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中天帝君

“难得各位给老夫这个面子,前来参加炔冥小儿的大礼,既然来到老夫这魔域,不论前之种种,今日各位就开怀畅饮,别无芥蒂。”魔君有些老态的容颜上满是笑意,竟让人觉得无有半分嗜血魔君的存在。
“好好,”威严带着霸道的声音自老远便传来,魔君笑容一怔,小声嘀咕道,“这老儿怎么还真来了,不愧是中天帝君,这脸皮,还真是比常人多了那么几层。”魔君坐在高座,见来人是天君,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倒是叫天君天后有些面子上挂不住,天后正准备说话,天君却是一把拦住她,轻声道,“别忘了今日来的初衷,指不准,待会帝姬也会过来,切勿动怒。”
听闻此,天后后退一步,站在天君身后,再未想说什么。身为八荒的中天君后,若是这点事情都不懂,也是枉为帝后。天君对自己妻子的作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抬眉正视着魔君。
“看来,魔君是不太欢迎本君的到来啊。”
“天君哪里的话,小儿大礼,喜迎八荒各方来客,天君也是八荒之人,岂有不迎的道理,”魔君道,“早些时候,晨儿听闻天君要来,还特意嘱咐本君代为好好接待,说是没有天君,就没有今日本君这儿媳妇,按理来说,我魔域还要谢过天君。”天君听到此,面上有些过不去了。他自是知道魔君的意思,若不是封印无妄杀神景慕晨十万年,怎会有今日她下嫁魔域一日,他自己做过的错事,他自是认了,难道他魔域就没有错么,当年的事,魔域也有参与才是吧,何必今日这般。
“哪里的话,魔君有此儿媳,魔君大造化自也是不小的,本君怎敢担起这等功劳。”“你........”
“功劳?”一声嘲讽的声音自魔域上空传来。八荒来人齐齐抬首,只见黑夜的空中,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并肩而立,傲视众人,”帝姬?“天君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堕神了,竟还是到了这一步,始神的心血,真是.......
“天君好大的面子,本座竟然不知我斧钺和始神慕峰的命,都成了你们八荒的论功缘由!”斧钺语气中饱含着杀意。“帝姬,”天君帝昊面色已经大为不好。
“今日是无妄虚与魔域的大婚之日,是功是过,暂先不议。”苏灼淡淡的语气中叫人分不清他何等情绪,帝昊颇有些感激的朝苏灼望了过去,苏灼却是直接避过了他的目光,帝昊也不恼,青丘这位上神,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凭空出现在了青丘,本是没有神位,可却不料,青丘国的老狐君亲自出面,尊他一声上神,倒叫天界不得不默许了他的神位,后来,这苏灼竟也是叫人不得不尊敬,成了五界八荒中最尊崇的上神。
八荒众人见帝君如此,也不觉得奇怪,不说别的,就说这帝姬娘娘都对这青丘的灼耀上神听从三分,就知这上神的地位始然。
“也罢,本座也不想坏了慕晨的吉时。”说罢,在苏灼的陪伴下径直下了云头,见魔君起身让位,也只是一笑,并未坐在主席。“斧钺只是慕晨同辈,魔君虽是位份不及斧钺,却是如今斧钺都需尊称一声的,自是主席,这礼不可费。”“帝姬娘娘,灼耀上神,你看,这........”
“钺儿与炔冥是为挚友,不在乎这些虚礼,勿用挂怀。”斧钺说完便自顾自的坐下,也不去看八荒的众人,只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混天铃。
苏灼在她身边坐下,道,“魔君还是开始太子与杀神麾下的大婚吧,勿要过了吉时。”“啊,是是.....”魔君慌忙的应下,退回了自己的座位,吩咐魔乐一切照常。
“钺儿可有想过办一场婚礼?”“婚礼么?”斧钺一怔,手上的动作也呆滞下来,婚礼,十万年前那场也算是婚礼吧?可是,却要比今天慕晨的婚礼要来的更鲜红一点吧,那可是,锁神塔上千生灵和着景慕峰的鲜血铸就的婚礼,呵,婚礼么?还是不要了吧!
想到此处,斧钺摇了摇头,“不要也罢。”“若我说,是和我的婚礼呢?”苏灼淡淡的说着,并没有去迎接斧钺转过来的目光,只是眉间的一丝冷清,让斧钺觉得颇有些愧疚。苏灼,原谅我,诸天变化,总有先后因果。
“我说,我想给你一场婚礼,我和你的......等这一切都结束,你与我离开这里吧,去另一处无人打扰的地方,就你我二人,可好?”“苏灼.......我.......”“我知道你是欢喜的,这样就可以了。”“我........”
“新人来了。”苏灼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想听见斧钺把结果说出来,不过钺儿,如果你选择好了,我希望替你去走你的路。
魔域盛大的广场上,一对新人正由魔域的人缓缓引进广场,红袍在身,斧钺难得的心情好起来。随着一对新人越来越近,缓缓立在正中央,火炔瞑取下景慕晨头上盖着的火红盖头,任由她三千乌黑的青丝披散在身后,手中亮出一把紫檀木梳,”请帝姬斧钺,代为绾发。“
新人绾发要是八荒的已嫁女子,斧钺为未嫁女,所以,帝姬绾发,于理不合,一时间下面的众人面上或多或少有些议论的意味,却是无人敢说出来,只是齐齐看向斧钺。
见斧钺缓缓起身,帝昊出声阻止,“帝姬身份尊贵,却是未嫁,于理不合,不如让天后代劳。”
“天后代劳?”斧钺冷笑一声,“无妄虚海的杀神麾下何等尊贵,区区一个中天帝君的天后也配与其绾发。嗯?”原本听了帝昊的话,起身上前的天后此刻面如死灰,讪讪的退回自己的座位。“本尊未嫁?”高座上的女子眉间满是戏谑,“十万年前应嫁未嫁,十万年后虽是未嫁,却也是青丘灼耀上神此生唯一的妻!”一句话说的八荒骇然,灼耀上神的妻.......有惊吓的,有理解祝福的,也有释然的,当然也有不屑甚至于觉得斧钺薄情的,不过众人怎么想,高座的二人一点也不在意,苏灼没有说话,只是握住斧钺的手,缓缓你起身,下了高座,朝着一对新人而去。
虽是无言,但斧钺却是知道,他,应是欢喜的。
新人装的慕晨愣愣的站立着,斧钺,你终是承认了自己的心,这也是哥哥临走时最后的夙愿了吧,如此,甚好。
“钺儿,今日你替慕晨绾发,以我妻的身份,他日,我替你绾发,便以你夫君的身份可好?”斧钺点头应下,”虽是未嫁,但我自从青丘桃林,便已是你的妻,是你十里情花的主人!“
这一刻,魔域婚礼上,亦是他二人的婚礼,直到再见的时候,斧钺也忘不了这一刻苏灼眼里的目光,君子如玉,灼灼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