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搅动南海

斧钺慵懒的靠在水晶座上,自顾自的斟着酒,丝毫没有去管下面的诸神再想什么,又再打着什么主意……“你们都别拘着了,吾和帝姬只是来南海喝杯喜酒罢了,如此让吾和帝姬岂不是无法再喝下去了……”苏灼做状放下酒杯,看着龙君等人……
龙君正欲说话,月华贵为天界上神,事到如此,又见帝姬和灼耀上神的有备而来,想着这南海龙君也定是知道这件事的,恐怕连这次的宴席也是为了借诸神来抵挡帝姬……
“灼耀上神与帝姬切勿动怒,只是我等未曾料到二位前来,是以有些失态,还望勿怪。”月华当下上前赔礼道,虽说天君曾下令让五界八荒追捕帝姬,但帝姬娘娘是为盘古父神所亲自加封的帝姬,更是镇守天界安宁的无上法则,只要帝姬肯回九重仙山,天君也还是要见了帝姬娘娘尊称一声姑姑的,是以,天界下的追捕令其实形同虚设,只要帝姬不触犯天则法规,满天神佛都不敢妄自对帝姬不敬……
“月华神君十万年没见,却也变得如同天君一样圆滑了,”斧钺看向月华,“只可惜,这十万年过去了,光见嘴上功夫见长,这修为,”斧钺饮了一杯酒,语气淡然的听不懂何意,在座神仙却是明白了,这是帝姬娘娘在不满月华神君呢,如此一说,怕是神君在天界都将遭到耻笑……
“帝姬,你,”月华听着议论声,面上颇有些挂不住了,“本座如何了?”斧钺只顾饮酒,一旁苏灼担心他的身体,却又不好说什么……
“早前便与你说这天界大不同当初,你偏是不信,现下怎的了……”苏灼顺势拿下她的酒杯,“这南海龙君的酒虽好,却是不及你酿的桃花酒,休得贪杯!”斧钺也没再饮,靠着苏灼躺下,看着众神……
“方才听闻龙君的公主才貌双全,这芷柔公主,本座在青丘已经见过,虽样貌远不及上古神女,但在近之神女中,已算不错了,”斧钺看着南海龙君,“只是本座听说,南海龙君的寸心公主样貌算是及得上上古神女了,龙君不如请她出来见本座一面?”
一时间下方议论声四起,老龙君脸色也不好了,“帝姬相见寸心公主,龙君你可是有何不妥?”
“灼耀上神有所不知,这寸心公主早已经犯了天条,是以南海龙君才将她贬出龙宫,如今也是无迹可寻了,”一神道,“哦?竟有此事?”斧钺眉头微皱,苏灼轻拍她的背,“慢慢来,不急……”
如何能不急,苏灼……
“龙君,吾居于青丘之地,向来不闻世事,但犹记早些年曾见过寸心公主一次,她如此温婉的女子,怎的触犯了天条!”
“上神,虽说老龙不愿提及,但上神既然问起,老龙也只能一说,”看着斧钺脸色闷沉,南海龙王也只得回话,“帝姬应该知道,若有神逃不过天规,那便离不开情之一字……”
“哦?本座如何知道,你龙族贵为上古传承之族,怎会受情的天规束缚,”斧钺抬头看向苏灼,“苏灼,难道吾被封印这十万年,天规竟是也束缚了上古族类?”
“那倒并没有,如果说有,那这天界神君神女,就连那天君不都犯了法规去了!历来情之法规只针对那些后来修成的仙君,他们修成仙者,无需再受轮回之苦,便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便是要抛却****的……”“那吾就更是不明白了”……
“上神所说无错,只是小女寸心所倾慕之人,实实是不该动情之人,”龙君面露难堪之色,“情之一字,的却磨人,但这动情,岂能分该与不该?”苏灼喝了一杯酒,“你且再说下去”
“灼耀上神,”月华出声,斧钺一挥袖,银刃朝月华左腿攻去,竟将月华打的单膝跪下,“帝姬!”月华不解。“放肆,灼耀上神问得是龙君的话,你且多的什么话!”月华深知帝姬这是对自己有了不满之意,虽心中有着怒火,但也不敢发作,只得低头没有再说话,想来天君应该已经得了消息……
“斧钺,勿要动怒……”苏灼无奈的揉了揉额,示意龙君继续说下去,“小女所倾慕之人,乃是天界的二郎真君……”“可是天君的那个外甥……”苏灼问道,“正是,”……“那不也算是神君么……”斧钺有些不解,苏灼倒是明了,“你有所不知,这儿郎真君是那天界公主与凡人之子,实打实算是修道成仙之人”苏灼眉目不定,随手一算,“月华,如此,那真君是不是也有难了……”……
'月华神君点了点头,他自天宫而来时便听闻真君亲妹圣母娘娘被其子救出华山后,一旨将真君告上天界,说其不念亲情,利用职务之便处处迫害于圣母之子,更有甚者,他竟然杀了牡丹仙子,是以天君大怒,下令将真君关进天牢,待等打下诛神台……
斧钺一听,闭上双眸,嘴角微笑,道,“这二郎,倒是有点意思……”
苏灼正欲说话,斧钺怀中引魂灯剧烈颤动起来,“怎么回事?”……
斧钺一时间只觉得体内蚩尤又在作怪,而引魂灯又在轰鸣,莫非,这其中又有何种关联,“怎么了?”苏灼感觉到斧钺的变化,紧张的问到,“无碍,只是身体有些不适而已……”
“斧钺,你可有什么瞒着吾,”苏灼不看她,却分明在问她的话,“并没有……”“如此便好!”苏灼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贵为上古神君,如何感觉不到她体内的那股蚩尤的力量,,斧钺,你可知道,这吞噬之力,实在是自取灭亡!
“如此一来,这天宫,本座也是要走一趟了,”斧钺起身至龙君面前,“龙君,并非本座要来毁你孙儿喜宴,实在是你那芷柔公主令本座实在不喜,若你今日以为本座冲她而来,从而宴请诸神来抵挡本座,那可是高看你那女儿了……”斧钺一席话说的龙君面红耳赤,他确实是听了熬芷柔的话才做了如此的抉择……
“帝姬……”龙君欲言又止,斧钺温婉一笑,“不过,接下来,本宫确实要借你南海水一用了……”“斧钺……”苏灼站起身,斧钺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什么,接着看着月华神君,混天铃一动,整个南海水晶宫乃至南海都剧烈晃动起来,万丈海水转起月华神君直冲天宫而去……
是以凡尘海边居民见此,直言龙君出海,纷纷跪拜,而后片刻,万丈海水又退回南海,没有出现一丝波澜,平静的仿佛刚才只是一个梦而已,然而水晶宫中晃荡之后一片狼藉,龙君等人回过神来,已经不见了斧钺和苏灼。龙君朝宫门方向而拜,缓缓松了口气,盘古斧开天辟地,这等威力,南海怎敢与此为敌。
轰向天宫的月华神君只觉脑中一阵轰鸣,“告诉天君,本座过几日定当前访天宫,让他不必来找寻本座!”……
而后南海上空,一红一白两道身影自成一道景色,斧钺,吾只求你开心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