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你想怎么样

时溪的感冒在三天后痊愈,由于工作原因,蜜月旅行的第七天司景就回到了公司,时溪没那么着急,购了一趟物,连佣人阿姨的礼物都买齐了才回国。
到了医院,时老爷子打量了她几眼,点点头:“看样子过得不错。”
一旁的秘书忍不住笑,时溪的脸红了红:“爷爷……”
“乖,溪儿觉得开心,爷爷也觉得开心。”
回到别墅,时溪将礼物分发给保镖他们,然后到她跟司景的大卧室里,将那个精致的情侣鱼摆件放在了床头。
弯了弯眼睛,她拿手机拨通了男人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到家了。”
男人的嗓音低低的含笑:“马上。”
“我等你。”
“有什么想吃的?我下班带回来。”
时溪眨了眨眼睛,沉吟一下,软软道:“西街有家蛋糕店,味道还不错。”
容司景目光柔和的说了句好,挂断电话。正准备出门,秘书忽然急急的走了进来,对他道:“容总,有人说要见您。”
他目光一顿,淡淡道:“谁?”
来人已经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实木拐杖压在地上,声音苍老有力:“是我。”
容司景瞳仁几不可见的缩紧了些,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冷的看向来人。
“云枫,出去等着。”
立在这位老人身后的年轻西装男人恭敬点头:“是,董事长。”
办公室很快就只剩下两人,老人看了他几眼,不紧不慢的说:“看来你跟时家那个小姑娘相处得很好。”
笔直挺拔的男人气息冷峻,下颌线条紧绷,目光冷淡到极点:“有事?”
“虽说当年我把你送给了时家小姑娘,但你到底还是姓容,就这么跟我说话的?”老人多年沉淀下来的气势,不怒自威,:“不打算认我这个爷爷了?”
容司景神情冷了冷,“您有事?”
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老人拿出一张照片,放到桌子上,慢慢推到了他的面前:“你说呢?”
本神情淡漠的男人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周身的气息突然变得冰冷无比,瞳仁里分明有什么东西逐渐皲裂崩塌,喉结上下滚动着,好半晌,才抬起发红的眼睛看向老人,嗓音沙哑到了极致:“你想怎么样?”
老人看着他,笑了笑。
…………
当天司景没有回来,只是派秘书买了蛋糕给她送到了家里。
有一搭没一搭吃着,时溪没抬眼:“那他还在工作?”
“是的,容总突然有事,让您别等她了。”
时溪歪了下头,蛋糕甜腻的味道在口中化开,朝秘书笑了下:“那好吧,我一个人吃也行。”
她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发觉司景坐在床边,盯着她看了不知道多久。
她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舒了口气,将柔软馨香的身体依靠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你回来多久了?”
男人除了脸色有熬夜过后的疲惫,并没有什么异样,手穿过她的头发,在她头顶的发丝上吻了一下,嗓音喑哑黯淡:“刚回来不久,还早,你继续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