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无妄无边之界,钟溟看着无尽的黑暗,捏紧了手中的红绸,满目的哀伤,斧钺,不管你如何的不想见我,我终究还是舍不下你,为了你,哪怕钟毁神灭又如何。
.........
时间回转,钟溟回想起那年,盘古手中的小斧头初初化作人形,而他东皇钟早已经是为人为神数万年了,跟随着东皇太一四方征战,威名赫赫。如果没有那一天,如果他没去寻她的麻烦,或许他现在还是五方天地诸神敬仰的钟溟神君,而不是躲在无妄之界自怜自哀的可怜虫.......
“钟溟,你今儿若是敢离开东皇宫半步,本尊就不再认你。”东皇殿内,东皇太一怒瞪着站在大殿正中的钟溟,而后者却是挺直着身板同样怒瞪着他这个名义上的主子。“不认我这句话,你这麽多年说了不下万次了,哪一次你实现过你的话。”
“你,你就这么冥顽不明?”
”怎么就是冥顽不明,他景慕峰都欺负到我们东皇领土上来了,凭什么?父神走之前可是说过,若水一战,交由我们东皇,他景慕峰一句抱歉就能将我东皇的面子踩在脚底?你太一窝囊,我钟溟可是半点不退让。“
太一神君叹了一口气,明明就是一场小事,这厮怎么就如此较真,景慕峰想去战,去就行了,无非就是一点军功罢了,有何稀罕,偏偏这破钟自个儿当回事。
”你一个钟,你在乎那么多干嘛?难不成你还把父神的一句玩笑话当真了,你以为你积了万点军功,父神就真能同意你为十大神器之首?孩子,你醒醒吧!“
”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认了你这个主子,我要是随了盘古,我现在就是神器之首,哪会像现在这么窝囊,受一个女的压制。“
“你这是生了叛主的心思啊钟溟!”太一神君不由想吐出一口老血,难怪最近总觉得这丫的盯着自己的脖子打量着,感情是早就想灭了自己么。
看着太一神君在摸自己的脖子,钟溟扔过去一道白眼,不屑的说:“你别自我感觉良好,我若是想灭了你,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哪里还会留你到今日。”
看吧,这丫果真有这个心思,无视自己名义上的主子,钟溟接着怕气不死人的来一句:“我只是不想你被灭了之后,盘古父神又自作主张的给我找个神,毕竟比起其他神,你好歹勉强能入我的眼。”
“你这么不满我,为何不去跟了父神!你既然选择了我,那就说明,你觉得我比父神要好一点。”
“又自作多情。”钟溟转身离开,就在太一还在自我安慰自己这破钟只是嘴硬的同时,钟溟幽幽来了一句:“我只是觉得盘古钟这个名字太难听了而已。”
好吧,总有一天,他一定向父神请求扔了这个破钟........
........
离开东皇的钟溟腾云驾雾的便直冲始神景慕峰所在的锁神塔而去,一路上板着一张脸,见谁都没有好脸色,众神见了,便远远的避开了,毕竟谁也不想触了这凶神的晦气。
到了锁神塔,钟溟也不让人通报,自个儿在塔里找着,就想见到景慕峰就一记钟声震聋他。
逛着逛着就看见一红衣女子蹲在一个柱子后面张望着,也不知是在干嘛,好奇的走过去,本只想看一下,却在女子转过身的那一刻,紧张的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嘿,你是谁呀。”女子恍若一稚子般的歪着脑袋打量着他,“我.......我是钟溟。”
”钟溟?钟溟是谁?没听说过,“女子低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好似终于是肯定了自己没见过面前这个人,笑着说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塔中某个偷懒的神卫军吧,不过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回头让景慕峰发现了,你肯定会被责罚的,嗯,我就装作我从来没见过你,你快些走吧。“女子说完转过身去,捂着眼睛趴在柱子上,”嗯,我什么都没见到,你走吧。”
”哦,好.......好,我这就走。“完败!本是来找麻烦的钟溟神君,此刻被一女子迷晕了头,还真是恍恍惚惚的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没走呢。“钟溟立马转身,那速度,要是东皇太一见了,肯定够笑话个几百万年了。
女子揉着自己的衣角,”那个,外面好玩吗?“
外面?是指塔外面?见他没说话,女子颓废的叹了口气,”算了,我知道景慕峰不让你们与我说话,更不会允许我走出这座塔,可是,我真的想出去看看。“
”出塔?这有何难,出去就是了。“
”可是?景慕峰.......“
”我又不怕他,走,我带你出去。“”真的可以吗?“见钟溟点头,女子欢呼了一声,赶紧上前牵住钟溟的手,拽着他就想走。被拽着的钟溟瞬间羞红了脸,这种牵手的感觉,好神奇......
”咦,你怎么不走?“看睁着大眼睛好奇的女子,钟溟别扭的甩开她的手,”走,走吧!”
钟溟走在前面,可能是因为害羞,走的飞快,半天回头看了眼女子,见女子追赶的有些急,不由停下脚步,装作生气的瞪了她一眼,“哎,你快点啊,不是想出塔吗,怎么还这么磨蹭。”说着看着她委屈的表情,后退了几步,一把拉住她的手,“走吧!“
想来想去,还是想念方才的那种触感,一直后悔自己为什么甩开了她的手,只得回头又找了个由头牵了回去。
钟溟心动,东皇钟一刹那响彻天地,东皇太一猛地从殿中宝座上惊醒,”这丫的,这是情劫动了啊!“太一神君担忧了片刻,忽地笑道,”好,好,活该这丫的吃点苦头,敢生叛主的心思,哼,活该!活该啊!“
不过终究还是有点担忧,随即挥手招来了东皇的司命,”钟溟这次是情劫,劫数似乎被遮掩了天机,窥探不到,你务必命你手下人,时刻关注着他的踪迹,必要时,即刻通知本尊。“
”可是尊上,若是钟溟神君知晓小神监视他的踪迹,小神怕.......“
”天塌下来,本尊顶着,终不会叫他找你的麻烦,你且去吧。“
”是。“
司命走后,东皇太一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钟溟,你可不能有事才好啊!我虽然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可是,终究诺大的东皇,只有你与我才是彼此的后背啊!“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