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又见苏灼

“这才几日不见,你怎将自己折腾成了如此模样,”苏灼满是心疼的抱起她,“对别人那般有情,怎的对自己就不知道好一点!”苏灼灰着脸沉闷着出声,一时间斧钺只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冰冷了起来,她不禁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用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语调,柔声说,“苏灼,脚疼!”
苏灼看了她一眼,流露出的痛惜之色全然落入斧钺眼中,他冷然的瞬间收回眸子,“谁叫你不跟吾说声,便私自离开青丘!如此这般,咎由自取罢了!”
斧钺趴在他胸膛,“你说的,你我之间不可用自称,你怎么就是不记得了,嗯?“
”斧钺姑娘,这位是?“伊天翼面色有些不好,苏灼自是看了出来他对斧钺的心思,当下沉声道,”吾是斧钺的夫君,斧钺这几日多谢王爷的照顾,她与吾闹了别扭,所以才会出走,惊扰了王爷,很是抱歉,“
一时间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伊天翼不愿相信的看着斧钺,她不是说亡夫么?虽是不甘心,但好歹是一朝王爷,生于宫廷之中,这君子礼数自是不会忘记,当下勉强笑道,“原来是苏灼兄,我听斧钺姑娘提及过你是她夫君,只是当时斧钺姑娘说的与这般情况却是不一样……”
“哦?”苏灼再次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只见她满脸桃红,像极了青丘的桃花灿烂,“他说的是真的么,钺儿,嗯?”斧钺抬头看着他,没有言语,她此刻看着苏灼连那眉眼里都满含着笑意,心下只觉得万分满足,如此,他开心,便也是好的吧!
“倒是有的呢,虽与姑娘说的出入不一样,但斧钺姑娘对苏兄应是情真意切了吧?“伊天翼还是笑着,却让人感觉到醋意横生,”为夫也是好奇,吾的钺儿是怎么提及吾的呢?“斧钺看着苏灼眼眸中的坏笑,很想反驳说是弄错了才提及,但却是不忍心驳了他的笑意,当下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苏灼,你休得再打趣我!“
”如此为夫便不再逗弄钺儿,“他扬面看向伊天翼,”钺儿已经叨扰王爷多日,方下吾已经让炔冥二人去买了一座府邸,这便过去了,王爷的情,苏灼改日再谢。“
伊天翼很想说不叨扰,却见苏灼根本没给他回应的时间,抱着斧钺便是大步离开,伊天翼当下便觉得这个男人不容小觑,却也觉得斧钺这样的倾世妙人儿,估计也就苏灼这般的男人配得上,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伊天翼不甘心的转身离开,他们在一起,竟是那般该死的和谐!
一回到书房,他立即让暗卫去查访清楚他的来历,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也好过无端猜测,看斧钺来时的身体状况,定时受了极大的伤害,他束手背立在案前,神色清冷,苏灼,若你敢对斧钺有半分不好,本王不管你是谁,也绝对不会将斧钺交给你.......
........
斧钺由苏灼抱着来到一座府邸前,上面端端写着”苏府“两个大字,斧钺看着打趣说道,”你住惯了狐狸洞,这下却也是过人的生活了,“”若说起狐狸洞,这五界八荒,你可见过谁的住处好过我的狐狸洞了?“苏灼进了府门,斧钺看着府中的景象,不禁湿了眼眶,“这,这是........”苏灼笑着放下她,陪着她打量着这府中的一切,见她泪水终是不受控制的落下,不由宠溺的拭去她的泪水。
“沉睡十万年,醒来竟是都没好好看看自己的九重仙山么?”“苏灼……”斧钺看着他,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九重天上的九重仙山是父神盘古的住处,亦是斧钺的诞生地,父神曾说过,只要九重仙山还在,她斧钺就有家,就不会孤独,然而她却从未好好看过九重山一眼,而苏灼,却将九重山上的一草一木记得如此清楚,怎能叫她不感动……
苏灼再次抱起她回了房中,将她放到床上,便低头握住她的脚腕,解去她施的障眼法,入目的脚腕,一片红肿,苏灼轻轻按上扭到的地方,斧钺疼得轻呼一声,而后觉得不好意思,只得咬住自己的红唇,强忍着疼痛,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一把斧头也知道疼啊?果真,失去了修为,真的与凡人无异了。
“在我面前不用顾及你帝姬的身份和面子,疼便唤出来,没人嘲笑你。”“不疼……嘶~”苏灼一个重的动作让斧钺不由的吸了口冷气,“方才不是还说不疼么,”如此说着,他的动作也渐渐轻柔起来,“凡尘不比其它,更是不比你九重山,在这凡尘,你最好还是不要赤足了,”
“恩……”斧钺轻轻应了声,抽回在他手中的脚踝,“你不是在青丘么,怎么就过来了?”苏灼道,“我担心你,便来了。”若是我不来,你要将自己逼到什么地步?斧钺,你可知你一心惦念着别人,也还有人在默默担忧着你……
斧钺看着苏灼,一刹那竟是不知道回他什么话来的好,“想不出如何回我的话,不回我就是了。”苏灼勾了勾她的鼻尖,扶着她躺在床上,“你身体还未恢复,休息会儿,勿要再为此事闹心,这事交给我就好了,”苏灼轻轻为她盖上云丝织锦被,笑着捋了捋斧钺的秀发,转身欲离开,斧钺却是一把拽住他的手,“苏灼,不问以后,只看现下,可好?”
良久的沉默,苏灼轻轻应了声,“好,”随即便是离开,斧钺,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苏灼给你……
斧钺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眸中虽然是不舍,却也是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眸,苏灼,对不起,我已经开启了引魂灯,也已经催动了天地命魂,斧钺停不下来了,也不能停下为慕峰复生的道路,苏灼,若你知道,重生之术是斧钺的灵魂献祭,你一定是会阻止的吧?所以苏灼,我愿你离我远远的便好,可竟然你我都不能接受,那就相伴至命运终结可好?斧钺愿分开的时候,你依然安好便足够了。然而,她也说了是命运,那么自是不会如她的想法那般。
……
就在众人不知的九重仙山,那主殿中早已没有了仙童侍者,而此时的大殿正中那一方玉壁却悄悄的破开了一脚,也没人发现透过那一角,所能看见的无尽黑暗,似乎在包裹着什么,那东西也在冲破着包裹着他的力量,欲要冲出毁灭天地一切,斧钺全然不知自己的选择,虽是无心,却即将按着蚩尤的话一步一步将自己逼上不归之路,也许,她不仅失去了景慕峰,还将失去下一个,自己最爱的人……
她也说过,世上没有重来一说,能做的只是随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