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现在这么不喜欢我碰你?

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目光冷漠,手指一滑,按了挂断。
移开眼,依旧只是专注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但没一会儿,手机又重新震动起来,还是那个号码,他眉头皱起,放开时溪,转身出了门。
“还有事?”低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
电话那端的老人心情似乎不错,也不计较,语气含笑,“老的不值一提,那个小丫头你打算怎么办?”
容司景摸出盒烟,咬住一根,也不点燃,因为病房里的女人不喜烟味。
他嗓音漠漠,“该给你的已经给了,没事我挂了。”
老人笑意更深,“听说你前两天把人接回了国?”
男人没说话,目光漆黑幽冷。
“我没别的意思,你们终于团聚,那也是好事。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关于时家那个丫头,你还是尽快放手得好,别最后栽到女人身上。那我可就太失望了。”
“……”
通话很快结束,容司景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放进兜里,拉开病房门重新走了进去。
床上的女人头发散开,铺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一张脸苍白小巧。
他看着她,俯身她闭着的眼皮上亲了亲,一声叹息溢出唇畔,“溪儿……”
…………
时溪醒来以后,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颀长挺拔的背影,她皱起眉,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听到声音,容司景回过头,唇微微勾起,来到她身边,伸手摸上她的额头。
“烧退了一些。”男人俯低身子,嗓音低沉温柔,“想吃点什么?我让人给你买过来。”
时溪冷冷的盯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一片寒凉,“我爷爷呢?”
容司景的手在探完她额头上的温度后,并没有收回来,而是在她脸颊上流连不去,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目光微温,“先喝点粥好不好?”
时溪眼神一冷,拨开他的手,迅速下床。
容司景的眼睛迅速眯起,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将她直接按在了床上。
“你耍我!”时溪呼吸急促。
男人的视线幽冷沉暗,“过程序不需要时间?二十四小时以后他会回来。”
时溪怀疑的盯着他看了几秒,半晌后,扫了眼他按着她肩膀的手,沉声道,“我知道了,把你的手拿开。”
听着她语气里的抗拒与冷漠,容司景喉结一滚,低低冷冷的笑了,“现在这么不喜欢我碰你?”
时溪干脆闭上了眼睛,“我累了,你出去。”
容司景盯着她,很久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时溪听到脚步声远去,然后病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她翻了个身,紧闭着眼睛,将自己大半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约莫半小时后,病房的门被重新拉开,有什么东西放在了床头,紧跟着飘来浓郁的饭香味。
男人居高临下,嗓音淡漠,“你应该不希望我喂你,那就睁开眼,自己吃。”
时溪仍旧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五秒后,她的下巴被人捏住,冰凉的唇瓣覆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