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狼皇银耳

时入清秋,将军府中桂花开的正好,修枝翠叶,黄星点缀,素颜清香,环绕着整个凌氏的安宁阁。
轩辕澈来到安宁阁,看着爱妻依旧昏睡的容颜,独自坐在她的身边,桂香如缕,淡淡渺渺,萦绕着琼街玉栏,佳人在侧,虽是心疼万分,却仍然觉得看着她在身边便是所有心烦琐碎之事都并不成问题。
他抚上她的肚子,感受着孩子健在的跳动,本是为人父的欣喜却因为大夫的话而变得凝重起来,她变成这样,说是这孩儿所致也不无不可能。
“若你觉得是这孩子让她如此,便是大错特错了,轩辕澈,你该是庆幸的,这个孩子为凌氏保存了最后一丝气力。”清冷的声音传来,轩辕澈转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斧钺,苏灼四人,不禁诧异,急忙看向四周,却见并无侍卫阻拦。
“不用找了。你府中人并不知情我们的到来。”景慕晨清冷的说道,轩辕澈站起身,“早知道斧钺姑娘你不简单,果真如此。”
“若是简单,怕是你也再难见你妻子凌氏醒来了!”斧钺抬头看着苏灼,轻声道,“怎样,可是能换回魂魄?”轩辕澈习武,又是魔域公主的后代,自是耳力不凡,当下打量着这个唤作苏灼大男子,只见他白袍倾世,亦是有着凡人难以堪比的气势,再看着他二人身后的景慕晨以及火炔瞑,顿时觉得不同凡响,也明白了几人并不止为了救自己妻子而来,定是有着别的打算。
”四位远道而来,虽天翼有说几位来历,怕是远远不止如此,轩辕澈我也不多加猜测,只要四位能救安心,各位的要求,我一定答应。“
”哪怕是你自己的性命?“斧钺依旧是轻笑着,红色的面纱遮住了容颜,却是遮不住她那顾盼生资的眼眸,灼灼其华,只是一眼,便让人移不开眼眸。
轩辕澈一听此,看着床上的安心,虽是迟疑,却仍是坚定地道,”只要安心能醒来,我可以拿我的命来换。“”倒是痴心绝对,只是你的命,我斧钺要来无用,我只要她肚子里那只小狼的命。“斧钺倚在苏灼身上,又道,”还有你府中的镇府之物。你,可是愿意?”
一句话说的轩辕澈更是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眸,她方才说的是,“你,你说的,是.......”
”你不会真的觉得,凌氏怀的是孩子吧?“景慕晨接过话,”也对,你说的没错,但你可是忘了,凌氏的孩子,早就被你亲手杀死了。“
”那这......“轩辕澈压抑住心头的震惊,看着床上的凌氏。“那银耳死后不肯离开,它原是天定命魂,狼皇转世,只是受劫,被困幼狼之身,相伴凌氏已久,早已不是主仆之情,为了救凌氏,不惜以锁魂之术将自己打入死去的胎儿之中,以魂力滋养着凌氏的生命,”慕晨停了片刻,紧紧回握住火炔瞑的手,“轩辕将军,那银耳可是比你更懂得什么是爱!”
轩辕澈无言,却也是有着私心,神色淡然,”只要安心醒来,你所说的。我都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没有资格提条件。“斧钺道,火炔瞑却是上前,伸手拦住斧钺,”你且说吧,我答应你。“
斧钺看着火炔瞑,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再说话。”我要你们消除安心的记忆,”轩辕澈道。
斧钺冷笑一声,“你是再怕什么,”见轩辕澈未说话,斧钺转过头不想看他,“既然缺冥答应了你,吾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你们的造化,你对她犯下的过错,并不是消除了记忆便可以弥补的。”“这些我自是知道,”轩辕澈怜爱的看着安心,“我会用余生对她好,给她幸福。”
……
坐在安宁阁外的凉亭中,斧钺看着苏灼,见他主意已定,不由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次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这狼皇的锁魂梦境凶险难测,你一旦去了,术法是会被禁锢的,”“正是因为这样,我自己去带回凌氏就好,”苏灼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说道。
斧钺拿下他的茶杯,看着他的眼睛,“苏灼,我说,我一定要去!”苏灼良久未语,只看着她,“苏灼,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好,我们一起去!”“斧钺,我们也去。”景慕晨站起身,火炔冥适时拉住她,“阿晨,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什么?”
“去取回魔域圣物!”火炔冥看着阁中的轩辕澈,眼神中闪烁着什么,却也只是一闪而过。“不能回来再取么?我担心斧钺……”景慕晨看着斧钺,希望她能同意。“不成,我们前去梦境,只为找到凌氏,若是不拿到圣物,那这狼皇用它来做引的这个锁魂之术便破不了,我和苏灼也就施展不了术法,甚至出不了梦境!所以,”斧钺认真的握住景慕晨的手,“阿晨,拜托你了……”
“好,我一定和缺冥取回圣物!”景慕晨担心的看着她,“斧钺,你一定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再任性了,到了梦境一定要听苏灼的,他……”“知道啦,阿晨,你怎么这么啰嗦了,是因为……”斧钺轻轻看了眼她身后的火炔冥,笑着刮了她的鼻子,“傻阿晨,你也一定会好好的!”她看着她,心中早有打算。,阿晨,就算是为了慕峰,还他最后一份情……
安宁阁表面正处在风平浪静之中,暗地里却是一派风起云涌,斧钺看着床上的人,上前紧紧握住苏灼得手,苏灼回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将她拉的离自己更近了几分,“一定要紧紧跟着我,不要自己觉得,就做了。”
斧钺点点头,“恩”。
引魂灯点燃,苏灼看了一眼轩辕澈,“我们的事你不必多问,我们自会将你妻子带回来,你要切记,在这期间,一定不要让任何人触碰到她,否则,这一切都会破灭!”
“在下一定守好这安宁阁,几位请放心!”轩辕澈只觉得这男子有着自己难以抗拒的气势,天生有着一种上位者的尊贵感。
“火炔冥,你一定要照顾好阿晨,千万不可让她受到伤害!”斧钺将景慕晨交给火炔冥,眸中满是柔和,他点头应允,“缺冥自当照顾好阿晨,你和苏兄放心去吧。”
“走吧,”苏灼拿着引魂灯,牵着斧钺,迈步入了引魂灯燃出的光门之中……
轩辕澈看着这一切,虽是震惊,却经历了太多,已是可以接受,安心,快了,我们就可以再次一起去北漠了,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