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那边东皇太一急得恨不得头发白几根,这边的钟溟却是过的比谁都快活。
“钟溟,你要带我去何处?”女子一出锁神塔整个人都是兴奋的,东瞅瞅西望望大半天,到底是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只得向钟溟请求帮助。
“这个么?”钟溟尴尬的挠挠头,“你想去哪里呢?五方天很大,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去什么地方你都能带我去吗?”
”自然,这五方天还没有我不能去的地方,但凡你能说出名字的,我们都可以去。“
“那九重天可以去吗?”额,牛皮吹大了,还真去不了,九重天是父神的地方,无召不得入,他以为面前的小姑娘只是个锁神塔的小丫头,想装个大头来着,谁知道原来是个王者。
“额,这个嘛,九重天有啥好玩的,比锁神塔还枯燥,而且父神也离开了九重天,荒无人烟的,我带你去东皇吧,那里可比九重天有意思多了。”只得寻个由头打消女子的念头,他东皇钟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上不了九重天才不去的。
东皇?女子似乎是想了一会儿,最后也不想去东皇,摇了摇头,”我不要去东皇,景慕峰昨儿个还说最近不要去东皇呢,不去,他说东皇那边有个破钟,可讨人厌了,让我千万不要去招惹那破钟。”
钟溟脸上的笑意寸寸皲裂,这么说的么,破钟?竟然说自己是破钟,好嘛,本想拐个媳妇回去就原谅他了,结果他却在他看中的媳妇面前说他的坏话,士可杀不可辱,钟不可杀更不可辱!
“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钟溟被女子拉了一下,收起脸上的杀伐之气,再次冲女子展开狗腿的笑容,“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听景慕峰的,你看,他连锁神塔都不让你出,更何况是比锁神塔好了不知几万倍的东皇了,他肯定是怕你去了东皇后,乐不思他,所以才故意编织的谎言。“
“真的是这样吗?”“是呀,肯定是这样的。”钟溟肯定的点头,随即女子莞尔一笑,“那好吧,那就去东皇。”
........
钟溟暗暗想笑,谁说他钟溟娶不到媳妇,这不很轻易的就哄了一个回来了吗?别看他东皇太一平时风光无限的,其实背地里连一个媳妇都没有。哼,看在他平时对自己还不错的份上,到时候就给他送一张喜帖,请他来吃酒。
“你在乐什么?钟溟”
“没,没乐什么,对了,”钟溟一拍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钺儿,景慕峰唤我钺儿。”钺儿?很好听的名字,就是谁要和景慕峰唤一样的名字。
“除了钺儿呢?你还叫什么?”“斧........”“斧儿?小斧?那以后我就叫你小斧好了,小斧,,嘿嘿,小斧,多好听的名字........”又是自顾自的傻乐呵着。
被唤作小斧的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初初化作人形的斧钺,彼时还未开灵识,这一段东皇钟哄骗未成年少女的桥段叫斧钺十几万年后都不想承认那个给一粒糖就以身相许的人是她。
“小斧,看,我们到了。”
从云头看下去,东皇掩映在一片葱绿之中,但是又整体散发着金光,那是一座巨大的仙石拖起来的天地,随着云层的浮动,上下起伏,由八根锁天链拽着,防止这东皇漂浮走了。
“为何会被链子拴住?”斧钺还从没见过如此的天地。“你问起这个,我倒要好好跟你说说,本来是没有链子的,我东皇立于东方天地,本是四下漂浮的,结果有一天那人醒来发现我们东皇飘到了一个与五方天隔绝的地界,吓得他赶紧去求了盘古父神,要来了锁天链,牢牢的拴住了东皇,所以才有了东皇现在固定的方位。”
“漂浮着有什么不好,多自由啊?”一直被景慕峰留在锁神塔,虽然是无尽的宠爱,可是,毕竟没有自由,甚至连那个记忆中的君父,都未曾见过一面。
“额,”是,是挺自由的,可是飘到了无妄界,那可不是个好玩的地方啊。万一飘着飘着,回不来了怎么办?
……
跟着钟溟后面,斧钺知道了什么是树,什么是云,山是青的,也能是黄的,更知晓了五方天之外,还有无妄界,无妄界外还有天外天。
外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斧钺都未曾见过,钟溟也乐意陪着自己认定的小媳妇游山玩水,隔岸赏花,闲云野鹤,乐得自在。
钟溟拐了斧钺两三年,锁神塔寻了帝姬两三年,也不知钟溟使了什么法子遮了景慕峰的眼目,硬是半点没寻到踪迹,景慕峰也不是糊涂的,知晓了帝姬失踪当日东皇钟钟溟曾经来过,当下便猜是东皇钟捆了斧钺而去。毕竟,十大神器在五方天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而目前能够幻化做人形的,十神器中也无非就东皇钟钟溟以及盘古斧斧钺,东皇钟是十神器中第一位幻形的,钟溟一直自视清高,却只能位列第二,不论是神阶还是能力,屈居于盘古斧之下,都让他窝了一肚子火。
所以总结来,都是钟溟绑了斧钺,景慕峰丝毫没曾想过,是盘古养的小丫头自己跟着人家跑了,甚至是自个儿屁颠屁颠拉着人家钟溟出的锁神塔。
“慕晨,你领一队神卫军去一趟东皇,翻遍每一寸东皇土地,不要漏了钟溟的踪迹。”
“兄长是怀疑钟溟?”
“只是猜测,早在父神还未离开之时,钟溟就一直要求父神将他位于斧钺之上,父神未曾点头,只说钟溟若是积了万点军功,便同意他与斧钺一战,谁赢了,谁便是十神器之首。”
“哼!我这就去,想动斧钺,也得先问过我景慕晨。兄长,你别急,我这就去东皇!看我不把他东皇掀了个底朝天。”景慕晨说着就拎起自己的大刀传召神卫军去了。一看这架势,景慕峰忍不住头疼,自家这个妹妹哪里都好,就是做事风风火火的不着半点调子,无奈的叫住她:“罢了,我与你一同去吧,东皇太一也不是好惹的主,你这样去闹,回头斧钺还未曾找回来,我还得去东皇捞你回来……”
叹了口气,景慕峰敲了一下景慕晨的头,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
“我怎么了?”看着兄长离开的背影,景慕晨有些懵了,怎么感觉兄长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哎,兄长,你等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哎,……兄长……”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