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平生最恐惧

没人。
酒店里宽敞到空旷的房间让她陡然生出些不安,掀开被子下床。
踩上地毯,她眼前忽然黑了黑,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不受控制直直的朝地上栽去。
容司景拉开卧室的房门,看到的就是这样心惊肉跳的一幕。
漆黑的瞳仁蓦地紧缩,他大步冲了过去,双手扶住她的肩头,声音紧绷压抑:“时溪!”
时溪闭了闭眼,晕眩慢慢褪去。
容司景将她抱回床上,一双眼睛紧盯着她的脸,时溪刚回神,就听到男人冷冰冰不带丝毫情绪的声线冲她砸了下来:“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不知道昨晚发烧一夜,你下床想干什么!”
时溪猝不及防被他训,有点莫名更有点委屈:“不安慰我一下就算了,你干嘛还这么凶……”抿了下嘴唇,她继续道:“我醒来发现你不在,就想去找你。”
男人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缓和,肌肉紧绷,浑身上下仿佛都在冒着冷气。
他沉默着让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然后一言不发转过身,去处理刚刚因为这个变故扔在地上的盛着早餐的袋子。
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摔烂了,他将东西清理了一下,拿到厨房,丢进了垃圾篓。
打开水龙头,洗手。
哗啦啦的水冲在手心,有些冰凉。
半分钟后,他重新拧上,双手撑在台子上,闭眼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
喉咙干涩,呼吸也有些不顺畅,心脏砰砰砰砰的跳着,一下重似一下,仿佛要冲出胸腔。
无法形容看到她栽下去那一幕时的感觉,平生最恐惧也不过如此。
时溪躺在柔软的床褥里,看到男人从厨房走出来,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初,冰冷和薄怒从脸上褪去,只剩淡淡的矜凉余韵。
总觉得他刚刚好像生了很大的气,但她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眨了眨眼睛,她总觉得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问:“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每次他生气,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心虚犯了错的都是她。
男人将挽上去的袖子放下来,声音清淡,只是略有些沙哑:“买早餐。”
不过已经不能吃了。
他拿过手机拨了个电话,重新叫了一份。这次他没有出去拿,而是直接让人送过来。
男人坐在单人沙发里,阖上了眼。
空气很安静,也莫名尴尬。
时溪轻咳了一声,撩开被子,可她刚一动男人就立刻看向了她,冷冷道:“你就不能老实待着是不是。”
时溪很是无语,无辜道:“我想去上厕所……”
男人无声盯了她几秒,然后起身来到床前,俯身,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整个抱了起来。
看着他的动作:“你……你要干嘛?”
“抱你去。”
时溪都惊了,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司景,我只是感冒又不是癌症,没弱到上厕所也需要你抱我去。”太小题大做了吧。
男人冷淡俊美的轮廓线条映入她的眼底,他低眸扫了她一眼,冷笑讽刺:“如果不是你下个床也能摔死自己,我也不用这么费心。”
上一章第97章 依赖
下一章第99章 先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