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沧海月明

珞珈山下......
“尊者,我佛如来早已知晓尊者来的目的,恰逢佛祖在社坛论法,怕有所怠慢,特让在下在此恭候,说是让在下将此物交给尊者,尊者自会明白。”方到珞珈山下,就被一僧尼挡住了去路,斧钺也不恼,静静看着僧尼拿出一颗五颜六色的珠子。
斧钺伸手接过珍珠,皱着眉头有些不解,仔细想着如来相让自己知道的意思。
“看来,他倒是真的把本尊看得太过聪慧了,竟是以为本尊什么都可以参透么。”斧钺自嘲一笑,将珍珠举起来对着阳光仔细的看着,半响,道,“再怎样,斧钺也只是一柄古斧幻化,只是恰巧开了神识而已。”
只见得那僧尼一笑,“佛祖早料到尊者会如此说,特让贫僧转达尊者,说是这五界八荒,若是尊者说自个儿是没有开化神识,那么这诸天神佛除了您身边那位,“僧尼边说边打量了苏灼一眼,但只是一眼,再不敢多看,只是回神再次说道,”除了这位,怕是再没人开化的了神识了。”
斧钺看了眼苏灼,只见他没说话,只是笑了笑,”本尊自以为这西天界的佛,能在这五界八荒开一方天地是因为不同于那满天虚伪的神,却没想到这溜须拍马的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当真是让本尊小瞧去了不是。“
任凭斧钺奚落,僧尼也没有半点恼怒,斧钺只觉无趣,”你佛祖的意思是今儿个不让本尊上这珞珈山了是与不是?“
”佛祖说了,尊者所求之物并不在这珞珈山内,尊主所行若是为了那盘未破的棋局,那佛祖在珞珈山第八重恭候尊主,如若不是,那就请尊主也无需浪费自个儿精力了。“斧钺没有了耐心,打断他的话,”你且说说那你们佛祖最后还说了什么,勿要在这说这么逶迤的恭谦之语。“
”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嘱托,只说尊主若是有时间还需回趟九重天处,勿忘了初始之心。“
”九重天?“斧钺美眸瞬间怔住,他要说的这话,究竟意有何所指?莫不是九重天遭了什么变故,然而转眼间她就打消了这个怀疑,怎么会,不会有什么变故的,九重天有父神的残存威力震慑,谁胆敢在九重天突生变故。
然而,她神海中的蚩尤此刻却是屏气凝神了起来,神色格外的紧张,这一丝变化引起了斧钺的不安,当下传过话语去,蚩尤,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帝姬娘娘是不是高估蚩尤了,我被困在您的神海中,哪里会知道外面什么变化。”
最好别与你有关,否则........
”蚩尤以为帝姬娘娘当初有着开天辟地的本事,自是什么也不怕的,怎么,这下却是害怕我蚩尤能威胁到帝姬么?娘娘是不是多虑了,还是,您当真也是相信了父神再也回不来了,其最后的威慑之力也是连九重天也保不住了?“
”你休得胡说,蚩尤,莫不是你真想让本尊毁了你的元神?“
”您若真的能毁了我蚩尤,就不会留我到今日了,帝姬,您还是等到那一天带着我蚩尤一同陨落在这五界八荒之中吧。蚩尤能有一代帝姬陪藏,比之当初身死,当真是死而无憾了.......哈哈.....“
听着蚩尤刺耳的笑声,斧钺只觉得心中一阵厌烦,心绪随之大乱。蚩尤,你竟敢.......
正在这时,苏灼上前握住斧钺的手,过度了些许元力给她,安定了一下斧钺的心神。“勿要受蚩尤的影响,钺儿,掌控好自己。”看着苏灼,斧钺只觉得莫名的心安,缓缓点了点头。
“他是否说过沧海月明?”见斧钺心神平定了下来,苏灼松了口气,从斧钺手中拿过那颗珠子,看了几眼,便是淡淡的问了句。若是说过,那便意思很明显了,沧海月明,蓝田玉暖,苏灼嘴角勾起一丝上扬的弧度,竟能将他二人引到此处,这昆仑镜的守护者,当真是不简单,就连离开,也是不忘救她,拿昆仑镜作为交换,想来,也是足够了。竟是钺儿想拿到子魂,帮他一下又是如何.....
听苏灼提及,那僧尼似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光秃秃的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位尊者说的对,佛祖确实是说过,竟是叫贫僧给忘了,还请帝姬尊主饶过。”
“你怎么知道他说了这个。”斧钺有些惊奇的看着苏灼。“佛是何等聪慧,怎会不提及一点就枉然将这鲛人泪交给你,定是有所指,而这沧海月明也是源于我早些年去过那北海,听一鲛人所唱之曲,想着或许有些许的关联。”
“看来这佛说的也没错,你才是开化了的人。”斧钺淡淡扫了一眼僧尼,打趣道。
“休得打趣于我。”苏灼一挥手,牵着斧钺的手便是转身离开,“你也是无心之失,谈何饶恕,且去回禀你们佛祖,此次多有打扰,是苏灼的不是了,还请他勿怪。”说罢,牵着斧钺便消失在小僧尼的眼前,
小僧尼朝着二人离开的方向施了一礼,道了句阿弥托佛,久久怔了心神。
........
珞珈山第八重,菩提树下,我佛立在观景石台上,手中佛珠轻轻转动,好一副淡然姿态,似是这五界八荒如何翻腾覆雨都与他无何关联,只是一笑安然。
“却是为何不让帝姬尊者上这珞珈山来?佛祖不是想着要见尊主一面么?前些时日还说有言要相告帝姬,今日怎么阻止帝姬上山来?“立在如来身后的观音大士有些不解。
”我是要见她一面,却不是要见那青丘的灼耀上神。“
观音大士仍是不懂这话中的意思,正想问个透彻,缺见如来只是淡笑不语,便知这其中有着一些渊源是自己所不能知晓的,当下便再未说话。
二人一前一后站立,看着苏灼与斧钺消失的地方,山河众揽,只听得一声叹息,风雨俱在,该来的终究是逃不过,盘古,你究竟要护她到几时?难不成真应了那句话.......
佛语倾禅,曲中缘由,可意会。
言传,不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