层层加深。
时溪却在他的手碰到自己时不动声色往旁边避开了,赤脚下床,淡声道,“我去洗脸。”
一大面镜子,时溪站在盥洗池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上还留有明显的吻痕,从脖颈,一直蔓延至睡裙里。
看了几秒,她无声移开视线。
接下来的一周,容司景一直陪在她身边,好像是真的打算弥补她。
天越来越热,晚饭后时溪出来看晚霞,脚边是吃得胖嘟嘟的小金毛,绕着她欢快地跑,时溪坐在草地上,眯眼躺了下来。
没过多久,眼前阴影重了些,男人背对着光,气息清漠,看了她几秒,温声道,“溪儿,我有事要出去,很快回来。”
时溪手指一紧,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随即平淡的移开目光,“嗯。”
“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他走近了些,黑色衬衫衬得容颜如画精致。
半晌过后,她出声,“我想吃芙源斋的椰汁糕。”
容司景目光温柔了一瞬,之前一直冷着他,这还是几天来她第一次提出要求。
“好。我给你买回来。”
脚步逐渐走远,时溪在男人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后迅速起身,将在地上乱跑的小金毛抱起,朝房间走去。
她来到书房,将小金毛放下,看到他放在桌上的电脑,立刻走过去,打开。
因为紧张,开机时她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手机被没收,他交代了家里的佣人不给她任何通讯工具,想要联系到外界,只有他这台电脑。
屏幕的光芒闪烁,她皱了皱眉,果然设置了开机密码。
将他的生日,她的生日,甚至温暮语的生日都试了个遍,结果都显示密码错误。
到底是什么?
时溪皱起眉朝挂在墙上的钟表看去,芙源斋距离这里需要半个多小时,她特地挑了个最远的地方,希望能多拖住他一会儿。
额头沁出冷汗,时溪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很久,最后犹豫了一下,将一串数字输入进去。
叮的一声响,电脑成功开始运转。
时溪的眼神变得复杂,她刚刚输入的数字——是他们领证的日期。
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念头甩开,她迅速打开邮箱,给南歌发送了一段话过去,然后将记录删除,立刻关机。
她并没有松口气,回到卧室里,换了身容易行动的衣服,便开始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二十多分钟后,她成功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