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夺舍蚩尤

青丘十里桃林花开正好,白狐在草丛中身形时隐时现,一派自在模样,而青丘禁地,蚩尤再次发动杀阵朝二人攻来,“不!”在火炔冥侧身挡在慕晨前面时,慕晨的泪水翻涌而出,蚩尤并未停手,火炔冥也仍是不顾景慕晨的反抗,紧紧将她护在身下,任凭蚩尤所有术法攻在自己身上……
“不要,火炔冥,你放开我,”景慕晨看着上方的火炔冥,心痛的挣扎着,似乎心都碎了,“别哭,慕儿,能护你周全,我心甘情愿!”“我不要,,说好了要死在一起,你凭什么要替我这样受过!”“慕儿,我爱你……”火炔冥颤抖得手撩起慕晨额前的发,吻上她的额,终是抵不住了,倒在她身上,“火炔冥!”景慕晨感到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眼中充满了痛苦,推着身上的火炔冥,“火炔冥,你起来好不好,求求你了,别吓我,别离开我……求你…火炔冥…你起来啊!…”
“你也别求了,下一个便是你”蚩尤再次吐出一个黑球气体,似乎是想将二人吞噬……
“放肆!”斧钺足上混天铃大响,苏灼拥着她,挥袖将黑气打向蚩尤。
“帝……帝姬”蚩尤一见斧钺,缓缓后退,“敢逃!”斧钺手一动,足上混天铃便出现在她手中,她将混天铃抛至空中,只见其越来越大,朝蚩尤而去,一下套上了他的脖子。
“斧钺,”苏灼欲阻止她,“无事,父神当初将混天铃交予吾,便是为了克制这畜牲”斧钺双手结印,划出一道圆形图案,她右手十指并拢,朝着蚩尤射去红色的光芒,混天铃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蚩尤痛苦的跪倒在地,在极度痛苦之中化成一个脸上刀疤横生的剽形大汉。
“帝姬娘娘,您饶过蚩尤这次,求帝姬放过。”蚩尤手用力的遏制着混天铃,额头上大汗淋漓,苏灼见此,赶忙前去查看景慕晨与火炔冥……
“放过你?!蚩尤,父神收你为骑,予你神识教化,而你呢?”斧钺冷眼旁观,手中术法仍未停止,“你又怎样回报父神了,堂堂上古兽,如今沦落为靠吸食他人魂力为生,你竟不以此为耻么?”
“帝姬娘娘若说蚩尤对不起父神,蚩尤认了,可如今这般模样,也全然是拜那些所谓的上神所赐,”蚩尤苦撑着痛楚,斧钺看向慕晨和火炔冥,停下了手中的术法,封住了蚩尤,随即过去二人身边。
“他们如何了?”见苏灼神色颇为深沉,斧钺不由皱紧眉头,慕峰,若是慕晨出事,你应是怪我的吧!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为了你,哪怕天下负尽,哪怕与父神为敌,我斧钺,在所不惜!
“他们伤的都很重,”“你先救他,别管我!”慕晨急切的将火炔冥抱在怀里,让苏灼不由的摇头,“你自己伤的比他轻不了多少”“我让你救他,我不用你管!无需多言!”慕晨冲着苏灼便是急红了眼,眼泪却是坚强的在眼中打着转,“你与吾闭嘴!”斧钺颜色狠厉的瞪着景慕晨,,“景慕晨,如今能耐大了啊!”“斧钺……”
“谁允许你独自离开了,吾救你出来,难道是为了让你换个地方再埋你的骨头么!今后再是如此,不用别人动手,吾会先杀了你!”
斧钺眉宇间满是肃杀之气,从怀中取出一枚玉戒,“琉璃戒?”苏灼见此,脸色缓和了一些,斧钺点了点头,又从怀中拿出一瓶丹药,“你将这药先给他们服下,先行带他们离开,蚩尤这,有吾足矣,”“可……”苏灼犹豫起来,斧钺却已经将二人收进了琉璃戒,所谓琉璃戒,能容世间万物,是为上古神器,其间灵气之盛,颇具有疗伤功效。苏灼见斧钺神色中是不容许的拒绝,只得带着琉璃戒离开……
玉戒中的景慕晨看着怀中的火炔冥,半天没有说话,斧钺,若是今后不如此,你便不会杀我么,你也不敢承认对不对?我慕晨不怪你,我只想余下岁月,与炔冥山河同在,共许曲水流殇,只求日日相伴,无纷无扰……
……
“蚩尤,”斧钺放开他,也取回了混天铃,蚩尤松了一口气,趴在地上,似一摊烂泥,“蚩尤,今日你伤了她,吾本欲除掉你,可你呢?却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帝姬如何待蚩尤,蚩尤都不会反抗,蚩尤的确是负了父神与帝姬,”“你从未负吾,说吧,你且如何沦落到今日之地,怕也是我斧钺害了你吧?”“帝姬娘娘,”蚩尤从地上起身,“帝姬从未害蚩尤,蚩尤当初率兵反抗黄帝,也只想统一八荒,为的是有朝一日可与诸天神佛有抗衡之力,这样,蚩尤也可救出帝姬,可蚩尤未曾想到,最后一战,四神兽携十二灵兽助那黄帝囚困蚩尤于此……”
“这些我早已经料到,蚩尤你虽为凶兽。可也决计不会伤吾斧钺,可你,为何今日如此对待慕晨!她,不是你能动的人,”斧钺背手而立,蚩尤瞧不清她的容颜,却也知她是气极了的,“帝姬,你莫非要重蹈覆辙?****于你,是累赘,帝姬,你与蚩尤方是一路,诸天神佛也将是你我之敌”,蚩尤走到斧钺身后,“你愿帮本座?”斧钺声音冷淡,“蚩尤是父神坐骑,父神逝去,蚩尤自当是追随帝姬,做帝姬的坐骑。”
“吾并不需要什么坐骑,”斧钺低垂的眸中早已是杀意充斥,“帝姬若是需要蚩尤之处,蚩尤自当竭尽全力”斧钺单膝重重跪地,朝斧钺施礼。
“吾的却需要你的……”斧钺单手成爪,未等蚩尤反应过来,斧钺早已启动自身吸纳之术,“本尊只需要你的力量!”顾不得蚩尤表情的惊变,单手已经击打在蚩尤的天灵盖上,极速的吸取他的力量。缓缓不断的黑气朝斧钺体内而去,而白雾中的恶灵也从八方而来,朝着斧钺涌来,尽归其体。
“哈哈……”邪魅的笑意充斥着此方天地,斧钺满头黑发染上了几缕红色,鬓间红发妖异,红眸而出,再无之前浅澈,身上本是苏灼的白袍,此刻亦成了如血的红,如夜的黑,眉心的金莲被黑气重重包裹,终成了嗜血的红莲……蚩尤躯体尽化,灵魂也被斧钺一并吸进了体内,成了斧钺力量的一部分……
“诸天神佛,本座定要尔等为本座的夫君的死付出代价!”……
一代帝姬,终成魔物,慕峰,我欲以众生生灵筑你血肉还生,你曾说桃花十里,堪成嫁娶,那么,今后,我便以负你我者的骨血浇灌十里桃林,换你酿自桃花酒一壶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