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九重之变

魔域的黑夜,比外界更显得深邃了些许,苏灼站在魔宫寝殿的窗边,独自看着夜空,不知在想着什么,丝毫没有察觉到斧钺的靠近。
“你在看什么?”斧钺伸手从后搂住苏灼的腰身,方才她进来的动静很大,依苏灼的心神,不可能不知道她进来了。
“没什么。”苏灼一怔,赶忙收回了眸子,转身回抱住斧钺,“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今儿个是阿晨的大婚,又没我什么干系,我在那无事可做,想着你不喜这种人多的闹意,一个人许有些无趣,便来陪你来了。“”怎的,你没用你帝姬的身份来给阿晨撑一下场面?“苏灼道,斧钺白了他一眼,”阿晨那尊杀神,还需我为她撑场面,倒也是奇了怪了,这魔君老儿恨不得把她供起来,怎么会叫人欺负了去。“
苏灼倒也是笑了,”钺儿,等这场婚事结束,我们回一趟青丘可好。“
“青丘?”斧钺抬眸,“好好的,为什么,要回青丘。”“想起青丘有一处地方想带你去看看,”“青丘,莫非你除了十里桃林,还有更好得到去处?”
“那是自然!”苏灼想起那个地方,不由想起等斧钺去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欢喜。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斧钺看着苏灼,满是期待,苏灼无奈的说,”难道不同阿晨和炔冥告别?“斧钺摇了摇头,”不用,不用告别,阿晨自是知道,我不会离她太远。“斧钺眉头轻皱,苏灼显然看出,却没有说出来,罢了,总是瞒不过她去的。
斧钺看着苏灼,有些期待,又有些酸楚,苏灼,此时若是不去,我怕,我会再也去不了你说的地方,你要给我看的地方.......
九重天变了,苏灼知道,斧钺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两个人都不说出来罢了,或许说,是彼此都看不透接下来要走的路会是怎样。
新房中,景慕晨迟迟坐在窗边,”阿晨,“”她走了。“良久,景慕晨轻声的说,”嗯,我知道,苏兄应该也是察觉到了九重天的异变。”
“我想去陪斧钺。”景慕晨没有看向火炔冥,“你若去了,她会更难抉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余下的时间,就给苏兄吧。你也不想,他们彼此留下遗憾吧,就像我们努力做到不留遗憾一样。”火炔冥将景慕晨抱入怀中,这是他火炔冥此生唯一的妻啊。
红烛轻燃,四个人,四种念想,却又如同一根灯芯,紧紧缠绕在一起,点火即燃,燃的是一处归处。
........
九重天宫,一黑衣带着半边玉面具的男子慵懒的斜倚在金座上,看着一旁的黑衣女子,眼中满是不屑与打趣,“虽是一石所铸造,天地同出,这差别,却是天与地,云与泥。”
“尊上如此说来,你与盘古大帝,岂不是也是如此情况。”“放肆。”黑衣男子面上一怒,伸手一扬,便将女子打翻在地,“你不是她,谁给你胆量,敢与本尊如此说话!”
”奴有说错么?“女子起身,擦拭去嘴角的血渍,再次说道,”尊上您如盘古大帝同是入了这天地,那把斧头,选的是盘古大帝,并非是混沌大帝您,所以,她是盘古斧,不是混沌斧,她与尊者你,本身便是敌人。您想将她据为己有,可曾看过她身边现在那个人?“
”区区一个青丘的上神,只要本座愿意,他便会如同那十万年前的始神景慕峰,彻底消失在这天地中,“混沌大帝脸上浮现出一种近乎病魔化的笑容,让他妖异的半边容颜,变得格外狰狞。”小斧头,她迟早是本尊的,任何人也别想再干涉本尊占据这天地的主导地位,任何人也休想再夺走她!“只是一个眼神,方才爬起的女子,再次被打飞了出去。
伏在地上的女子眼底闪出一丝阴狠,斧钺,你等着,吾会慢慢的将你所有的一切全部夺走,混沌大帝是我的,你帝姬的地位也是我的!
天地还未开时,便已孕育出两件鸿蒙至宝,一为斧,一为刀,后各择其主,随主更名,为盘古斧和混沌刀,当时,盘古大帝和混沌大帝一战,盘古一方赢得天地,占据天地主权,然,混沌大帝大为恼怒,竟是擅自动用了混沌暗黑之力,妄图覆灭天地,却最终被盘古大帝封印于九重天上,不见天日。
却说那一战,盘古虽赢,却也受了极大的重创,导致元灵受损,最后只得离开这片天地,却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有人说君父早已不存在了,但也有人说君父迟早会回来,而斧钺,便是坚信她的君父,会有回来的那一天。
“斧钺么?”混沌大帝看着自己虚无的左手,嘴角轻扬,“很好,不愧是本帝看中的人,当年你砍下本帝的这只手的时候,可有想过,本帝还有回来的一天?“他伸手摸上自己带着半边面具的脸,冷冷得道,“你选择盘古,是不是因为这副容颜?呵,如今本帝拥有了跟他一样的容貌,真想知道,你是不是还会选择他!”本帝,很期待啊……
正在和苏灼赶往青丘的斧钺忽然顿住了身形,怔怔的看向九重天的所在,怎么回事,方才,是有种感觉吧,那里,有人在……
“怎么了钺儿?”看到斧钺突然停住,苏灼也折回了身子,“没,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些许累了。”“那我们慢点赶吧,不急。”“好的。”斧钺朝着苏灼伸出手,示意他牵着自己走,苏灼一笑,顺势握住她的手,慢慢向着去路而去。
斧钺在后面,眉头紧皱,这感觉,不会错,九重天上,的确有人,不是君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那个人,终究还是突破了封印么……
隐隐有些不安,手却被苏灼握得更紧了,看着前面的苏灼,斧钺摇了摇头,挥去了心神中的不安,笑着回握住苏灼的手,快步跟上苏灼,“苏苏,若是到了青丘,没看见比十里桃林更好的去处,我可是不依的。”
“你且放心,不会叫你失望了去。”苏灼仍旧淡淡的道,眉头,却也有一些紧皱,只是在斧钺看过来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
这两个人,一个贵为帝姬,一个又是青丘上神,一直被以为是五界八荒最为聪慧的人,却熟料是一直在欺骗着自己,明明知道腥风血雨即将来临,却都在试图麻痹着彼此,不去过问,且偷着浮生半日之闲,只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一天,若是来了,不是她死,就是他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