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二郎有情

自从月华神君被帝姬轰回天宫,整个天界就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本是肃静了几天的天宫,今日天宫却又变得热闹非凡,只是此热闹不同于往日……
今日诛神台仙神齐聚,齐齐看着诛神台上站立的青衣男子,三千墨发高高束起,脸上的血痕令他的容貌更加有一种威严的气势,这,便是即将推下诛神台诛灭修为的二郎真君!
诛神台旁,站立着一男一女,俨然便是一对母子,正是真君之妹,杨莲圣母以及其子沉香,杨莲面上的不忍反之其子的仇恨成了对比,也引起了众神的议论纷纷,无非不是诉说着真君的不对之处,也有神说,真君只是禀公执法,大义灭亲罢了,并不至于打下诸神台,也不知真君竟是为何要惹怒天君,自请诛灭修为......
天宫钟鸣三下,天君未至,但司法神君已经挥下执行令,已有天兵上了诸神台,推搡着二郎真君下诛神台,怎说这三目真君呢,他从凡人历经苦难,修成正果,其性情绝非一般人可比。“二哥,你......你向天君认个错可好,诛神台远比我华山压身来的恐怖多了.......妹妹不曾怪过哥哥,哥哥这是何苦.......“真君并未看她,沉香拉住其母,”母亲勿要再同情与他,他贵为真君,早已经没有了亲情......“
他看了一眼南海之处,良久回过眼眸,存心,既是找寻不到你,我便随你去了可好?
他闭上眼眸,面上一片决然,甚至还有几分释然,存心,我早说过,若你不在,这冰冷的天宫于我还有何意。他纵身跳下诛神台,忽而,自天界高处,一道白练而下,直直向那诛神台的身影而去,席卷着二郎真君再次上了诛神台,众神诧异,却见云端之处,一红衣华服女子赤足而来,伴着足上金铃声,巧笑嫣然。
“往往无情之人正是有心之人,圣母杨莲,你竟是如此待你亲身哥哥,也不怕寒了他的心么,”斧钺赤足停落在诛神台上,纤手扶起被白练席卷上来的二郎真君。“都说你无情,不觉得你这样,更是不值么?”
”一切皆因我杨戬无情而起,怪不得他们,“二郎真君朝斧钺躬身一礼,”虽不知神女是谁,但还是谢神女知杨戬,“”怎么谢我本座知你,就不谢本座救你之情?嗯?“斧钺依旧笑着问他,而周遭的神阶高的神仙,此刻已经面色惧变,如临大敌.......
“杨戬本便自求跳下诛神台,所以无法谢神女救命之恩?”二郎真君这一说完,再次向诛神台而去,“你不谢我救命便罢了,只是有心之人,你不觉得你为了无心之人而死,却不去见你真正亏欠之人有些可惜么?”
“神女,恕沉香不懂为何神女要救二郎神这种无情之人,”沉香不顾杨莲的劝阻,上前质问道。斧钺转过身,眼神扫过众神,在沉香等资历不深的神仙中,只见神阶高的神君纷纷跪下,面上一阵惊恐,”拜见帝姬!“
斧钺嘲讽的一笑,”都起身吧,本座不喜这些虚的,按说你们天君呢?此刻不是应该带天兵前来捉拿斧钺么?“”帝姬多虑了,天君早前也说过,只要帝姬不触犯天规法则,是不会对帝姬不敬的。“司法神君低身回话,”哦?本座记得,本座十万年前也不曾触犯天规啊!“一句话说诸神更加不安,“罢了,本座此次前来并非来报十万年前的仇恨,本座今日只为他而来!”斧钺纤手指向杨戬,又看向沉香,”你说他无情,那么,本座问你,“斧钺看了一眼杨莲,”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你能劈开华山救出你母亲么?“
“如何不能,我有神斧?“沉香虽然不明白这神女是谁,但看所有上神都向她跪拜,定是神阶高的神女。”本座到不知这劈天斧何时你够资格拿在手里了,“斧钺纤手一挥,沉香背上的斧头便落在了斧钺手中,”且不说你这劈天斧是天宫神物是如何流落到人间,本座依稀听说,当年真君救母,用的也是这把斧头,若是真的,那这斧头,应该是你的.......“斧钺将斧头扔到杨戬脚下。杨戬没有看脚下的斧头,只是自顾的看着诛神台下,波澜不惊……
“再或者,本座丝毫不觉得你这把破斧头能够劈开华山,若不是华山封印有人动了手脚,就凭你,”斧钺讥讽的一笑,“你怕是再劈上百年也无济于事!”
“你!”沉香有些震怒,“沉香,不得对帝姬无理!”威严的声音传来,斧钺只觉身体中恶灵突起,眼眸中也出现了恨意,“天君是不是忘了,早在十万年前,世上就已经没有了帝姬斧钺,有的只是盘古斧,斧钺!”
天君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十万年前,确实是有不对的地方,然而……”“既然是有不对的地方,那就为你的所做负责也是应该的吧……”斧钺手中已有了动作,这时,一道白衣而过,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斧钺,不要冲动……”
来人正是被斧钺想方设法困在青丘的苏灼,她不禁无奈,她不想让他卷入这场是非,他却偏偏要进来,苏灼,你这是何苦!
“不管如何,斧钺,如今的大事是需要找到熬寸心,斧钺,你要分清轻重……”听了苏灼的话,斧钺压制住身体中的恶灵之气,恢复了清冷……
苏灼上前一步,“天君,这二郎真君,吾要保他”苏灼神色认真,倒让天君不知道所以然了,但碍于苏灼青丘上神的面子,“灼耀上神要保杨戬,本君本应应允,只是本君早已答应沉香,这杨戬交由他处置……”
苏灼欲说话,斧钺笑出声,“什么时候天规要由一个孩子来断定了,若没有二郎真君,只怕这小孩早就去冥界了啊,”斧钺走向杨戬,“若是你没多次救他,以杀他的名义磨练他的意志,又拜托大圣前去传授他功夫,他能逃的过天君的劫杀么!……杨戬,你这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情呢?”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杨戬无情,本就该诛去修为,”还望帝姬勿再干涉杨戬的事……”“你的事,本座不屑于干涉,本座今日救你,只是为了寸心而来,本座对你的生死丝毫没有兴趣……”斧钺不懂声色的推开苏灼得手,谁知道苏灼面色一冷,再次紧紧拽住她得手,斧钺,你担心吾的安危,要与吾划清界线,吾又怎会留你一人面对危险!
“寸心?”杨戬状似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紧张,“上神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