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一念堕神

水暗在前方领着苏灼和斧钺去关押水念的地方,一路上除了水暗喋喋不休的恭敬之语外,也是再无其他声响。北海水牢处处透着冰凉阴森的湿气,斧钺有些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察觉到了的苏灼只是风轻云淡是握着斧钺的手,朝着她过度去了几丝元气,隐约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在斧钺与苏灼都未曾注意的情况下,水念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水暗转身轻轻对她额首,水念便小心的隐了身形离开了此处,就算是帝姬又怎样,盘古创的天地你是帝姬,可若是变了天,孰高孰低,还尚未可知呢......水念隐晦的嘴角勾起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眼见所行之处再无生机,苏灼的眼眸与鹰般变得令人恐惧,感受到斧钺的气息也有些不稳,马上停下脚步,“钺儿,”“无碍,”斧钺紧紧捂住胸口,艰难的靠在苏灼身上,“是九重天,九重天有变。”
一旁的水暗意识到计划已经开始,趁着苏灼为了斧钺身体担忧之际,小心的后退至水珠帘旁,伸手按下墙壁上的一块水晶珠子,瞬间,巨大的千年玄铁做成的二十八根铁柱落下,断了苏灼和斧钺的退路。
“放肆,”苏灼长袖一挥,直直将水暗打的连退数十步,生生吐出了半生修为的心头血。
”上神若要生气,还需先挂念一下佳人,这帝姬娘娘可是盘古斧,虽说五界八荒盛传盘古斧是光明的存在,可你我应是都知,“水暗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玄铁困住的二人,笑的格外的阴森,“盘古斧生于混沌之地,自诞生以来便是黑暗的象征,更是我主的本命神器,偏偏被你们父神盘古抢夺而去,开了这万恶的天地,本便是欺我黑暗界无人,后又被其引圣洁之灵浇筑,置于九重妖塔镇守黑暗之力,护佑你光明界如此数百万年,是不是该说,你们神界,都是如盘古一般小人作为?“
水暗脸上满是嘲讽,”奈何,黑暗终究是黑暗,我主即将苏醒,帝姬你也是时候该回归我主身边,何苦在此为琐事纠缠不清。”
“你放肆!”斧钺靠着苏灼站起身,伸手拔下头上唯一的一支木钗便是向水暗打去,虽是一根钗子,也不知是不是苏灼一开始便将水暗伤及根本,这一下,竟是将水暗打回原形,幻作一条小丑鱼,被木钗钉在了墙壁之上。
“吾不许天下任何人污蔑君父!”苏灼阻止已经来不及,只消一闪神的片刻,便见斧钺眉间的金莲缓缓变成嗜血的红,而那一身的红袍也瞬间变成衮金黑袍,一刹那虽是风华万分,却似是灼伤了他的眼眸。
堕神,这竟是是成了堕神。
苏灼脸色变得苍白,哪还有半分往日的白衣菁华,只紧紧转身抱住斧钺,试图用自身的力量压制住斧钺体内狂暴的黑暗力量。但斧钺此刻已经红了眼眸,斧钺这辈子的逆鳞,不是始神景慕峰,也非灼耀上神苏灼,便只是那父神盘古,她应盘古而生,或者也该应盘古而死.......
斧钺拼命的挣脱着苏灼的压制,红眸盯着整个暗黑的地牢,大有将这死气沉沉的北海焚蚀殆尽的冲动,“钺儿,你清醒点,”苏灼压制着斧钺,内心满是痛楚,斧钺,景慕峰让你宁可一死也要救助他重生,随意一句污蔑盘古君父的言语,又可轻易令你一堕成魔,斧钺,不求你为我苏灼做什么,只求你为我放过你自己,苏灼不求天地与你我同存共灭,只谋你九重天宫不倒,盘古神斧不灭.......
“钺儿!”苏灼举起的手无力的放下,明明只需要一掌下去,斧钺便可安静下来,可苏灼只觉得这手有着千斤之重,他可以毁掉万物而不皱一下眉头,却怎舍得对她下手......
苏灼内心万千煎熬,而斧钺只觉得身体中似有无尽的混沌之火焚烧,分不清自己在哪,甚至忘了自己是谁,终是按耐不住,一口咬上了环住自己的手臂,贪婪的吸食着他的血液,不知道为什么,这股血液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水牢里暗淡无光,阴冷异常,苏灼抱着斧钺,任凭她吸食自己的血液,片刻不曾松开她,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只要怀中人儿可以安稳下来,这样也很好。
悠扬的歌声从地牢深处传来,伴着泛着幽蓝色光芒的水珠一圈一圈的绕在了斧钺的头顶,久久不曾散开,不消片刻,斧钺眸中的红色慢慢的消失,怔怔看着眼前神色苍白颇有倦意的苏灼,转过眸,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下来,是他吗?,是他回来了吗?“
”钺儿。“苏灼搂过她的肩膀,以为她是怕自己堕魔的后怕,”没事的钺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还是钺儿。“
看着苏灼,斧钺摇了摇头,”苏灼,你怎么这么傻?“扶着他站起身来,斧钺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竟然要乘着自己复活慕峰之际来逃脱九重天,那就看看究竟谁能更快一步。“你怎样了?混沌凝聚北海水族之力,无非是想在慕峰重生之时获得借力,如此,我们必须加快找到昆仑镜,复活慕峰。”
“我无事,去前方看看吧,方才的歌声从那传来,我若是所猜无错,那定是水凝无疑。”苏灼听罢,不着痕迹的推开斧钺扶住自己的手,独自朝着黑暗而去,斧钺,直到这一刻,你仍然想着的还是要复活景慕峰么,难道就真不顾九重天宫倾倒么?天下万千生灵覆灭?
斧钺怔怔的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半响皱着眉头紧跟了上去。
.........
暗无边际的北海水牢,一团蓝光形成的水球包裹着同样色调的蓝衣女子,水球内,墨藻般的长发包裹住玲珑有致的身材,那幽蓝色鱼尾上的纹路透着古老的法文,那是鲛人一族皇族的象征。
从水球内不断有蓝色的水珠泛着蓝光而出,水凝闭着眼眸,只是嘴巴一张一合,毫无疑问,那具有安定人心神的歌声正是出自于水凝之口。
见苏灼停下身形,斧钺皱起的眉头也在平和的歌声中缓缓抚平,”她陷入了自己编织的魔障之中。“苏灼轻声说着,”水念封住了北海入口,我们若要出去也不难,只是这北海生灵,恐会被她水念祸害殆尽,水凝应该也是担心这种情况发生,才没有与水念争夺这北海的控制权,这满水牢的鲛人泪便足以说明这一切。“
”这,便是鲛人泪么?“斧钺伸手接住一滴泪,红眸中满是惊叹,”早先父神便说北海有鱼,其型为人,有泪成珠。一直未曾见过,却没想今日在这见了。“
苏灼见这鲛人泪却没有片刻的轻松,如此多的鲛人泪,不见得便就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