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寸心迷踪

“本座若说可为你寻到寸心,你可愿随本座离开这里?”斧钺叹了口气,果然这****才是最磨人!
”帝姬说的可是真的?“杨戬退了几步拽住斧钺手臂,苏灼皱眉,抬手推开他,不动声色的将斧钺拉到身边,看着杨戬的神色也有了一些动怒,”便是真的,你且去还是不去?“斧钺对苏灼的举动抚了抚额,表示很是无奈,这男人,莫不是真的想对自己宣示着主权.......
天君脸上见此竟有着一丝缓和,若是帝姬不再念着十万年前的始神之仇,若与这青丘的灼耀上神......倒也不失为一桩好事,十万年前的惊变,不是他与众神想要的结果,实在是始神的境遇所逼迫,帝姬也不是不明白,只是久久不敢承认,选择遗忘罢了!
苏灼察觉到打量的目光,回了天君一个猜不透的眼神,继而又温柔的看着斧钺,”二郎真君你的顾虑吾明白,你且信吾和帝姬不会骗你便好.......“
”若是如此,杨戬随你们去了便是,只是容我先回一趟仙府取一件物什。“斧钺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杨戬接着便下了诛神台,”哥哥,“杨莲上前拽住他的衣袖,杨戬叹了口气,“连帝姬从未见我都明白,我以为你是懂我苦心的,应是我想多了.......”“哥哥,妹妹错了!”杨莲拉着沉香跪倒在他脚下,拉住他的衣袍,杨戬却是再未多看她一眼,抽出她手中拉住的衣袍,转身向天君请辞离开。
斧钺靠着诛仙台坐下,百般无聊的把玩着苏灼的手指,嘴角依旧弧度轻扬,“天君,你难道就真不打算不说说缘由么,就任他备受冤屈?嗯?,就算是他违背了你的命令,如今这样,也算是受了惩罚了,”见天君也随即坐下,并没有想说出缘由的可能,“真要做到如此么?天君,再怎么说,他也是算是你外甥不是么,你待诸神子神女如此之好,为何偏偏看他不顺,本座倒是觉得,这二郎真君比起你那些神君差不了分毫!苏灼,你说是不是?”
苏灼站在她身旁,宠溺的说道,“能入你眼的,也是不多,你都说不错了,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与凡人相恋,天规不许,这本便出现在本君的女儿之中,杨莲明知故犯,若不降罪,怎能服众,“天君看着地上跪着的三圣母,”本君数次命令杨戬前去捉拿她回天,谁知杨戬顾念兄妹之情,竟将她关押在华山之下,别人都说他这么做得残忍了,却不去想若是回了天宫,少说也是雷霆之劫!“
杨莲身形一怔,自己应该想到的,哥哥待自己之好,怎会对自己那般绝情,这华山下十八年寂寞远比雷霆蚀骨来的轻松......
”那他又为何不替自己辩解,“沉香反问斧钺,”有心之人,心若是死了,那便是生无可恋了!“斧钺心中的想法呼之欲出,一出唇,有些后悔,却见苏灼并未说什么,当下也是再无多语,苏灼,他应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苏灼的确有些在意,斧钺,你是说你的心已经死了么,吾已经知道了你的重生之法,你莫非真的要以命换命么,如此,真的值得么?若可以,吾愿替你换他回来!
接着便是良久的沉默,
”帝姬你真的知晓那南海三公主在哪?“天君打破沉默,斧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本座已经说过,天君,这世上已经不再有斧钺帝姬,而这十万年前的仇,本座听苏灼的,可以不报,也可以不予计较,只是这接下来的事情,你天宫休得干预本座!“斧钺站起身走向天君,缓缓俯下身,”否则,本座不介意与你天界为敌,哪怕让本座元神俱灭,本座也决不罢休!“
气氛一瞬间巨变,充满着浓烈的杀气,苏灼拉回斧钺,”你且控制住你身体中的恶灵,斧钺,待寸心公主的事结束,寻一处安静之地,吾要将你体内蚩尤残灵逼迫出来!“”苏灼,吾说过,你可以跟着吾,但是.......有些事吾自有主张,你也不要过分干预吾可好?“斧钺推开苏灼,走到一旁再未多语.......
........
八荒之地之最南处,是为天下最为严寒之地,斧钺与苏灼带着杨戬在半空停下,”你如何,“斧钺体力已经有些不支,”无碍!“斧钺咬紧苍白的唇,勉强站定在云头,苏灼见此,心中甚是怜惜,将她抱入怀中,用自己的长袍将她紧紧包裹。
”你休息一下,不要再耗费体力了,“他看向杨戬,”根据你的记忆以及存心公主留下的线索,她应该在此处无疑,只是,找寻到她非真心之人不可,吾已经无能为力了,真君,吾能帮你的只能到此,余下的,还需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若你二人之间真的深爱彼此,你会找到她的!“杨戬看着这万里冰封之地,感觉到了一丝存心的存在,当下朝二人一拜,”杨戬定当下去寻找,虽不知二位为何帮助杨戬,但杨戬在此再次谢过二位引路!“随即跳下云头,往冰寒深处而去.......
斧钺面色欲加的苍白,全身骨架似乎都在受到冰封,”你这是怎么回事?“”早在父神开天辟地之后,本来吾即可便可化成人形,但吾受混沌之力反噬,几近粉化,父神将吾投进上古寒池重新凝聚,后来虽是渐渐恢复,但自此,吾便不能接近寒气侵骨之痛.......“斧钺往苏灼怀里又缩了几分,“这南极之处,寒气不输给上古寒池,吾抵挡不住,........“话音刚落,只见斧钺在他怀中慢慢变回原形,正是一把笨重却让人不敢小看的斧头,这便是盘古斧!
苏灼将她变作暖玉放置怀中,贴近自己的心,斧钺,你惧怕寒气,你可知,其实这寒气和你的心一样,甚至你的心更加寒冷,你且安心休息,这寸心公主的魂魄,吾替你去。
.......
杨戬行走在一片白雪之中,寒气入骨,他的心却愈发的火热,寸心,你再等等,我这就来找你。
苏灼看着他一步一步的攀爬着雪山,十指已经磨破,经过之处依稀可见斑驳血迹,长发散落,丝毫没有了天界真君的俊朗模样........他不禁摇了摇头,真心之人,往往也是被自己的真心害死的吧!可为什么明知结果仍要自伤呢,?而他不知,若干年后,他的这个想法真正让他自己领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