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饕鬄真身

九重天上,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叹息,一霎那,九重天上的花草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困在北漠幻境中的斧钺只觉得心神不宁,心痛难耐,而苏灼因是行走在前,并未注意到她的变化。
“苏灼,”斧钺轻轻唤他,转而只觉体内灵力在消耗,突自跪倒在漫漫黄沙中,“钺儿,”苏灼快速接住她,“怎么回事?”斧钺紧紧捂住心口,那是九重山上的万千生灵在哭喊,艰难的吐出,”九重山,出事了。”又似是听见了呼喊,斧钺渐渐陷入第二层梦境。
梦境中,浓云遮天蔽日,连吹过的风,都带着一丝哀伤,一座颓废的高山下,摇曳着惨淡的身影,斧钺模糊的辨认出了那道身影,虽看不清具体模样,但心中却是知道,那,应是父神!她欢喜的模样跃然脸上,快速朝身影跑去,丝毫没有注意脚下已是如血的通彻,只想靠近父神。
眼看着面前的身影越来越淡,她急切的道,“父神,你将斧钺带到这里,却为何有将斧钺一个人丢在这里?”
男子带笑的声音随风而来,一如他当初离去那般淡定自若,“小钺,吾从未离开你啊,你可曾想过,是你越走越远了呢,小钺,可还记得吾曾与你说过,”盘古始神越来越近,慢慢的摸着她的头,却再没说话,只是眼神中虽有着宠溺,却是有了无奈,斧钺惊觉自他手中有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似乎要将她焚蚀殆尽,她吃了一惊,慌忙推开他,却是不小心被绊了一脚,只觉得身子飞了出去,醒了过来。
“钺儿,”苏灼紧张的将她抱在怀中,“你可是感觉到了哪里不对,方才你说九重山,却是怎么了?”斧钺方明白刚才那是梦境,摇了摇头,“大抵是元力耗损太多,所以心神不宁吧,无事,我们还是赶紧寻找阵中阵吧,赶紧破了此阵,我怕炔冥和阿晨会有危险。”苏灼点头应允,却还是有些担心,“钺儿,若你有不适,一定要告诉我。
”放心,不会有危险的。“斧钺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径直拉着他前行,心中却有着万分疑惑,这个梦境,竟到底是意味着什么?然而却什么也没有琢磨出来,也许是自己太想念父神了吧。
黄沙之北,苏灼与斧钺越行越深,忽而一声嘶吼........
轩辕府禁地,
火炔瞑被眼前面目狰狞的凶兽一击中的,狠狠摔在青石板上,景慕晨深觉不妙,顾不得火炔瞑的现状,急急抵制着凶兽的进攻,想起方才九黎壶差一点便是囊中之物,却不知哪里窜出来这个怪物,
”阿晨,你小心些,这是饕鬄。“火炔瞑吐出一口鲜血,站起身来。”饕鬄?“想起南极之处的寸心公主,慕晨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饕鬄,上古四大异兽之一,传说中,轩辕大战蚩尤,蚩尤兵败被斩,其首落地化为饕鬄,所以说,这饕鬄是蚩尤化身,虽不比蚩尤,却也不可小觑,”炔冥,你术法被压制,你先离开,你我恐不是他的对手。“
”说的什么胡话,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人丢在这自己离开。“火炔瞑白了景慕晨一眼,看了一眼凶兽身后的九黎壶,心下已经有了打算,不管怎样,不可以再让这女人像在青丘那般遭遇危险。哪怕自己以命相抵,也要换她平安离开!
似乎是明白他的心中所想,景慕晨重剑一挥,将火炔冥牢牢挡在身后,“火炔冥,若是再有上次那般以命护我,我便自行了断,”“阿晨,”火炔冥眸中有着不知名的东西在闪烁,是自己一直小看了这个女人么?也是,他火炔冥的女人,怎么会差到哪里去。
“火炔冥,你别忘了,我虽被封印十万年,涉世未深,可到底还是锁神塔的无妄杀神!岂会害怕此等凶兽,炔冥,你当是应该信我的!”景慕晨妖艳一笑,可任谁都可以看得出她的认真。
火炔冥释然的笑着,后退了几步,“阿晨,我自是相信你!你且做你想做的。你只需记得,你在哪,我便在哪!”
景慕晨没有回头,却是心下一阵暖流,火炔瞑,我景慕晨是可以与你并肩而立的女人,而不是处处需要你护着的小可怜,火炔瞑,你要知道,有时候,我,也是可以保护你的。谢谢你的爱,是你让我明白了世间除了复仇,我还有活着的意义!
景慕晨手中的重剑伴着她的心气改变,而开始变得杀伐之气越来越重,伴着紫光,让对面的凶兽也开始正视起来。
“哈哈,这便是杀神之力了么?”饕鬄一出语,景慕晨与火炔瞑都有些不淡定了,“你不是饕鬄,你究竟是谁?”景慕晨道,凶兽虽然厉害,却是没有灵识的动物,或者可以说是傀儡!
“不错,早在青丘,我便说你聪慧,如今果然没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只要今日吞噬了你,我便可以冲破帝姬娘娘的禁锢了,哈哈,又到了我称霸天下的时候了!”饕鬄面露凶狠,让景慕晨不由慌了心神,“你,竟是蚩尤,怎么会,?”
“他应是使用了秘法,逃过了斧钺的禁锢,或者说,这就是他的一个局中局。”火炔瞑暗暗催动身上压制住的术法,果然还是不行,看来只有拿到九黎壶,才能救阿晨了!
“你们果然不愧是十二子中最强大的二魂,只要我蚩尤吞噬了你们,就能彻底释放九重山上压制的混沌之力了,恐怕,这便是连帝姬娘娘都没料想到的事情吧?”“你对斧钺的九重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只是让它成为它本该的荒芜而已!”饕鬄,或者该说是蚩尤,挥舞着丑陋的爪子,让景慕晨怒火中烧,不可饶恕,竟然毁了斧钺的九重仙山,她记得斧钺曾告诉过她,父神曾经说过,九重山在,斧钺在,九重山毁,斧钺亦毁!如今,难道预示着什么?
九重山,一派死气沉沉,不断的有黑气从山上向下界天而来,珞珈山上,我佛眉头紧锁,朝着东方大泽便是深深伏了一下身子,尊主应是回头吧,若是再无阻止,只怕盘古父神一手所创的天地,又将毁于一旦......
菩提树下,花开又落,清风拂过,一派深意却是无处追寻,只留得无尽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