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惜时眼前

又是大好艳阳天。
自从水凝将水念留下来后,齐成安许是考虑着水凝的面子,又许是在乎自己的形象问题,对水凝的指挥也是好了一点,但这却不妨碍他戏弄水凝的心思。
水凝站在客栈楼梯上,远远地就看见自家妹妹和齐成安点了好些个菜,有说有笑的吃着饭,丝毫忘了还有她这个人呢,暗暗的磨磨牙后,踏上了二楼。
看见水凝面含愠色,齐成安笑着道,“凝儿可是饿得慌了?来来,快坐,这里留了蒸鱼,你来尝尝。”
”姐姐怎么这么晚才来,成安哥哥方还和念儿念叨着姐姐,说姐姐爱吃这蒸鱼,特意为姐姐留着了。“水念看着一桌子的鱼宴,胃里翻腾的厉害,自己再怎样也还是鲛人,也算你半个鱼类,这残忍吃下同类的,还真是觉得恶心,正愁着不知如何是好,见水凝来了,如释重负,赶忙起身拉着水凝便坐下。
看着齐成安温柔的笑意,水凝丝毫不为所动,早就习惯了他的笑里藏刀,面色如常的坐下,夹起了一块鱼肉,吃了一口便撂了筷子,胃里一阵翻腾。
齐成安看出了水凝的不对劲,关切道,”凝儿怎么了?这蒸鱼可是这店里的招牌,鱼也都是最新鲜的。“
水念暗暗为自己姐姐擦了把汗,可千万别露馅了。
“一股子土腥味,肯定是河里养的鱼,再说,谁告诉你我爱吃鱼了,鱼那么难吃,我怎么会爱吃。”水凝面色不善的看着齐成安,满是不满。
熟料,这样齐成安都没翻脸,一脸恳切的说,“上次问你最爱什么,你说最爱海里游得鱼儿,我还以为你是爱吃鱼了呢,”闻言,水凝汗颜,北海除了鱼就是一些海龟、海虾,再或者就是一些奇形怪状的,这鱼算是好看一点的了,不喜欢鱼,难不成还让她去喜欢大乌龟。
“这样,你说你想吃什么?”水凝听到这,一把抓住齐成安的袖子,“我最爱吃青龙虾......”水凝话刚落,旁边水念的筷子“啪嗒”一下摔在桌子上,连带着齐成安,三人都安静了下来。
好吧,水凝讪讪的放开齐成安的袖子,这青龙虾只在北海极深之渊存在的生物,虽是普通的动物,但在人类可涉及的海域,已算是难得的种类,普通人尚且不知道青龙虾的存在,她却说想吃,这无疑会引起齐成安对自己身份的怀疑。
水凝转过头看着水念也是一副恐慌的样子,赶紧示意她解围。
“姐姐就爱乱说,父亲多年前有幸捕到几只青龙虾,没想到这么多年来,姐姐仍惦记着,如此馋嘴,可真让成安哥哥笑话了。”水凝暗暗给水念竖了一个大拇指,自家这妹妹果真聪明,看来丹书偷到手有望啊。
齐成安听了只是挑挑眉,眼中的神色水凝看不懂,半响,“你要是以前说就好了.......”
“什么?”水凝还想追问下去,水念看着齐成安面色有些不好,伸手拉住水凝,“姐。我想起来了,父亲还拖我给你带了东西,你快跟我过来,我拿给你。”
水凝正想说自己那父皇死了不知几百年了,哪来的东西要交给她,却见水念一个劲的对她使眼色,示意她别乱说话,又转头看见齐成安的不温不火的态度,熟知这样的齐成安才最可怕。
“哦哦,好的,我们这就去,我先去房间等你。”说完赶忙率先撤退了,留下水念善后。
“成安哥哥不好意思,姐姐就是这个性子,家里人说了她很次了都没用,还请成安哥哥勿怪,念儿先失陪了。”水念笑着朝齐成安说完便追着水凝而去。
留下齐成安看着一桌子鱼宴,有些怔神,青龙虾么?有点意思啊.......
.......
“姐姐,这是中州,不比北海,万事都要小心,如若是不然,恐怕姐姐都要叫人做成鱼宴了。”
“哎呀,我知道了,这不是不小心漏了嘴么,以后我注意就好。我们赶紧偷到丹书就回去,回去就可以吃我的青龙虾了.......”“姐姐,你觉得成安哥哥人怎么样?”
“他么?他皮相生的是真好,舞剑吧,也是格外帅气,就是这脾气太臭了,这点需要改改就好,念儿你问这个干嘛?“
”我倒觉得成安哥哥样样都还不错,比起鲛人族那些雄性鲛人好多了......为人又温柔,唉,姐姐你说,“水念转头询问水凝,却见她正歪着头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不禁笑了,这个姐姐,还真像个小孩子,这回了鲛人族要还是这样,定少不了长老们的责骂,不过,要是自己能和成安哥哥一直在一起,哪怕不会北海也无妨呀。
.......
”那后来呢?“斧钺淡淡的道,”水念今时的模样可是和你说的大不一样,若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应该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世事无常,我也是到最后才知道念儿爱上了成安,但这世上,爱情是最霸道的东西,哪里容得上谁先爱上,亦是不分先来后到。”水凝闭上眼眸,眼角的泪水滑落,除了怀念,还有更多的是悔恨。
爱情,是不分先来后到么,看着身边静寐的苏灼,这样都能睡着,跟自己认识这么久来,这个男人,应该是把自己前面从未受过的累,一次全受够了吧。斧钺解开自己的衣袍,看着嗜血的红包裹的黑袍,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盖在苏灼的身上,被魔物侵染的衣袍,就是给苏灼御寒,也是一种玷污吧,苏灼,不该沾染这些的,他可是青丘圣洁不染的灼耀上神。
斧钺拿着衣袍看着苏灼愣了心神,却见苏灼轻轻动了动身,拉过斧钺的手,轻轻一带,就将她的衣袍裹在了身上,又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再次动了动,安稳的睡着。
伸手抚摸了一下苏灼的睡颜,笑着施了一个安睡术法,“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会儿。”
“帝姬和上神,可真是叫人羡慕,可见十万年前的始神,也该是不及上神在帝姬心中的地位吧,只是,水凝想问一句,”水凝看着斧钺,虽是看出了斧钺严重的警告,却仍是不惧怕,“帝姬对盘古君父呢?”
“放肆,”斧钺眼中满是杀气,“本尊的事,也是你一个小小的鲛人族敢干涉的么!”
“帝姬也无需恼怒,我鲛人族历代继承者都有读心的能力,若是帝姬心中没有想这件事,水凝又怎么会知道,水凝也无权干涉帝姬之事,只是水凝相劝帝姬一句,珍惜眼前人!勿要为了已经失去的而断送了本不该失去的。”
良久,寂静无声,本不该失去的........会断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