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北漠初见

有人说缘是前尘注定,有人说缘是尘世累债,是是非非又有几人能说的清楚.......
北漠的风刮着漫天黄沙席卷而来,火红盔甲的轩辕澈骑着高头大马停在一处高地上看着远方,这时身后一名黑衣小将快速跑来,道,”将军,我们已将在此处打转了快四天了,再找不到出路,恐怕弟兄们很难撑住了,粮草尚且断了无碍,最可怕的是,将军,我们已经没有水了,还请将军及时下决定。“
轩辕看着前方没有出声,将士不甘的又是唤了声,”将军!“”传令下去,你们在这稍作休整,我去前方探探出路。“说罢,不顾身后将士的呼喊,径直骑马前去。
漫天黄沙一色,辨别方向尚且困难,何况是找到出路,轩辕澈几日未曾饮水,身体早已接近与枯竭状态,就连马儿都再也行不动了,他艰难的下马行走,一步一个脚印,身后黄沙渐渐将他来时的脚印覆盖,不消片刻,他却是连回去的路都断了。
又行了半天,他终是再也熬不住了,一头栽倒在黄沙中,昏迷前隐隐约约看见远方有一袭绿色的身影伴着狼群而来,本想看个究竟,举起的手也只是坚持了几秒便是重重垂下,陷入了昏迷,再无意识。
.........
一阵繁杂闹声吵醒了轩辕,他用手掩着额头缓慢睁开眼眸,只见是自己的兄弟,不由苦笑的再次闭上眼眸,应该是梦吧?然而呼唤声仍在耳旁。
”你们再是如此吵闹让我的狼群不能好好休息,我便让狼儿赶你们出去!“虽是蛮横的声音,却让众人觉得格外娇弱,众人当下让开一条道路,”姑娘,你看我们将军.......“
绿衣女子佯装生气道,”你们将军是劳累过度,又加上北漠炎热,他又缺水,故而昏迷,你们让他休息便好了,如此吵闹,让他怎么休息。银耳,”女子唤来了爱狼,“去去,将他们赶到院子里,在这吵死了。”
被唤作银耳的小狼一听,立刻朝着众人龇牙咧嘴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颇是吓人,“姑娘还是让银耳退下吧,我等自行离去就好,还请姑娘照顾好将军。”
凌安心没有看他们,银耳却是乖巧的躺下来了,众人知道这是安心姑娘同意了,当下有序的退了下去。
一看众人离去,安心缓缓松了口气,笑着看着银耳,“银耳,多亏你陪着我,不然我可惨了,他们看起来好凶啊!”
床上的轩辕再是没忍住,本在她进来的时候他便准备睁开眼眸,却抱着好奇的心态,想看看她要说什么。这下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连狼群都不怕的女子,却是害怕几个男人,着实有趣。
“喂,你既然是醒了,为何不睁开眼睛,平白看我笑话,小心我让银耳......”“你那银耳不会是和你一样害怕人吧?”轩辕打趣着,“怎么会,银耳只是太小,还没见过人而已,长大点就好了,对吧,小银耳。”安心低下身抱起脚边的小狼,宠溺的揉着它的软毛。“哦.....”轩辕做出懂了的样子,“如此说来,还是怕就是了。”
“你!你这个人真讨厌,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还不如不救你,任凭你被黄沙吞噬来的好!省的在这里看着闹心!”安心气恼的抱着银耳离开。
轩辕躺着都能听到外面的声音,撑着手做起身子,脸上笑意更甚。
“安心姑娘,我们将军怎么样了?”“放心,讨厌的人都死不了!你们将军更是!“她怀中的银耳也应景的叫唤了一声。
陈明不懂的摸着脑袋进了屋子,见轩辕坐在床上,嘴角含笑,不禁是明白了几分。”将军,安心姑娘说你死不了还真是没错呢。“轩辕白了他一眼,”本将军是那么容易死的么?等一下,你说那个姑娘叫什么来着?“
”将军问的是安心姑娘么?“看着将军对自己越来越不耐烦,陈明立即说道,”她是叫安心来着,好像姓凌。“
”行了,你退下吧,让兄弟们尽快调整好哦,休整一天再行赶路,务必要再皇上寿诞前赶回京都。“轩辕脸色阴沉,像是在做着什么重要的决定。
夜色正浓,兵士们都围在一起取暖着,狼群再四周巡视着安全,凌安心坐在狼群正中,抱着银耳,环视着四周,”银耳,你看他们明天要从什么方向出去才最安全,万万不能让安达发现我们,不然我们两个以及他们就都有危险了。“
”安达是谁?“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安心吓了一跳,她大叫着后退几步,身边的狼群快速簇拥过来,朝着轩辕澈虎视眈眈,”玛目,没事的。“安心摸着脚边的头狼,示意它们退下。狼群似乎是听懂了,朝安心看着,见安心点了点头便是缓缓的后退。
”安达是我们北漠的一个部落头领。“”你是部落的逃犯,所以才躲着他?“”才不是,“安心白了他一眼,”我是逃婚出来的,安达要娶我,还逼死了我父亲,这群狼也是父亲的,在父亲死后,我们便逃出来了。“安心语气越来越低沉,随后坐在坡地上,没有再说话。
轩辕看着她沉静的面容,他不得不承认,安心有着北漠女子难以匹敌的美貌,难怪那个安达要逼婚了。他不由得心疼这个女子。在这黄沙之地,一个男子尚且难以生存,何况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
”你可愿意随我一起回京都?“他看着她,面色何等认真。安心抬头看着他,”你愿意带我离开北漠?“
轩辕道,”为什么不愿意呢?正如你救了我和我兄弟一样,不也是没有不愿意一说么?“轩辕在她身旁坐下,伸手抚摸着银耳,”只是若去京都,你的狼群却是不能带过去的。“见安心低下头有些沉默了,他道,”京都不比这里,你的狼群无处生存,不过,你可以将银耳带过去,到时候养在将军府,也没什么不可以。“
”可是,......“安心神色难定的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狼群,面色纠结,”我再好好想想吧。“
辕澈点了点头,”好。“
........
黄沙滚滚,狼群之间的两个人静静的坐着,各自有所想法,却没有再说话,他们也不知道,就在不知名中,情却在悄然的萌芽,有时候情之一字伤人,却又让有情者甘之若饴,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