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莫说帝姬不在我东皇,就是在我东皇,那也是我东皇的事情,始神这般兴师动众,怕是不合礼数吧?”东皇太一看着景慕峰带着神卫军,当下也不再好脸相对。
“怎么可能不在东皇,就是钟溟捆了斧钺离开的。”景慕晨脾气暴躁,一听东皇这边推卸责任,当即便是鞭子一挥,朝着大殿中的紫金琉璃狮直直打过去,眨眼的功夫,好好的狮子四分五裂。
”放肆!景慕峰你就这么纵容你妹子?”
“我景慕晨行事,从来不需要我兄长纵容,若是斧钺有事,我便毁了你的东皇!”
“好大的口气!”太一神君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主,景慕峰不管不问,存心是要将他的面子驳到狠处,可是他东皇太一从来不是对女人心软的主,当下单手一震狮座,反手就朝景慕晨扔了一记杀气。
随着太一神君出手,本从进殿后便一直背手而立,不言不语的景慕峰此刻轻挪了一下位置,挡在了景慕晨的面前,化解了那道杀气。温文尔雅的面上,此刻挂着明显的疏离。
“太一神君莫不是还在记着当初若水一战的争功之仇么?若是,慕峰大可请求父神将军功划与钟溟,只是这帝姬,还请神君命钟溟还将回来。”
“景慕峰,别以为本尊不明白你在想什么,父神前去混沌天,前段日子知晓了帝姬化形,明里暗里不知传了多少消息出来,让你将帝姬送去混沌天,你到今时半点送帝姬的念头都没有,可是公然想抗了父神的令,还是想将盘古斧据为己有?”
太一与景慕峰针锋相对而立,半点不将这个位份高了自己一点的始神放在眼里。一个景慕峰罢了,哪有自家钟溟重要,钟溟拐了帝姬又如何,也就是钟溟看上了,要是让自己说,这斧钺帝姬要本事没本事,一把破斧头,被盘古宠着倒是让五方天崇拜的跟个什么似的,哪里有自家钟溟厉害,四下征战,功绩累累。
“太一神君是铁定要护着东皇钟是吗?”
“何需本尊护着,你到我这东皇来,也是没有实锤才过来的,这帝姬丢了,你们去找就是了,找不到就诬陷钟溟么?景慕峰,你真当我东皇好欺负?”
“就是欺负你东皇又怎样?”景慕晨再次出声,这次还没轮到东皇出手,景慕峰先行抬手制止了景慕晨,“阿晨,你再胡闹,就给本尊回无妄海呆上万年!”
”兄长!“”闭嘴!“
”东皇虽然不比锁神塔,可是莫须有的罪名也是万万不可能承担下来的,若是始神坚持,那就只能三日后东方天一战了。“
”好,三日后,东方天一战,慕峰若是赢了,还请太一神君将钟溟交出来!“
”若是本尊赢了,始神还请向我家钟溟赔礼道歉!“
慕峰表面笑意不减,如鹰的眸子却是危险的眯了起来,竟然东皇愿意为了一个钟溟不惜与锁神塔撕破脸,那他没什么好顾虑的了。那就,战吧!
........
一瞬间,东皇的太一神君要与始神景慕峰在东方天开战的消息传遍了五方天,五方天帝急得跟什么似的,这两尊上神打起来,这天还不得再次破掉吗?!
”速速派人去混沌界寻找父神!“东方青帝再与中天帝君商议之后,火速的传召下去,这约战的地方是东方天,不管谁赢了,父神回来,罚的都是他这个东方青帝。
”要我说,打就打吧,这些个跟随父神四方征战的上神么,每每自视清高,除了父神,从不听别人的话,更是从未将我们五方天放在眼里,此次一战,父神回来也就罢了,若是没有回来,我们五方天大可联名向父神上奏一番,他们,也该好好整治整治了。“西方白帝拂着自己的白胡须,唯恐天下不乱的安慰道。
”可这打起来,这撑天柱可能也吃不消啊,?当年那水神共工一撞,就已断了一根,这若是始神与太一神君一打,可能这天就要变了!”中天帝君满是担忧的说到,“所以,他们可万万不能打起来。”
”这打不打的,要我说解决的办法很简单,何必去劳烦父神,解铃还须系铃人,差人将斧钺帝姬找出来就是了。“北郊黑帝幽幽的来了一句,”要我说,你们这几位的脑子都是白长了,也不知道父神怎么想的,竟将其他四方天交由你们掌管,就你们这样,难怪东皇和锁神塔几方上神势力不将你们放在眼里,就是我,也看不上你们。“北天帝说完就摇头离开了东方天,刚出天门就招来手下的司辰星君,轻轻耳语了一番,司辰领命而去。
”呵,一群鼠目之辈!”
........
下界山野,斧钺拎着锄头,不紧不慢的跟在钟溟身后,“哎,钟溟,隔壁小红花说不是这个方向,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意识到离能挖到红参的地方确实有些不一样了之后,钟溟脸色也有些不好了,却还是倔强道:“你是听小红花说的,还是相信我?”
“自然是小红花说的了。”斧钺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钟溟额了一声,满脸的黑线,好嘛,就不该让小斧天天与隔壁小红混在一起,都学坏了都。
“早在离开锁神塔的时候,你说带我去东皇,可是东皇还没逛完,你就不让我继续逛了,诓我来了下界,看这里还不错的份上,我也不挑剔了,可是你前些个明明答应我去八荒混沌之地的,你又借故不认了.......”
斧钺继续诉说着钟溟的罪状,叫钟溟老脸再也憋不住了,东皇没逛完,还不是景慕峰那人的势力追了过来,不然他能跑吗?
不过,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打不过景慕峰才跑的,“小斧,混沌地不是你能去得地方,那里很危险!”语重心长的劝导着,在谁面前丢了面子,也不能丢在自己媳妇面前啊,虽然是还未过门。
“你说过你很厉害!”
好吧,钟溟再次败了
.......
无妄界,钟溟脑海钟闪过的每一帧记忆,都在这无边的黑暗中一遍一遍的重演着,女子的音容笑貌,歪着头模样的天真,拽着衣角的可爱,每一寸每一缕,都让钟溟的嘴角上扬一分。
尘封了数十万年的记忆,终是再次回到了本尊的神识中。“小斧,如你所愿,我躲了十几万年,原本你过得好,我便继续躲着也无妨,可是,现在你过得不好,我怎么忍心让你受苦,所以,小斧,哪怕你会怪我,我也还是这样选择了,这方天,我负了所有又如何,只要你过得好,就足够了.......”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无奈,他爱的,终究只是他爱的,那人,不爱他罢了。
大手带着周身的神力撕开无妄之界,黑袍飒飒迎风而动,看着有些陌生的五方天,又回头看了看呆了十几万年的无妄界,提脚便是没有半分留恋的跨了出去,
五方天,本尊回来了,尔等敢欺负本尊的媳妇,那就准备好洗干净脖子给本尊等着!某人恶狠狠地算计着,丝毫没曾想到,最初那个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的小斧,此时,早已经是神器最排斥的模样,堕神!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