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与君绾发

苏灼接过火炔瞑手中的紫檀木梳伸手交给斧钺,又看向景慕晨,“慕晨,你可是怪我?”
景慕晨难得的温婉一笑,“自是没有的,想必兄长也跟我一样,并没有怪苏兄你,反而会谢谢苏兄,斧钺,是兄长最放不下的人,有苏兄在斧钺身边,无论是我,还是兄长,都是安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斧钺和苏灼紧紧站在一起的身姿,景慕晨心下泛起苦楚,不由想起十万年前那场婚礼,想起自家兄长明明身受重伤,却仍是一脸喜悦的模样,想必,兄长也是像自己一样,无比期待那场婚礼的吧,可惜啊,造化弄人,自家兄长,是没那个造化.......
“待等你兄长回来,你可还会这么说?”
”苏兄也应该知晓斧钺的心,她爱的,不是我兄长,兄长也不会强求。“慕晨摇摇头,转过脸看向火炔冥,”总要是有爱才能在一起的,不是吗?“冲着斧钺和苏灼笑笑。
”阿晨,“斧钺伸手握住景慕晨的手,”阿晨终是长大了,若是慕峰今日在这,该是多么欢喜。“
熟料景慕晨打掉斧钺的手,黑着一张脸白了斧钺一眼,”什么叫长大了,斧钺,你还是一把破斧头的时候,我景慕晨就已经人身活了一千岁了,你怎么老是觉得自己比我大!“
”啪“的一声,景慕晨头上挨了斧钺一下,”嚷什么,盘古斧诞生就是在锁神塔之前,我在君父手上诞生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自是从化作人身开始便算年龄,谁跟你来算诞生年数,就是你做盘古斧那些个年头,浑浑噩噩,全没一丝意识,也能算做岁数?”
“如何不算,十大神器,盘古居大........”
”呀.......“.......看着这两个女人在争吵着谁更老一点,苏灼和火炔冥都莫名的觉得有些无语,历来八荒那些女子都是想着如何伪装自己的真实年龄,费劲心思的装嫩,这两个人偏偏是反其道而行之,不得不说,君父座下的十大神器都是叫人摸不懂猜不透的存在。
看着两个女人针锋相对的闹了半天,到最后,斧钺难得的红了眼,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景慕晨,”阿晨,你信我,总不会叫人破了你和炔冥的幸福。哪怕是我,我也不会允许。“斧钺笑着拿着木梳慢慢的走到景慕晨身后,轻轻的梳着景慕晨的头发,”阿晨,以后就算我不在,你也要告诉你兄长,替我跟你兄长说声斧钺对不起他,错把感激当成了爱情。“
”你要告诉她,斧钺与他,会是最好的朋友。“
”阿晨,我找到不要你献祭的办法了,你和炔冥,都不会有事,信我。“
..........
斧钺说了好多,直到为景慕晨绾好了发,方才停住了手,”斧钺.......“景慕晨轻轻的唤了声斧钺,斧钺轻轻的抹去眼角的泪,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看,都说盘古斧坚硬异常,可还是会流泪,君父说的,终究也不是注定的。“斧钺笑笑,苏灼轻轻将她搂进怀里,”你看你,阿晨的好日子,你怎么还哭了。“钺儿许是舍不得我吧,“景慕晨没有在意斧钺所说的献祭之法,只当是斧钺为了让自己心里舒坦些,兄长血脉源自轩辕剑,自己又为锁神塔命魂,没有自己献祭,怎么召唤的回锁神塔,又如何唤得出轩辕剑,重铸兄长肉身。所以如此,景慕晨只是笑笑,并未听进心里去。
”你是嫁人,又不是别的,又何故舍不得你。难不成,我还欺负了你去不成?“火炔冥轻轻捏了下景慕晨的脸颊,“就算是我欺负了你去,你又怕什么,论起单打独斗,我可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你,想必我这整个魔域,都没人打得过你去。”火炔冥笑着打趣,试图缓和一下两个女人之间紧张的氛围,却见效甚微,最后还是苏灼无奈的拥着斧钺退回高座,示意魔族司礼魔使开始婚礼,才打断了两个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女人。
斧钺半晌回过心神,堪堪的端起一旁座上的凝香雨露,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正准备喝下,还未送到唇边,苏灼纤长的手已经伸过来接过那杯酒,轻声说,“凝香玉露虽好,却也是醉人的,钺儿,有我在,你不必醉,我苏灼,总不会叫你一个人落寞在这偌大的天地中。”话落,就着酒杯,一饮而尽。
斧钺扭头看着苏灼,这句话,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似乎也有一个人在自己耳边说过这句话,好像是说钺儿,有我在,你总不会一个人落寞在这偌大的天地中,可是,是谁呢?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为何这么像苏灼的声音。不可能,认识苏灼,也才是现在的事,自己总不会不记得他说过这句话,可是,到底是谁说过,自己有些想不起来了,罢了,不管是谁说的,只要现在苏灼说了,那边是该信的吧。
“为何如此看着我?难不成,我脸上有了些许什么?”
斧钺轻轻摇了摇头,笑道,“我在想,我的灼耀上神,在认识我之前,到底是迷惑了八荒多少无知的少女,竟是叫我这个帝姬都诱惑了进去,再也抽不出心了。”
“休得贫嘴!”苏灼拍打了下斧钺的头,“何必祸害旁人,苏灼此生,祸害你斧钺帝姬一人就够了。”
“也对,祸害我一人就够了。”斧钺顺势斜靠在苏灼怀里,苏灼,这男人,八荒最耀眼的男人,只是她斧钺一个人的,再无她人可以染指,哪怕以后她不存在这个天地中了,也只属于她一个人。
看着怀中的人儿,苏灼嘴角不经意上扬一丝弧度。
........
魔域喜庆依旧,五界八荒众人或多或少都感染在这场婚宴中,在无人顾及的九重天上,浓浓的黑雾已经彻底笼罩住了整个九重山的结界,甚至隐隐有些渗透出九重天界,飘向了八重天。
正在八重珞珈山上坐禅的我佛如来手中拨弄的佛珠轻轻一顿,却在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一切如常,却又是处处透着一股子不平静。
“佛祖......”一旁的另一尊佛轻轻出声,如来却是连眸子都未曾睁开,轻道,“我西方诸佛本就是这天地中后来居上者,未曾参与这天地初始,亦不可干涉它的因果循环。”
“可是.......”
“佛曰,”如来再次转动手中的珠子,缓缓吐出几个字,“不可说!”
菩提婆娑,即使是光影,也有它存在的因果道理,何况是这偌大的天地,你我都是这天地中蝼蚁的存在,既然是无力改变它存在的道理,就不可去破坏它的因果,徒徒坏了万物的更替。
说一万道一千,也只是因果报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