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黄沙困心

一入梦境之中,斧钺便觉得滚滚黄沙带着一股怒意向她和苏灼袭来。漠北荒山,黑沉沉的一片连绵不绝,目虽有所及却是一种单调。
”见鬼,这种地方,凌氏到底能在哪?“斧钺面纱不经意的被黄沙吹去,倾城的面容上也瞬间划出了血痕,苏灼白袍裹她入怀,”小心点,这是狼皇梦境,你我且是使用不了术法,你且是跟紧我。“斧钺在他袍下点了点头,脸上的暴躁也变得平静,苏灼,有你在身边,哪怕一直不能使用术法,斧钺也是心甘情愿了,若有来世,苏灼,我想一辈子都是简简单单的活着,我不是斧钺帝姬,你,也不是青丘上神。
苏灼搂着斧钺行在黄沙中,似是有目的的行走着,”苏灼,你知道阵眼在哪?“斧钺抬头看着苏灼眸中的认真。不禁觉得苏灼果真不如自己想的简单,他的这份睿智,怕是只有景慕峰能与之匹敌。
”阵眼所在,必定就是凌安心所在之处,狼皇不可能让自己离她太远,必定会将阵眼设在他和凌安心生活的地方。
”你,“斧钺像是明白了什么,”你说的莫不是她和轩辕澈所相识的那间屋子?凌氏可能去的地方,只有那个地方了。“
有时候情伤的欲深,反而最会留恋开始的美好,越是想要躲避什么,却又越想突破这种困境,斧钺如此,凌安心也是如此。
斧钺和苏灼来到屋前的时候,茫茫一片黄沙中,只有这间房子的周围早已不是黄沙包裹,反而是一片绿洲,只斧钺一见,便知道这是术法所致,只见一绿衣女子在门前忙碌着,瞧着容颜,俨然便是凌安心无疑,而她身边那个男子,却根本不是轩辕澈,而是另一个黑衣男子,斧钺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那男子.......
”那是狼皇真身,钺儿,这次估计会有点麻烦了,若是狼皇不配合,怕是很难将她带出去。“苏灼看着远处的二人,神色难定,竟是连斧钺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如果他不配合,我也是可以带出凌氏,只是有点麻烦便是了。”斧钺看着引魂灯,脸上满是势在必得的神情。
”你答应过我,不会再耗费元力,斧钺,你可是想反悔了,嗯?“苏灼眼神有点危险地看着斧钺,斧钺别开眼睛,”苏灼,你明白的,这十二子魂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但我答应你,不到迫不得已的境界,我不会使用元力的。“
苏灼放开她,没有再看她,”帝姬自便便好,苏灼无能,护不住帝姬,是苏灼的不对,苏灼也没有资格要求帝姬的作为。“
”苏灼!“斧钺知道他的是气急了,冲上去从后抱住他,”苏灼,是斧钺不对,斧钺应是相信你的。“
苏灼转身看着她,久久叹了口气,拉住她的手,”走吧!“
.........
”安心,你累了吧,去休息会儿,“黑衣男子伸手擦拭去安心额头上的汗水,怜惜的说道。
”澈,我不累,你先进去吧。“安心的话让男子的手停顿了会儿,又笑着道,”傻丫头,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唤我乳名就好了。“狼皇银耳道。安心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你看。我又忘记了,银,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是忘记,还很累。“
”傻丫头,那是因为你睡了三年了啊,我的魂力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啊。“银耳自言自语道,”嗯?你说什么?“安心没听清楚,好奇的再一次问道。
”没说什么呢,说你太累了,需要休息。“银耳搂着她便往屋中走去。
”二位,请等一下。“苏灼抱着斧钺向他们走来,凌安心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们,”呀,这姑娘是怎么了?“她问的正是此刻假装昏迷的斧钺,斧钺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在苏灼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苏灼压抑住他的笑意,回道,”我妻子体力不支,北漠天气难耐,所以是昏迷了过去,偏是这里,我们如何也走不出去,还望二位相救。“苏灼说完,斧钺掐的更紧了点,但心里却是欢喜的。
“这样啊,那……”凌安心正准备过来看一下情况,银耳搂她腰的手更紧了几分,分明是不想她过去,“银,我们救一下他们吧,他妻子都昏迷了,好可怜……”
安心楚楚可怜的请求着银耳,银耳无奈,虽然知道这二人来历定是不简单,但安心所求,他一向做不到无动于衷,点了点头,放她过去。
安心跑过去准备伸手查看,苏灼却是本能的将斧钺往怀里抱了几分,钺儿是他的,就算是女人,也不可以碰她,如果斧钺知道苏灼的这个想法,估计要翻翻白眼,骂他一声笨蛋了。
安心只当苏灼紧张爱妻,也收回了手,笑着道,“这姑娘应该是累乏了,又因这北漠天气酷暑,应是缺水所致,公子二人不妨到安心家中休息一下,然后安心再让相公送二位出北漠可好?”
“如此,劳烦姑娘了。”苏灼看了一眼银耳,相公,果然这狼皇对凌氏不是主仆之情,恐怕有点棘手了。
……
斧钺被安置在安心的床上,安心在屋中认真的照料着她,这可让斧钺觉得万分难受,好好的装着昏迷,若是让五界八荒知晓了,她这帝姬的脸面,可是全然没有了,但苏灼这么做,自有他的打算,自己听着就好,省的又惹这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狐狸生气就不好了。她算是明白了,这五界八荒,她惹谁生气都好,就是不能得罪青丘的灼耀上神!
苏灼与银耳站在院中,苏灼看着远方,未曾有过言语,黄沙在不远处弥漫,这片狼皇用术法打造的绿洲,却是一派的祥和,却又让人觉得透着一股杀伐,隐忍的气息……
“我不管你们是谁,能进我的梦阵的,自不是凡者,但你们若是敢伤害她,我定是不会放过你们……”忽而银耳的话打破了僵局,银耳的态度让苏灼转过身看着他,苏灼神色清冷,只是一眼,便让银耳觉察到了上位者的压制。却也是没有退缩,“在这梦境之中,不管你们是谁,都如同凡人一般,我劝你们还是尽早离去吧,安心不希望我杀人,我也不想对你们动手,这个地方,不是你们该来的。”
“狼皇的爱,果然如同妖界传言,”苏灼清冷的开口,并没有看他,银耳皱了一下眉头,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究竟,他是什么人?还是,他是那个家伙的人?如果是,那自己就算魂飞魄散,也要焚了精元,定是不会让他得到自己的纯元之力!也定不会让他害了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