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温暮语回来了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眉间的褶皱愈深。
半小时后,到了时家庄园,容司景拉开车门,居高临下看了女人几秒,俯身,伸出手碰了碰她温凉的脸蛋,轻声道:“时溪,到家了。”
时溪含含糊糊嗯了一声,坐直了身子。
她的头发有些乱,容司景便伸手给她拢了拢,手指落在她脸侧,眼底的神情说不出的温柔,停顿片刻,他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时溪也没挣扎,靠在男人的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抱着她上楼,将她放到了卧室的床沿。
时溪纤长的腿耷拉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着,男人没走,而是单膝跪在地上,看着她的眼睛,嗓音低沉温和:“不开心?”
男人的脸部线条清俊迷人,西装衬衫穿得一丝不苟,黑发下一双眸子沉黑幽深,紧盯着她。
时溪将脚搭在他支起的膝盖上,磨蹭了一下,轻软道:“没有啊。”
“在怪我这段时间没陪你,还是……”他捉住她的脚腕,语调微微含着调笑:“在床上欺负了你,嗯?”
时溪倏地抬起眼:“你再说!”
“那天晚上你虽然嚷嚷着不要了,但我自认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男人不理她警告的目光,继续说:“那是为什么?”
时溪盯了他一会儿,伸手捞过枕头砸在了他身上:“回你的公司去,别烦我。”
转过身想爬到自己平常睡的位置去。
容司景接住了枕头,眉眼一片清淡,随即将枕头往床上一抛,伸手扣住她的脚腕将她整个人从床上又拉了回来。
时溪气怒:“容司景!”
“时大小姐。”他一不开心就喜欢这么讽刺的叫她:“你不高兴,总要给我个理由,我也好哄,是不是?”
男人的声线依旧温淡含笑,但眼里的笑意却不大多。
时溪抿了抿唇:“你放开我。”
容司景低眸在她骨肉均匀的纤滑小腿上扫过,喉结一滚,嗓音慵懒:“不放。”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可我想跟你说。”
他的手心有些灼热,温度透过薄薄的肌肤传递过来,让人无法忽视。
空气很安静,时溪的胸口起伏了几下,压着性子对他道:“凭什么你想说我就必须陪你,没这个道理,你以为你是谁。”
容司景松开她的脚腕,手落回裤兜里,轻描淡写回道:“是你老公。”
时溪在他松手后立即缩回了脚,容司景瞧了她几秒:“时溪,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怎么了。”
本来以为她是因为他不陪她在闹脾气,可现在看来却不大像。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时溪觉得她好像看不清男人眼底的神色,微微眯起了眼,一字一句道:“温暮语回来了。”
容司景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时溪冷冷一笑:“你果然早就知道。”
可能不止是知道,还是他安排把她接回来的。
温暮语既没背景也没钱,谁给她开的画廊?
答案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