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水凝记忆

泪起依稀故梦里,蓝田珠玉碎中州,泛着蓝光的鲛人泪中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故事,苏灼与斧钺都知道,这便是水凝的记忆,或许说是,执念.......
广袤的中州大陆临近北海王国,北海极深之渊,有鲛人一族,蓝发碧眸,人身鱼尾,性情温顺,貌美善歌,坠泪成珠,千年来不曾与人类有所交往,是为极乐净土之地。
水凝,便是这鲛人国度的千年来第一位女性鲛皇继承者,人族与鲛人一族相安无事千百年,直到水凝女皇恋上中州人族皇室中人为止。
鲛人女皇自小便在海宫深处养着,厌烦海王宫的日复一日的烦闷,自以为顺理成章的便逃了,这一逃,也让她知道自己这女皇做的有何等的舒适,连出了海王宫茫茫北海的方向一时间都昏了头,更别说来到偌大的中州,那夜,海面上起了狂风暴雨,浪头一个接一个向水凝打来,看来这鲛人族的长老铁了心不让水凝离开这北海,打向水凝的海浪一个比一个凶狠,弄得水凝胃里翻江倒海,待她有所知觉时已经飘到了一条小河的岸上,齐成安就站在她旁边,白衣少年,潇洒俊逸,微微一笑,竟让水凝看呆了。
水凝只记得他冲着自己笑笑,虽然她到最后才知道那笑容背后的恐怖与算计,他递给她一个馒头,又冷又硬,但水凝硬是啃得连渣子都不剩。
齐成安诧异的看着水凝吃完馒头,然后竟是一脸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他的声音柔和,“可怜啊,你可愿意跟着我去皇城,那里有好多有趣的东西,和数不清的........嗯......馒头。”
于是,未见过大世面的鲛皇水凝华丽丽的被馒头收买了。
就这样,水凝女皇顺理成章的为了几个馒头将自己卖给了齐成安,还格外为了表示诚意的以自己的鲛人血与其签下了丹书,真正印证了那个鲛人性情温顺的流传,几位鲛人长老恨铁不成钢当然也是后话了。
在鲛人长老准备出海寻找水凝之时,水凝正在中州皇城尽心尽力的服侍着齐成安,今天为了几个馒头,明天为了几个桂花糕,直到水念找到水凝之时,水凝正在点心铺给齐成安买桂花糕,见此,谁年内直呼自己不认识这个姐姐。
“中州可比北海有趣多了,念儿,要不你也别回去了吧,我们姐妹二人就在这中州之地生活着岂不更好。”水凝说着往水念嘴里塞了一块桂花糕,巧笑嫣然。
“这怎么行,姐姐,你是我们鲛人族的女皇,你不可以离开北海的。“水念急切的劝阻着水凝。
”哎呀,没事的,鲛人族还有长老在呢,我们不回去没事的,再说我在北海这么多年来,不也未曾出现什么大事。“水凝笑着将点心钱交给店铺小二哥。
”姐,我们鲛人族也是有着族规的,你这样做,长老会请出族规的。“水念不为所动,看着鲛人泪中如此的水念,斧钺真难将她与今日的联系起来,只能说造化弄人呢。
水凝一听,笑容全无,嘟囔着嘴巴,”好吧,也不是我想呆在这服侍那个坏家伙,你该不会以为我愿意呆在他身边吗?“
”那我们走啊。离开中州,回我们的极深之海。“水念拽住水凝便走,不料想水凝竟是挣开她的手,神色慌张,”姐姐......““我不能走,”“为什么,姐姐还有什么事没完成么?不应该呀,我们鲛人族与中州数千年来没有交往,你在中州应该没有事情啊。”
“哎呀,反正我现在还走不掉就是了,念儿你先回去就是了,我拿回丹书.......”话出唇,水凝恨不得抽自己几下,“丹书?”水念听到丹书二字,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姐姐你好生糊涂啊,你是鲛人族女皇,怎么可以随便与中州凡人签订丹书,要知道丹书.......”
水凝自知理亏,看着过往来人,拉起水念便朝着无人的小巷跑去,“好了啦,我知道错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丹书偷出来,一旦偷出丹书,我们马上回极深之海。”看出水念脸色仍是不好,水凝只得哄就着她“好啦,好妹妹,我知道我这次做的不对,你就帮姐姐这次。”“姐,........”
“水凝,我让你去买一份桂花糕,怎的去了这大半天都不回来,还要我来寻你,是不是今晚不想吃晚饭了?”齐成安的声音淬不及防的传来,水凝转身怒视着他,将手中的桂花糕扔给她,“给你的桂花糕,我妹妹来寻我回家,我跟她说会儿话就回去。”
“好吧,小凝儿,可要早些回来,勿要过了晚饭。”语气轻柔,一下叫水念本来怒视齐成安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娇羞,齐成安只看了一眼水念,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转身便离开了。
“真是的,这才多长时间,还小凝儿小凝儿的叫上了,真不知羞.......”水凝正抱怨着,却看见水念正看着齐成安离去的方向怔了神。伸手推了推水念,“唉,你怎么了?”“姐,那个男人是你签订丹书的人?”“对啊,就是他,好啦念儿,你赶紧回去,我偷到丹书马上就回去。”水凝推着水念离开。水念却是不愿了,“姐,我留下吧,我帮你偷丹书,我们两个人肯定可以尽快偷出丹书的。况且我若是就这么回去,那些长老肯定要亲自过来寻你了,你说是不是啊姐。”水念拉着水凝的衣袖,满是笑容,”所以,我留下帮你是最好的选择了。“
水凝看着水念,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却是忽略了水念眼眸中的那点小心思。
.........
鲛人泪中闪现的水凝的记忆,到此竟然就消失了,”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了?“斧钺站起身看着消失的鲛人泪,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苏灼,”或许水凝自己不愿意回想起后来的事情,便自我封闭起来了,要想知道后来发生的事,看来,还需要水凝自己告诉我们才行。“苏灼没有看斧钺,只是自顾自的打量着这北海极深之地的水牢,这等阴暗之地,竟出现在以性情温顺而闻名五界八荒的鲛人族,着实让人失望。
所以说这五界八荒很多事耳闻眼见的甚至都是假象,唯有自己发现的才值得相信,就像五界八荒谁也不知道天界的帝君有着恋足癖,王母不爱帝君偏爱新飞升的俊俏仙君.......当然,这些都是天界秘闻,不足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