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魔族大婚

“清冽香醇,熏而不醉,一早便听说魔族的的美酒是与水果一同酿造的,老少皆宜。如今一品,果真是不同凡响,不枉盛名啊。“景慕晨嘴角似笑非笑,单手轻轻把玩着那盏酒杯,看上去心情蛮不错的样子。
“夫人,”魔族的小婢女笑着又为慕晨添了一盏,“太子听闻夫人爱喝这果酒,特意寻了好些种我魔族的上等果酒,早早就备着了,只是让奴婢告诉夫人,这酒虽好,却是有着挺大的后劲的,还是让夫人少些用的好。”
景慕晨坐在树下,乌黑的发丝直直的披散在背后,她并未向时下魔族女子那般绾成那些繁复的发髻,只是简简单单的将耳边的黑发绾到脑后,然后用镶有银色流苏的丝带系成一束,竟毫无往日无妄杀神的戾气,俨然是秀丽无双。
她听了丫鬟的话,瞳孔漆黑幽深,只是随意的轻轻一瞥,仰头喝尽了杯中的酒,“你们太子呢?今儿个怎么没见他的身影,可是在忙些什么。”“听太子身边的魔卫们说,太子这些个天,一直在为与夫人大婚的事忙着,四海八荒魔域涉及的人脉也广,自是有很多事都需要太子亲力亲为,夫人可需要奴婢去寻太子?”
“不是跟他说了,大婚之事,一切从简么?怎么还会这么忙?”景慕晨有些皱起了眉头。
“虽说是一切从简,可到底是魔域皇族的大婚,自是还有的忙的。阿晨莫不是想我了?”未等到丫鬟回话,火炔瞑的声音便是飘然而至,紧接着,只见一袭红袍的他朝着景慕晨快速而来,挥挥手让周遭的小魔们离开。
“谁要想你,自恋狂。我只是有些许的无聊,随口问问罢了,偏巧让你听了去。”慕晨没好气的说着,嘴角却勾起一丝笑容,极具魅惑风采。
“哦?难道是我听错了,方才竟不是阿晨在问我在何处么?”景慕晨佯装思考的皱皱眉头,“如此,倒是我多想了,那这样,阿晨你再坐会儿,我先去忙了。”说完竟真的转头就走。
“火炔瞑!”慕晨好气的站起身,“你敢走,就别回来了.....我......”话没说完,腰间一把大手紧紧的将她抱到怀里,火炔瞑枕在她的脖颈处,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香味,“谁要离开,我才不要离开我的阿晨,嗯......一刻也不想。”
任凭他抱着,景慕晨看着远方,嗯,一刻也不分开。缺冥,怎么会不想你,你不在身边的每一刻,都让我有着度日如年的感觉,又怎么会不想你……
火树,银花,紧紧相拥的二人,在这天地间俨然是最美的,最和谐的一幅画。
........
“父皇,依我和晨儿的意思,这次大婚,不需要隆重的闹得五界八荒全部知晓。孩儿只是想给晨儿简简单单的婚礼就好,毕竟,这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事,不需要过多人掺和。”火炔冥站在大殿中,看着魔座上的老魔君,眉宇中分明透露着对魔君决定安排的不满。
谁知魔君只是笑笑,“怎么与五界八荒无关,冥儿你当是知道,你要娶的不是我魔域或是五界八荒任意一位女子,而是无妄虚海的杀神景慕晨殿下。”
“那又如何?”他道,“不管她是谁,现在她就只是我火炔瞑的妻子。”
“如何?殿下是五界八荒的上古神,哪怕最终成为堕神,她的地位也依然存在,何况她身后还站着斧钺帝姬,就算抛却这些不谈,就论年岁,你父君还要尊称她一声姑姑,如此地位身份,婚礼怎可从简。”
“父君,”火炔瞑还欲要坚持,“此事没得商量,以往父君什么都依你,只这婚姻大事,万万不可从简……”
“魔君,就依炔冥吧,我景慕晨既是要嫁与他,就当听从他的,”景慕晨自殿外缓缓而来,立在火炔瞑身边,微笑着冲上座的魔君行了一礼,全然是按后辈身份行的礼。
惊得魔君竟直接从上座下来了,朝着景慕晨便是赔礼,“万望不可,老身怎担得起杀神殿下如此的大礼,可别折煞了老身。”
景慕晨只是笑笑,“您老是炔冥的父君,自然也将是我的父君,理应担得起慕晨的这一礼。“景慕晨一席话说的魔君也不再矫揉造作,自古魔族本便性情豪爽,不拘小节,当下,魔君对景慕晨这个儿媳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哪怕她没有杀神的位份,也觉得是最合意的儿媳。
“好,好,炔冥这小子,这是上天眷顾我魔族,竟让他有这等好运气,不错,不错,竟然殿下你都这么说了,这大婚之事,就依你们的意思,你们自己办,不过,若是有什么需要父君我帮忙的,尽管开口!”说着,魔君也不打扰这小两口,边大笑着说:“好,好。”边离开了大殿。
“既是一切从简,委屈阿晨你了。”
看着火炔瞑愧疚的模样,景慕晨只是笑笑摇了摇头,“这原是我要求的,怎怪的了你,又哪来的委屈我,只是不知斧钺,会不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倒是宁愿她不会来,这样,我们的时光,才会更多一点,不是吗?”火炔瞑将慕晨搂到怀里,说不清楚自己内心到底在纠结什么。
没有正面回答火炔冥的话,景慕晨只当做自己未听见他说了什么,只是笑笑道,“我听说魔域的鸢尾花开的分外美丽,不如,我们大婚,就用鸢尾来布置如何?”
“怎么想起用鸢尾了,我还想着以你的性子,还有你无妄虚海杀神的身份,肯定会用曼陀罗了呢?”火炔冥温柔的道。
“你尽打趣与我,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曼陀罗,虽然曼陀罗开的比鸢尾要美,可是分外妖娆了些,也极具攻击力了一点,一点也不适合我。”景慕晨不满的嘟囔着嘴巴,似乎极其不满火炔冥说的话。“怎么就不适合你了呢,跟你一样,分外妖娆,极具攻击力……”也格外诱惑了我……
“你还说……火炔冥,我让你一直打趣我……你别跑!”
“好娘子,好夫人,你就饶了夫君我这次……而且,夫君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你还敢说,”
“唉,夫人,别打,别打,我再也不打趣夫人你了……”
……
大殿传来打闹的嬉笑声,以及火炔冥的求饶声,让方离开大殿不远的魔君更是笑得眉毛都找寻不到了,乐呵呵的去找魔友下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