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你是想跟我离婚?

时溪一惊,下意识反抗,他的舌头却强硬的抵了进来,压住她舌根,将汤一点不剩全部给了她。
时溪呛了一口,猛地从床上蹿了起来,破口大骂,“妈的容司景你恶不恶心!”
她用力去擦嘴巴,死死瞪着他,双眼冒火,一张俏脸寒冰般凌冽。
与她相比,男人脸上的反应可以说少之又少,冷漠的眼神扫过去,汲取脸上她鲜活的神采,眼底划过淡淡的情绪,勾了勾唇,“喝不喝?”
时溪没一点犹豫,干脆利落冷道,“不喝!”
“好。”他点头,解开袖口,将衬衫袖子挽上去,语声平平,“那继续。”
“我真不明白了,你一边因为我破坏了你跟温暮语恨不得搞死我,一边又生怕我落下一顿饭想方设法狂占我便宜,”时溪揪着床单,冷笑,分毫不让,“容司景,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有病就去治!”
男人似乎笑了一声,眼底却半点笑意也没有,手撑着床沿,距离她很近,低低道,“怎么办,我这病只有你治得好。”
因为他的接近,时溪像是触电般立即后退。
容司景因为她这个反应危险的眯了眯眼。
“你到底想要什么?”时溪维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平稳着呼吸冷静的看着他,思维清晰,“我前几年是做了些讨人厌的事,你有恨我的理由,但还不至于闹个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十几年来尽管是一厢情愿,我也算尽心尽力对你好。”
容司景没说话,眼神幽深。
“又或者……”她停了停,注视着男人完美的五官,“你是想跟我离婚?”
离婚两个字说出来,像是重锤狠狠一击砸在胸口。
容司景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眼底有戾气蒸腾翻滚。
时溪没发现,将眼睛从他脸上移开,垂下了目光,尽量让自己平稳的阐述心内的想法,“我不是非要勉强你,这两年多我也想开了,你真那么喜欢温暮语,我……成全你们。”
如果他为了温暮语甚至不惜对她爷爷动手,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挽留。
本来这段关系就是她在强撑,现在可能是到了她撑不住的时候。
也许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时溪甚至不觉得这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好像一直战战兢兢的生活终于可以结束,她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她话刚落,身前的男人就笑了起来,时溪头皮一阵发麻,就听他不急不缓重复她的话,“成全我们?”
时溪谨慎措辞,“如果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我们好聚好散。”
“呵……”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容司景低笑出声。
好聚好散。
真他妈好听的一句话。
“你说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嗯?”他倾身离她更近,时溪退无可退,看着男人冰冷燃烧着的双眼,眼睫颤了颤。
他说,“时溪,想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择手段,现在玩够了,不喜欢了,就想走人了?”
时溪眼底泛起细细密密的凉意,扯着唇凉笑,“你心里没我,我认输了,不想争了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