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为你而来

紫黎撑着伞站在梧桐树下,眸中满是凄凉,叹了口气,”杀神,你说,是不是紫黎有些较真了,你说,若是青苍爱的只是紫挚呢?我偷来了自己妹妹的面皮,来见本便不属于我的缘分,是对,还是错?“
”这世上只有一种东西不分对错,紫黎,那便是爱,唯有爱,是不分对错的。“景慕晨笑着伸手握住她的伞柄,”且做你爱做的。“
微微一笑,紫黎就着缤纷的梧桐花落,紫色的纱裙被风扬起,她笑的是绝美的,虽然这不是她的面皮,景慕晨却是仿佛看见了她的笑容,是那样的温婉。
一舞倾城,说的便是此时了吧,就看着紫色的纱裙时而上扬,时而落下,芊芊玉手,环佩交响。一时间,崆峒山的仙灵都忘了自己该做的事,停下身形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的仙子曼妙的舞姿。
”好,斯有佳人,轻妙灼华,仙子一曲堪称倾城。“一句唐突的男音打破了景慕晨的心境,她皱着眉头看着云端上的男子,正想大喝让其避开,却见紫黎面上惊喜的笑容,不由收回了手,这男人,应该就是青苍上神无疑了。
景慕晨收敛了心神,暗暗隐到梧桐树后,有些盼着青苍认出紫黎,却又不希望这段无疾而终的孽缘开始,一时间矛盾万分,只好默默看着。
“缘是青苍上神,紫.......挚,有礼了。”紫黎眉目带笑,却只有景慕晨知道,她笑容下的无限哀伤,就连这一刻都是偷来的,这一切,都应该是另一个不幸女子的吧,紫黎看着青苍,真好,还能在死前,再一次看见你的笑容,青苍,我要的不多,这样就足够了。
“紫挚,紫色流光,挚巧清华,多美的名字,人如其名,怎一个妙字可言。”
“上神对女仙都这般说话么?”紫黎偏头笑着打趣着,一句话说的青苍竟难得的没有了严肃的模样,笑着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道,“叫仙子笑话了,青苍一介莽夫,不会说话,若有冒犯仙子的地方,还望仙子勿怪。”
瞧着这模样,紫黎不由笑的格外温婉,自从认识青苍以来,这种模样,还是第一次见呢。
”紫挚也是玩笑语,不知上神这是要去哪?“
”这是要去青华仙山一趟,原是在下的仙府所在之处,“青苍缓步向着紫黎而来,”青华山?听师傅说过,这青华山上的仙景比之崆峒山上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只可惜,紫挚还从未去过。“
”这有何难,仙子若是相去瞧上几眼,这下便跟青苍去了,赏完后便也是了了一桩心愿,青苍冒昧相邀,仙子你看可好?嗯?“
”如此,便麻烦上神带路了。“紫黎撑起紫檀花伞,巧笑嫣然,青苍顿在这一笑中倾了心神,只觉自己在仙界这么多年,还从未如此感觉想要接近一个人,也曾想过,待等落寞时,可寻一仙侣,结伴而行,却只在这一刻感觉到了那种感情,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
紫黎随着青苍来到了青华山,一来二去环游山水中,竟是不顾景慕晨的劝说,执意应下了青苍的婚事,瞧着紫黎每日中满心满眼都是幸福的模样,再看着她日渐消沉的身体,苍白的容颜,景慕晨虽是着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每日偷偷为她灌输元力,又陪着她画上胭脂腮红。
万般不愿,大限终是将至,“紫黎,你可清楚,若是再不回去,你可是会元力尽散的。“
”杀神尊下,紫黎谢谢这多日的陪伴,也谢谢你没有阻止紫黎,紫黎不愿回去了,“她叹了口气,看着院中的梧桐树,柔声道,”在这,至少他还会对我笑,看我为他舞,回去了,就真的见不到他了。“
景慕晨静静的看着这个柔弱女子坚定的背影,终是转身离去,也罢,反正回去也是祭了引魂灯,还不如就在这,走完最后一程。或许,这是她最好的选择。
........
这一日,青华山格外的风和日丽,梧桐纷纷扬起了树枝,似是下起了梧桐花语,景慕晨站在最高的山峰上,看着这一切,收起了施法的手,淡淡一笑,”紫黎,能为你做的,真的只剩下这么多了。“
”夫君,我再为你舞一曲可好,“紫黎走到梧桐树下,伸手接住飞落而下的梧桐花,”就在这梧桐树下,夫君,你可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的样子“
”怎会不记得?“青苍宠溺的拭去她发上的梧桐花,”我的挚儿自那一眼就进了我的心里,我怎敢忘却。“
紫黎笑了,”夫君,你要记得,挚儿的乳名叫做........小黎“”小璃么?是琉璃的璃么?
紫黎只是笑,并未纠正他的错误,自己的这份幸福都是偷来的,又怎么会再去在意着一个细节。缘起缘灭,终究自己是要离去了,这一切就该随着清风永远忘却。
清风起,伴着梧桐花雨,紫黎再次起舞,她这一生,跳这曲惊鸿舞无数次,在崆峒山,在月下,在寒宫……在许多个地方,已然多到她记不清楚了,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这将是她用生命换来的最后一支舞,只为了,让自己心爱的人,看见最美的自己,勿忘自己。然而,她却始终没有想过,她不在乎的那个细节,会是她一切痛苦的起点,她现在想他永远记住的自己,偏偏是以前自己梦寐以求渴望他忘记的,只是这以后的事,便不是我们可以干涉的,如此,便也不必多说……
青华山上在这日乱成一团,因是青苍上神大婚之日,却不见了新娘,任凭青华山上仙婢,侍者翻遍了整座仙山也没寻到一丝足迹……
而后,青华山上众人都知道,上神恋上的,是崆峒山上的紫挚仙子,却不知为何,全凭上神如何诉说真情,紫挚仙子却是全然没有片刻有关青华山上的记忆,只说道是青苍上神所做的一个梦而已,倒是这崆峒山上的紫黎神女,一心爱慕着青苍上神,奈何却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