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九黎妖壶

“吾若是要伤她,怎会入她的梦境,毁了她的肉身便是了,”苏灼淡淡的回应着,绝世风尘的态度让银耳不敢质疑他说的话,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只要他想做的没有不成的事。
“那你们来到这……究竟所为何事,”银耳上前一步,讽刺的道,“我可不认为,你们真是落难至此,这是梦境,一般人根本就进不来,所以……”
“狼皇你也知道的,既不是一般人,自是有目的来,”苏灼转过身,白袍不染纤尘,“狼皇,我们要带走凌氏,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应该是知道被困梦境三年,是何等的伤害!”
“我自是知道,只是,恐怕,就算你们想带她走,而我亦是让你们走,”银耳语气有些严肃,让苏灼有些怀疑,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只听得银耳接着说道,“想要出这个梦境,恐怕你也没有办法,我尝试了好久,都无法破开这个梦。”
苏灼脸色有些变了,“这个梦境,是你狼族所特有的能力,你怎么会走不出去?莫非这三年,你也是被困在这里了么?”“虽是我一手所创梦境,但是却不知为何,一入梦境便被镇压住了魂力,全然破不开梦境,”银耳看着自己得手,竟是有些变得有些虚无了,“安心腹中胎儿肉身再也支撑不住,我的灵魂也即将随之消亡了……”他叹了口气,“如果你们真的能救安心,我愿意拿我的命格交换……”
……
轩辕府邸后山,强烈的瘴气阻挡着火炔冥和景慕晨的前行,景慕晨看着魔力被压制住了的火炔冥,不由得有些紧张他的身体,真是该死,这究竟是什么圣物,竟是可以媲美斧钺的能力!
“缺冥,这里面藏的究竟是什么圣物,如此厉害?”景慕晨拔出背上的剑护在火炔冥身前,火炔冥已是魔力透支,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低沉的声音道,“炼妖壶!”“炼妖壶?”这是,这竟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炼妖壶!“恩,或者可以说是,九黎壶……”
火炔冥超前艰难的又迈出了几步,“是九黎族蚩尤的法器,说起九黎族,,你应是知道的!”“这我自是知道,只是这九黎壶不是早已随着蚩尤的败亡,而下落不明了么?怎么成了你魔域的圣物?”景慕晨现下满是疑惑,仍是竭尽全力抵挡着瘴气,“并没有,炼妖壶只是落到了我魔域之中,但是后来却被姑姑盗走了,竟没有想到,姑姑为了那个男人和他的后代,却是做到了如此一步!”
“那这个轩辕澈……他与你……”景慕晨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缺冥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轩辕澈的要求,“如你所想,他应唤我一声叔叔……”
“我却瞧着那轩辕澈比你老了几分,他应是也想不到,竟有你这么年轻的叔叔。”景慕晨全力挥出一击,生生破开了瘴气,火炔冥冲上去搂住她的腰身,眸中闪烁着危险的笑容,“那还得唤你一声小婶婶,阿晨,你看着比我还要年轻上几分!”说着紧了紧她腰上得手,景慕晨红着脸推开他,“你又打趣我,我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你忒自不爱听了,还不让人说,恩?”
火炔冥纤手拂过她的面上,满是无奈的道,“你这上古无妄杀神竟是孩童一般说着胡话,这凡人与我们如何能比,他应是姑姑孙子辈的了,怎么不能唤我一声叔叔?”景慕晨瞪了他一眼,“那你也需喊我一声姑姑了……”“你是我火炔冥的太子妃,休得胡说!”
他应是怒了,自打自的转身朝里面而去,火炔冥却是笑得格外舒心,起身追了上去。
……
“这里,虽是阵眼,却又不是,”苏灼仔细打量着屋外的绿洲,狼皇银耳相随其后,“我也曾试图探的与这绿洲的联系,但那凶兽实在太厉害,又不知怎么启动了九黎壶,这阵眼生生不受我的控制……”
“你是说,九黎壶?”苏灼道,“应是炼妖壶,”斧钺从院门走出,朝着苏灼而去,“钺儿,”苏灼转身迎她,“你又不听话!恩?”“苏灼,我的时间不多了,蚩尤的力量在蠢蠢欲动,应该是感受了炼妖壶的存在……”
苏灼赶紧伸手探上斧钺的肩头,“苏灼,强行突破压制,你会受伤的!”斧钺明白他想做什么,马上伸手阻止他,苏灼却是冷着脸挥开她的手,神识进入她的神海中,不由脸色大骇,斧钺,你究竟可知道自己再做什么!
只见斧钺神海中黑煞之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斧钺的神识,若是再不想办法将蚩尤的煞气清楚,斧钺必定会成为远古以来,第一位堕神,神器堕神,那这天下,也尽毁其手。
他无奈的放下手,朝着漫漫黄沙而去,,斧钺知晓他定是窥探到了自己的状况,竟是不敢追了上去,苏灼,对不起。
“你们,究竟是谁?”银耳看着红衣斧钺,以及她额间原本是金色,如今却已是血红的红莲,不由怔了心神,“为何你那红莲,竟是见过,”
斧钺没有回答,敛了心神,还是追了上去,苏灼,斧钺绝不会放开你的手!
良久,银耳从思索中回神,已是震惊之余,“这是,那凶兽的身上的红莲花案!”
……
“苏灼,”斧钺紧紧拽住他的手,他不忍心的停下脚步,却没有说话,“苏灼,”斧钺绕到他身前,“苏灼,我没有办法,十万年前,我的力量就已经被封印大半,如果不吞噬蚩尤,我真的无法完成最后的引灵大阵”
“他真的就那么重要么,斧钺,那我是什么?!斧钺,在你心里,我苏灼就是可以随便丢弃的么……恩?”看着苏灼冰冷的眼神,斧钺心中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就像剥开了重重困锁,让自己终于可以真实的面对这份心!再没有犹豫。
“苏灼,你听好了,”斧钺认真的看着苏灼,双眸相对,她没有一丝的退缩,“苏灼,慕峰离开,我可以牺牲自己来换他重生,而你,若你死去,我会陪你一起死,绝不会留你一个人万年孤寂……”苏灼明白她的意思,紧紧的抱住她,一切言语都化作无言的拥抱,这个回答,够了。
苏灼,我对慕峰是情,而对你,是爱。我斧钺十几万年来,最庆幸的就是十万年前没有自爆毁灭天地,隐忍十万年,才能有今时这与君相逢。
或许,十万年前没有陪景慕峰而去,亦是因为,不够爱吧。
苏灼,自此,我斧钺黄泉碧落只为君狂,一曲倾城,自是不诉离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