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时大小姐真难伺候

怎么会,他明知道……
男人的薄唇沿着她耳根缓缓下移,时溪抵着他的胸口,轻声道:“你还没洗澡。”
容司景直接将她抱起,迈着长腿进了浴室:“陪我一起。”
…………
时溪本来没打算去度蜜月,因为爷爷的身体不好。可她没想到的是老爷子早为他们定好了机票,直接让秘书将他们送到了机场。
“大小姐,我会照看好董事长的身体,你跟容总就好好出去玩一趟吧,难得的蜜月,董事长也不想让你们因为他留下遗憾。”
时溪捏着机票,皱眉:“爷爷那边有什么事,你立刻给我打电话。”
“您放心。”
坐上了飞机,时溪还有些不安,容司景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了,没事的。累了吧,休息一会儿。”
时溪将他的手拉下去,嘟囔了一句:“我累也不知道是谁折腾的。”
昨晚也不知道他是喝多了还是故意的,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到最后她都哭着求饶了,他才放过她。
身旁的小女人鼓着脸生闷气,容司景觉着可爱,便捏了捏她细滑的脸蛋,觉得手感不错,就一直没放下去,轻描淡写道:“你只是躺着享受,出力的好像一直是我。就这样,你还一直说累?”
时溪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你再说!”
男人挑眉:“我不碰你,你又要说我冷落你了。时大小姐可真难伺候。”
恰好空姐经过这里提醒系好安全带,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时溪脸更红了,伸手去掐他的腰:“……你够了。”
随手拿过报纸,遮住脸,闭目养神。
容司景也没有再逗她,移开眼开始处理手边的工作。
飞机要飞十几个小时,时溪睡了一觉起来,发觉身边的他还在看文件,迷迷糊糊靠了过去:“你不睡会儿吗?”
昨晚就像他说的那样……嗯,他好像更累,现在也不休息,身体会吃不消的。
容司景没掀眼皮,任由她的脑袋靠上来,敷衍的应了一声:“嗯。”
时溪歪着脑袋打量了他一会儿,男人五官立体英俊,眉眼疏淡,视线落在文件上,工作的样子认真又迷人。
一工作起来就不搭理她,干脆认工作当老婆算了。
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她拿过报纸随意翻看着,不再去吵他。
柔软细滑的长发落在他手边,随着她无意识轻晃脑袋的动作,痒痒的撩拨着他,容司景看了一会儿,微微勾了勾唇,目光逐渐有了温度,移开眼继续处理手边的工作。
等一个多小时候他处理完,活动了活动发酸的手腕,侧头去看旁边的女人。
也许是真的很累了,时溪又睡了过去,戴着个眼罩,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有红唇微微抿着,露在外面。
他伸手给她将身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
空姐经过这里,刚想出声询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容司景打了个手势,示意她轻声,看着男人温柔注视女人的目光,她心口一跳,忙点了点头,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