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为什么

她侧头看了他一眼,还是问出了口:“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容司景不冷不热扫了她一眼:“怎么?”
“不然怎么会突然对我这么温柔……”
男人冷嗤:“这就叫温柔了?”
时溪抬起下颌轻哼了声:“你平时跟我说话不都一脸不耐烦吗,恨不得掐死我似的,那么讨厌我。”
容司景脚步一顿,侧头看了她一眼。
女人站在他身边,有些委屈的微微抿着唇,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着他,骨架纤细,长发柔软。
心头莫名的被撞了一下,酸胀的感觉充斥其间。
他眼神愈发的黑,质地精良的衬衫衬得容姿更为清冷,突然开腔:“我没有讨厌过你。”
时溪一愣,看着他的眼睛:“真的?”
自打懂事以来,她都觉得他是讨厌她的。
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这么说。
男人移开视线,即使她任性肆意,骄纵妄为,他也从没讨厌过她。
怎么可能讨厌,这样一个真心实意对他好的女人,就算无法接受,也永远不可能讨厌。
容司景淡淡嗯了一声,灯光下,干净分明的侧脸线条让人心动。
…………
翌日。
温暮语不顾秘书的阻拦,直接闯进了容司景的办公室。
冷色调的装修,跟男人身上的气息一般清冷。
她看着办公桌后看文件的冷峻男人,呼吸凌乱。
深吸了一口气,她冷冷道:“司景,我有话跟你说。”
容司景面色毫无波澜,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开,落到女人秀美的脸上。
他淡淡的对秘书说:“出去吧。”
“是,容总。”
办公室的门关上,空间陷入一片冷清。
男人看着他,平淡道:“暮语,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
他竟然问她有什么事。
温暮语扯了扯嘴角,眼里已经蓄了隐约的泪,她讽笑一声,朝前走了几步,质问他:“听说,你要跟时溪结婚了?”
清俊淡漠的男人看了她几秒,淡淡的嗯了一声。
“是。”
心突然像是被重锤狠狠击打了一下,温暮语不可思议看着他,几乎是失控的吼出来的:“为什么!”
相比于温暮语的失态,容司景显得平静而冷淡,不急不缓道:“这个为什么,你没听说?”
温暮语有一瞬的失神,她听说了,她怎么会没听说。
但是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容司景会跟时溪那个女人上床,他明明那么讨厌她!
“是真的。”
不冷不热的话从他薄唇间吐出。
宛如一道惊雷炸在她的头顶,温暮语身子晃了晃:“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这种事。
“为什么?”
男人移开了视线,重新看向手里的文件,嗓音不起波澜:“男人跟女人上床能有什么为什么,想做就做了。”
想做就做了……
几个字,不断回响在温暮语耳边。
冰冷又残酷。
愣怔了几秒,温暮语忽然笑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司景,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在你心里我其实什么都不算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