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噬杀寸心

南海之上,狂风大作,更有海鸟仰天嘶鸣,一时间竟连南海龙君也不住探出海面张望,南海上一次发生异象,他还记得是寸心方出世之时,南海曾是祥云密布,海鸟朝贺,如今这样,绝非喜事,莫不是南海有祸,或是……寸心有难……
冰洞内,斧钺在玄武的搀扶下起来,伸手一试寸心脉搏,“怎么会这样……”没有灵魂?但天象显示,寸心并没有离开这南极荒地,而这引魂灯也表示十二命禅未曾消失,到底哪里出错了!“将灵魂与身体分开封印,又不被诸神发现,这世上能做到如此的,也就只有那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了……”苏灼像在与斧钺说话,又似在自言自语,“你说的没错,吾自叹做不到隐瞒天象,除了你,恐怕也只有他能做到了!”斧钺有些赌气,“他以为这样吾就会罢手了,呵,只有寸心对杨戬的爱一日不灭,吾就能找到她!”
“寸心,不怕,我带你回去,哪怕你就剩这一副躯壳,我也要陪你到最后一刻,这一次,我不管什么劳什子的天规,寸心,此生,我杨戬定不再负你!”杨戬抱起寸心,朝三人一拜,接着便是沉默却又很满足的走出冰洞。
“杨……”苏灼正欲喊住他,斧钺却一把拉住他,凝神倾听着,苏灼察觉到不对,当下也未再出声!只听得脚下的冰层中有隐约的细微哭声传来,“二郎……二郎……”
斧钺苍白的脸上露出几丝笑意,“原来如此!慕峰,你想的方式很不错,可你太低估我对你的理解,也太低估了吾对你的真情!”斧钺放开苏灼,“玄武,你陪吾要走一遭了,”“帝姬要去哪尽管吩咐,玄武誓死追随,护帝姬周全”……
苏灼站在洞口,久久没有看斧钺,斧钺叹了口气,与玄武快速朝声音的来源处寻去,“斧钺!”苏灼欲上前阻止,始神虽不会伤害斧钺,但他既然不想斧钺夺舍灵魂,自然不会那么容易……
“玄武,拦住他!”斧钺一边前行一边向玄武发布着命令,“是,帝姬,帝姬先去,玄武自会跟上!”大汉转身朝身后的苏灼施展开灵术阻挡他前去阻挠斧钺!四神兽,长离背叛斧钺,青龙千重又淡然处之,数白虎颛违,玄武最为敬重斧钺,更是盘古父神曾说玄武为愚忠,玄武也是一笑了之……
“斧钺,你停下!”苏灼一边抵挡着玄武的出击,一边唤着斧钺,而佳人却早已经潜入了冰层之下,万丈寒冰,斧钺来时便已经接近于体力不支,如今更是元力接近于油尽灯枯,却仍在咬牙坚持着,景慕峰,这样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么?她大笑一声,景慕峰,你待我无情,我却不能舍你不义,你应我而死,我势必要救你回还,哪怕你不想重生,我斧钺也不同意,景慕峰,你,只有我能决定你的生死!
苏灼与玄武站成一团,冰洞都在颤抖,冰凌纷纷掉落,虽说苏灼的修为连斧钺都无法估量,但玄武贵为北方保护神兽,其能力也不容小觑了去,正在苏灼担心斧钺,焦急的准备出动杀阵时,“苏灼,你去找斧钺,这里交给我!”
来人正是景慕晨和火炔冥,“你们怎么来了?”“我在青丘便觉得心神不定,不放心斧钺,恰好炔冥也醒了过来,并无大碍,我们便赶了过来……”“不要多说了,苏灼,你快去吧,慕晨,你也去,这里有我就够了……”火炔冥接下玄武的一击,苏灼当下也不再犹豫,朝冰层下而去,“缺冥,你,”“我没事,去吧!”火炔冥冲景慕晨一笑,“你这个笨女人,本太子怎么会丢下你第二次呢,放心去吧!”
景慕晨顿时脸色绯红不敢再看火炔冥,朝苏灼消失的地方追去……
……
斧钺在冰层下艰难的找寻寸心的灵魂,没有了杨戬,莫非真的找不到。她不甘心的再次燃烧元力发动术法,在术法发出后,更深处的冰层下隐隐约约发出一丝声响,“果然!”她伸手准备拿出引魂灯,却发现引魂灯不在怀中,猛地想起苏灼方才拿去了!
许是元力竭尽,又或是心中绷紧的弦断了,她身体似被抽空,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慕峰,既然你不让我救你,那我陪你一起死可好……如此想着,腰间突然多了一丝温热,再便是被抱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无力睁开双眼,但这种感觉让她莫名心安的沉睡过去,也许,在她不经意的时候,这个身穿白袍的青丘上神,早已经不知不觉的住进了她的心里……
苏灼抱着斧钺,将引魂灯扔给随后而来的景慕晨,“下面那个灵魂,她不惜耗费元力也要得到的,吾怎敢让她白白伤害自己!走吧……”他叹了口气,抱着斧钺,朝着术法引领之处而去。
冰层之中,只见一黄衣少女跪在地上,独自流泪,“你便是寸心公主?”苏灼轻声问道,女子抬起头,缓缓点头,“正是南海三女熬寸心,见过上神。”……
熬寸心与二郎真君杨戬相见于天后寿宴,一见倾情,二见倾心,全然忘却了修道成仙之人不得有****的天规法则,私定终生,本便是一段见不得光的姻缘,偏偏又被月老知晓,即将面临的便是天规执法,熬寸心不甘受摆布,约定杨戬出逃天庭,谁知道杨戬临了去了凡尘一趟,再回来到相约之地时,早已经不见了佳人,是以后来遍寻各界也终是得不到她的踪迹,谁也没有想到她会被封印至此……
“你怎么会在此处?”苏灼奇怪的问到,“当日在约定之处等候二郎,却不知从哪而来的大兽攻击寸心,寸心灵魂与肉体也被之分离,本便身死,却恰时被一道白光卷到此处,方是始神的最后一丝魂力救了寸心,但始神也无力让寸心灵魂归位,”
慕晨再次听到兄长的踪迹,心中虽是万分波动,却也是没有表露出来,“竟连兄长也无力让你魂归身体,想来那兽也是凶恶之极……”“听始神说是饕餮,”苏灼突然想起斧钺所说的感应到寸心在南极蛮荒之处,应是她体内蚩尤之力,蚩尤当年大战黄帝至死,头颅落地,化为饕餮……看来,必须尽快将她体内的蚩尤之力逼出来了……
“竟是无力让你回归肉体,也是命中注定,兄长以为将你藏在此处,斧钺便不能发现,到底还是兄长低估了斧钺对他的情”景慕晨祭起引魂灯,缓缓吸引着寸心的灵魂进入了灯芯……
白雪霭霭,纯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沉重的脚印,杨戬抱着寸心的身体一步一步向前,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怀中的人儿手臂已然垂落,嘴角轻扬起一丝微笑,二郎,能再见到你,寸心无憾了……
……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苏灼抱紧了怀中的斧钺,钺儿,你何必让玄武阻拦于我,你想做的,我怎会阻止你。
“你可知为何冰层之下并无危险?”景慕晨沉声问道,苏灼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万里雪飘渐渐掩盖了来时的路,似乎是这苍茫大地本就该这样一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