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中州遗恨

“凝儿,去把炭火换了。”房间的炭火灭了,齐成安正坐在房间里,看着水凝趴在窗口愣神,好看的眉毛皱起成毛毛虫的形状,正巧寻个借口搭讪。
“凝儿,”半响,见毫无动静,齐成安再次一抬眉。
算了,水凝认了,转身离开窗户走出房门,大声叫着,“小二,换炭火!”既然有人供差使,又何必自己动手。
水凝于是吩咐了店小二,刚刚回屋,房间的门便被敲响了。一位中年的胖子晃悠着进来,边进来还边打量着水凝,冲着水凝便是血盆大口的笑笑,转身朝着齐成安行了个客气的见面礼:“请问这位小哥,你的这个婢女卖不卖?我愿出高价买的,你说三百两可行?”三百两,在中州当时可以买十几二十个上等姿色的丫头,但水凝只记得,那是可以买很多有馅的馒头,远远高出当初自己卖身给齐成安的那一个馒头。
中年胖子说罢,又不怀好意的看着水凝,“啧啧,可真是漂亮,瞧着身段,玲珑有致,瞧这头发,竟是深蓝色,莫不是西域来的胡姬?“
如此打量,纵使水凝不熟人间事故,也懂这个眼神是何等意思,就像她每次看青龙虾的眼神,透着一股子侵犯的意味,岂有此理,自己堂堂鲛人族女皇,竟在中州被人当成了青龙虾,水凝只觉得胸口有一团气在绕来绕去,快要把小小的鲛人肺气炸了。
还没等水凝女皇脾气发作,胖子已经飞了出去,趴在门栏上,声音之巨大,引得街上的行人都纷纷侧目看向这家客栈。
不会吧,水凝怔住了,自己还没有发力,怎么人就飞出去了,难道自己练就了传说中的女皇的震慑力?如果齐成安知道水凝的想法,肯定会甩给水凝一道白眼。
齐成安的眼神很冷,手中的寒水剑带着一道银光冲着胖子便去了,直接落在胖子身前,把街面都钉出一道深邃的坑洞。
冷漠的表情,飘扬的白衣,以及地上犹在晃动的寒水剑以及瑟瑟发抖躺在地上装死的胖子,在水凝面前构成了一副奇特的画面,只叫水凝觉得,北海几万里,也没有一位海族能胜过如此的齐成安。
“是寒水剑,是殿下,快追,快快。”嘈杂的声音传来,然后便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而来。
水凝一听殿下,凭着直觉,一下子就躲到了房间里面,一转头,只见齐成安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淡然,一脸慌张不下于水凝,更是透着一股子后悔,“快跑!”
没来得及事先商量,拉着水凝便从窗户跳了下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就拦在身前,“殿下......”刚开口,就被齐成安打断了,“殿下个鬼,你要是真把我当殿下,就别满中州的找我!”
侍卫男子一脸的无奈,“殿下,您贵为太子,皇朝未来的接班人,怎能肆意妄为,处事全凭自己的性子胡来?还是快随属下回皇城吧!“
齐成安满脸的不愿,让水凝想到自己当初海皇训练时的那种表情,简直是一模一样,水凝顿时有种过来人的感慨,又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触,想着要不要施展一下伟大女皇的神威,解救一下这个男人,这时,一道蓝光打在侍卫男子的背上,眼前的男人无声无息的就瘫倒在地上,施法的正是水念。
“快跑,”来不及与水念说话,水凝拽起齐成安就跑。
“你这是在逃跑吗?“身后传来咬牙切齿的抱怨,”真是够慢的!“水凝正想理论,齐成安却是一把将水凝扛上了肩头,就像扛着一个麻袋一样。
水凝咬咬牙,正想着女皇的尊严,却也觉得这样比自己跑要快得多,当下便是再不多言,直叫后面的水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水凝。
跑了半天,“殿下在那边!”侍卫的声音又并不像,齐成安的身子一怔,随即跑的更快了,水凝有些无语,伸手拍了拍齐成安,“喂,追你的人走了,快把我放下来!”
谁料齐成安还是自顾自跑到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才停下,可是苦了深海里那帮未曾锻炼过得老家伙们。
放下水凝之后,齐成安边喘气边捶着自己肩膀,“殿下,你怎么样?”身后担忧的声音传来,齐成安脚下一个踉跄,又准备扛起水凝就跑,水凝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别怕,这是找我的。”
齐成安奇怪的看了看水凝,又看了看水念,也对,中州只有一个皇族,他一定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殿下是哪个州度的殿下,水凝抚了抚额,“以后再跟你说。”
“自然是找你的,水凝殿下,你和水念公主私自出宫,可是让我们寻觅了好久啊。”水凝顿时一噎,与水念面面相觑,不好意思的再不说话。
这老不正经,这么恶心人的口气,真的还是她鲛人族那么可亲可爱的长老么。
”殿下,您还是快跟我们回去,不然如此下去,您只会是一无是处。“长老语重心长的劝说着水凝。
“谁说凝儿一无是处,她能给我买东西,能陪我说话,怎么是一无是处。”齐成安不满的说了出来,伸手将水凝护在自己身后,“若不是你们这些人对她不好,拿制度约束她,凝儿会逃出来么?”
“放肆,年轻人,我们鲛人族的女皇,可不是该让你拿婢女的要求来的。”
“长老,我不想回去。”水凝反握住齐成安的手,语气坚定的说,“我也不想。”水念随即应和着。
长老看着水凝二人,叹息了一声,“自从殿下和公主逃出宫来,我们已经派了三百鲛人出海寻找,可是最终回去的却是不上五十,殿下,那些鲛人,应你而死。”
据说是鲛人上岸后,心性单纯,又有心思难测的中州人对其大肆捕杀,减去鱼鳍,关押府中,命其哭泣,使其产鲛人泪,幸好长老觉察不妙,召回其剩下的鲛人,否则这三百人便是全军覆没。
可即便如此,人性本贪,又有中州人寻觅到了北海极深之处,大肆残杀北海生灵,只为了抓捕鲛人。
“长老!”“殿下若是不想我鲛人一族就此覆灭,还请随我们回去!”长老说的没有转回的余地,水凝看了一眼齐成安,又想起自己的子民,脸色终是凝重了起来,看着齐成安,轻轻说了声,“等我!”
转身便是离去,齐成安正欲相拦,清风细雨拂过,方才满目的人,竟是凭空消失了般,再无踪影.......
.......
斧钺轻理着苏灼的发丝,看着他熟睡的容颜,半响,“你让他等,等了多久,要是永远都等不到呢?明明自己都不知道这等的结果,为什么还要说等?”
“呵,”水凝苍白的容颜上满是嘲讽,是对自己的嘲讽,“我倒是宁愿他永远也等不到我,这样我鲛人一族,也不会有此大难......我水凝,是鲛人族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