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轩辕府邸

早晨的风带着一丝淡香,见天日晴朗,阳光散落,斧钺不由回忆起父神初破天地之时的一片混沌包裹,哪来的现如今这般光景,那时也是没有凡人这一说,只有着灵气孕化的众神以及恶灵,后来阴神娲皇造人,方有了这依附各界,在夹缝中生存的凡人。那时候,各界每每不是因为地界之争,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形同蛮人,就是连那天上的神,都是一副野蛮丑露的嘴脸,哪里像如今这般的丰神俊逸。
斧钺叹了口气,看着天空,心下了然,转身在王府丫鬟的指引下来到伊天翼的书房门前,神情略有一丝懒懒的意味,只见平时在王爷身旁近侍的侍卫,丫鬟当下轻声对斧钺说道,”想必王爷又在为朝中之事大发雷霆了,姑娘,不防换个时辰再来吧?“
斧钺点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去,一个是从眼尖,忙过来拉住唤住斧钺,”姑娘留步,“侍卫拱手向斧钺施礼,”还请姑娘进去劝慰一下王爷,王爷正在里面大发雷霆。“斧钺笑着说道,”你家王爷,斧钺怎么劝慰的了?“侍卫赔笑,恭敬的说,“姑娘去,我家王爷肯定愉悦,还请姑娘前去一二……”
打量着侍卫,她停在门前,听着里面的怒声,当下好奇,“却是出了什么事,平白你家王爷性情,怎么如此震怒?”侍卫苦着一张脸,“实实在在是不知道啊,还烦请姑娘帮忙。”“你这是想找我给你们当替死鬼啊?罢了,且问你,里面都有什么人?”
“原是殿下从别去请来的神医,方从轩辕府过来……”
斧钺心下了然,应了侍卫的拜托,在推门时听见里面传来伊天翼的声音,“如此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病症的原因么?还是你们无能,无法得出结论?”清冷的声音不急不缓,却分明让人听出了一丝怒气。
“殿下说得对,只是这轩辕夫人,殿下也知道这病症怪疑之处,实在是……”“实在是难以下药么?”斧钺轻咳一声,推门而进,只见伊天翼坐在案前,面上淡淡,倒是不见发怒的样子,只是眉宇间丝毫不见平日里的温愠,一见她,伊天翼也不管在座的几个人,快步绕过书案走下,“斧钺,你怎么来了?”
“方才来寻你,你侍卫说你在议事,有些火气,想着能不能过来替你分忧……”斧钺不着痕迹拉开与他的距离“听大夫的话,我也曾了解那轩辕夫人,她的病症倒是与早前我在别处诊治过的病人有些相像,不知殿下可信斧钺,让斧钺一试?”
“斧钺你懂医术?”伊天翼有些惊叹,“只是略懂一二,方是可治这种,”“如此甚好”伊天翼眸中满是赞赏,这个女子,她从第一眼见,便是倾心,绝非逢场作戏的唐突。
……
“你是说要跟着伊天翼去轩辕府为那凌氏治病?”慕晨拿起茶盏微微啜了口,接着说道,“何必如此麻烦,倒不如我去直接将她掳了过来!你和缺冥的术法用不了,我的却不受抑制。”
“你呀,只知道如此急躁,”火炔冥拿下她手中的茶盏,宠溺的笑道,“且听斧钺的,她自有打算……”景慕晨不好意思的点了头,笑着握住他的手。
看着二人的小动作,斧钺也不由得笑了,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花开正好,心下也是扫去了一丝阴霾,慕峰,看着慕晨现在的生活,你是不是也很高兴?
……
伊天翼看着面前的轩辕府邸,翻身下马,走到马车前,撩开珠帘,向斧钺伸出手,斧钺也不矫情,扶着他的手便下了马车,“待会看见轩辕将军,你勿要害怕,他虽是为人冷漠,但却是性情中人。”“知道,斧钺不是娇弱女子,殿下不用担心斧钺。”
见了轩辕澈,他充满疑惑的看着红纱裹面的斧钺,问道,“天翼,这是?”伊天翼禀明了来意,轩辕澈也亲自带着二人前往凌氏住处,一路走过,斧钺只觉这轩辕府邸貌似平常,实则这其中处处暗藏着各种阵法,似乎在极力克制什么……
绕过长廊短亭,来到凌氏住处,入目的是桃木雕心的低实窗,只见竹帘半卷,透过碧纱隐隐可见玉床上躺着一人,伊天翼撩起碧纱,伸手便过来扶着斧钺,“你身体还未大好,也需自己在意着。”斧钺朝他微微一笑,“斧钺已无大碍,多谢殿下。”她低下的眸子中有了一丝抵制,却是没有显露出来。
看着床上的凌氏,斧钺伸手按住她的脉搏,只觉得她虽是脉象虚浮,却是毫无任何其它的不妥之处,当下搭上她的肚子,感觉到胎儿的正常胎动,以及其中的不寻常灵力,果然,这胎儿,便是十二子魂之一!
轩辕澈见她的动作,上前问道,“我夫人可是有救?”“尊夫人自是有救,只是斧钺还需要时间准备所需之物,将军勿要急躁。”“所言当真?”“斧钺从未说过假话,”“好,”轩辕澈面上满是激动,“如此,姑娘所需什么尽管告诉在下,只要我夫人能醒来,姑娘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将军无需多礼,斧钺只是觉得这有情人不可被辜负,将军说是吧?”一句话问的轩辕澈面色苍白,“姑娘教导的是,”他温柔的抚摸着凌氏的面庞,叹了口气,顺道,“若是重新来过,我轩辕澈定是不负她。”
“将军,你要知道,世上所有的事都没有重来一说!伤害了,便是伤害了,谁也改变不了。”斧钺仍是语气温婉,丝毫不觉得这句话有多么残忍,没有重来一说,就像她和苏灼,亦是如此……
而后,一双眼眸紧紧看着斧钺,满是深情,钺儿,重来一说,由我来定,你说的不算,我苏灼说过,绝不会放开你的手,我绝不食言,始神许你十里桃花,堪称嫁娶,我便许你万里情花,只为换你一世相随!
白袍苏灼身影掠过,朝着王府而去,斧钺尚不知他已追随她至此,自是想着该如何破解这轩辕府邸的命魂术法,就此回了王府,谁知刚迈入王府,脚下一个踩空,直直向地面摔去,伊天翼已是来不及扶她,只是斧钺却丝毫没有感到一丝不适,一个怀抱轻轻的接住她,她以是伊天翼,抬头正要道谢,却在看见来人的刹那,不知不觉湿了眼眸,“苏……苏灼?”来人轻柔的笑容,让斧钺觉得这便是世间最好的景色,又觉得这还是自己的幻念所化,迟迟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