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神可是已经决定好了?当真要与帝姬成亲?”
“自然是定下了,你先前已经问过多次了,这次又问,可是因为钺儿是二婚嫌弃她了?”
狐狸族长听得嘴角直抽,那是帝姬啊,他有几个胆子敢嫌弃的。“上神言重了,莫说帝姬是二婚,就是千婚万婚,又怎敢嫌弃。”
“千婚万婚?”苏灼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团,不满的转向老族长,“你是想让我媳妇儿给我多戴几顶绿帽子,还是在咒我早死?”
“呃........”似乎感觉到了阵阵恶意,“老身岂敢。”
“我知你是不敢的,钺儿早前所托非人,如今嫁入青丘,你们可切莫嫌弃排斥她。”所托非人?知道真相的族长老泪纵横。“上神可知盘古君父?”
苏灼一副你当我是白痴的模样,族长也觉得自己问的方式有些个问题,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再次说道:“我问的是你可知君父样貌。”
苏灼又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缓慢的纠正着老族长的错误:“您老怕是脑子被谁踢了吧?”
“小苏,你是我带大的。”
这回换苏灼石化了,好吧,他是他带大的这是事实,灼耀上神的位份也是他去求得,所以还是给他点面子吧。当即苏灼便不再顶撞老族长,只是心不在焉的听着,顺带想着自己的媳妇儿现在如何了。
“罢了,现下告诉你也无妨了,你且听听吧。”老族长叹了口气,看着苏灼把玩着腰间的小斧头玉坠,缓声说道“你心思是通透的,比任何神都看的清楚,帝姬嫁的,并非始神景慕峰。”
苏灼握着玉斧的手骨节分明,指尖透明的似乎是要与玉融为一体,族长接着说下去,“盘古钟爱帝姬,五方天地谁人不知,送斧予景慕峰,也只是权宜之计,他怕自己从混沌地界出不来,他怕帝姬以后没有靠山,他找到景慕峰,只是找一个他去混沌地界后为帝姬护驾保航的人罢了。”
苏灼听着,捏着玉的手越来越用力。
“他从混沌地界出来后,那一日,帝姬初初化作人身,始神景慕峰动了心思,不肯交还帝姬,可这君父一怒,谁人敢与之抗衡,景慕峰也是枉为始神,竟然暗地里投奔了混沌,妄图打开九重天的封印,君父本想饶他,可是晚了一步,景慕峰还是被混沌吞噬了。”
“你是说,景慕峰并非死如众神之手,而是........”
“你错了,他确实是死于众神之手,只是那时的他,也仅仅是混沌的一个分身而已。”
“本来是想得通的,被你如此一说,反倒是更糊涂了。”“君父........”
狐狸族长还准备接着说,苏灼抬手制止了他:“不管她嫁的是盘古还是景慕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如今,她要嫁的是我,青丘的苏灼!”老族长只得住嘴,苏灼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平时看着温文如玉,一旦动了他的底线,只怕是天地间的又一场灾难。
想着斧钺,苏灼也无心在此逗留,估计着景慕晨此时应该已经离去,便理了一下袍子,站起身要离开。
正要出门时,忽而又停下了脚步,看了眼老族长,淡漠的说:“今日的话,不要再说第二次了。”
第二次?什么话........直到不见了苏灼的踪影,老族长才拍了拍狐狸脑袋,他这是不想让帝姬知晓这件事吗?果然,小苏也是有怕的啊。
.........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无边无妄之界,男子将手中的糖果分给围着自己唱着词的小孩子们,“乖,你们可知这首词什么意思?”
“不知道,”吃着糖的孩子们说话脆生生的,孩童稚嫩,也不诓他,不懂就是不懂,男子也不恼,只是笑着,笑着笑着眼里竟还是满目愁思。
“叔叔,明日你还发糖吗?”
“那你们还来吗?”“来,有糖吃我们就来。”
“好,那叔叔明天还在这里等你们。”
“好耶好耶,有糖吃咯,有糖吃咯.......”四散奔跑开,男子背着手良久,脸上笑容慢慢凝固消散。“阁下偷听了这么久,还不打算现身吗?”
“不愧是东皇钟溟,现在能发现我踪迹的人可没几个。”刀翎从暗处现身站在钟溟面前,看着刀翎,钟溟嘲讽的笑了笑,“混沌刀麽?怎么跟着什么样的主子,行事就是什么样的作风”
“你.......”刀翎握紧的手紧了又紧,脑海中闪过那个人的画面,终是勉强笑道:“钟溟,你躲在此处十几万余年,就片点不想知道她的消息吗?”
“故作玄虚!”钟溟不耐烦的抬腿就走。
“躲在无妄之界十几万年,隔绝所有五方天地的消息,这片天地,所有的生灵,也不过是你幻化出来陪你消遣的玩物罢了,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见钟溟要走,刀翎急忙说道。
停下脚步,周遭的空间似乎顷刻间全部静止,疏而,入目的所有人和屋子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方才的孩童以及周围的人也都似乎像是从未出现过。
无妄之界,再次归于一片黑暗,暗无边际。
“你究竟想说什么?”啥呀的声音,夹杂着看不透的心思。他想知道,他这十几万年来,无时无刻不想知道她的消息,可是他不能见他,东皇钟神力相克盘古斧,他只能远离她,只能让她认为,自己败于她之手,才寻了这个地方躲了起来。
“你走之后,你以为是在救她,但如果你知道盘古斧被封印九重天十万年,你且当如何?”
“怎么........”果然还是听到她的消息便稳不住心神,“呵,怎么会?你以为这样就能骗我离开这里?有盘古护着,她能出什么事。”
“盘古?十万年前就早已陨落的所谓父神盘古?钟溟,你在说什么笑话,盘古连自己都护不起,如何护她?”绕了钟溟走了一圈,刀翎扑哧一声笑道,“哦........你可能会说始神景慕峰吧?那个所谓的始神,不过是将神魂卖给我家主子的可怜虫罢了,若不是他,你的心上人可能还不会被封印十万年,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夸夸他呢?”
瞳孔猛然的眯起来,刀翎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当下也不啰嗦,直接捏了个空间术法,离开了这片天地。
才回到五方天,刀翎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却是毫不在意的抬手拭去,笑的格外的病态,“呵,斧钺,可别让我失望啊,不然,可就白白浪费了我这大半的修为去无妄界帮你寻人了。”
美眸眺望着青丘的方向,刀翎眼中的杀意丝毫不曾掩饰,
“好戏,就要开始了,很是期待呢.......”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