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生死定情

景慕晨自踏入青丘之地就觉得有些诡异,似乎有一种声音一直在吸引着她前行,渐渐的,她不知不觉离开了所有人视线,迈入了一片荒无人烟的白雾之中,“谁在和本尊玩阴的,速速与本尊出来!”景慕晨黑服无风自动,一股诡异油然而生,忽的一阵阴风向景慕晨扑过来,景慕晨侧身躲过,却仍是被划伤了脸颊,摸到血液,慕晨瞬间火了,“该死的家伙!”她不由得谨慎起来……
火炔冥感到不对劲之时,早已不见了景慕晨的身影,他低骂一声,这个该死的女人,究竟去了那里,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才好!
“景慕晨!”火炔冥冲四周喊了几声,无果,只得动用了术法,“千里追踪,寻!”他仔细随着术法的波动感应着,猛地睁开眼,“蚩尤!”……
“该死,到底是什么怪物”景慕晨筋疲力尽的躲闪着各种攻击,然而却在刹那明白了,这里关押的,是……蚩尤!
白雾越来越浓,慕晨与火炔冥的心也愈来愈紧,蚩尤的狠,慕晨见识过,蚩尤的能耐,火炔冥也有所耳闻,今日也许是命中注定,必定是九死一生!
“蚩尤,你枉为上古凶兽,有能耐,你便现身与本尊决一死战,”慕晨话音刚落,暗处传来一阵冷笑,“无妄杀神,十万年未见了,上神竟成了这般模样,可着实让蚩尤心疼呢,今日,别来无恙啊!”“本尊竟是不知你蚩尤关在此处几万年了,还有何值得发笑的!”慕晨紧握住剑的手,手心的汗水带着阵阵寒意,火炔冥,若还有机会,哪怕再被封印十万年,我景慕晨也愿和你在一起!无怨无悔……
“杀神这十万年的封印想必不比蚩尤好得了多少吧!杀神你尚可活的自在,我蚩尤又何尝不可呢!”蚩尤扭动着身躯,身上的铁链发出巨大的声响。“杀神此次以来,便永久的留下吧!”接着,又是一阵阴风划来,席卷着万千冰刃。
“该死,”景慕晨黑袍扬起,反攻已经来不及,只得狼狈的躲闪,白雾中望不见冰刃方向,转眼之间,数百道冰刃穿体而过,鲜血自黑袍中缓缓渗出,又汇集一起滴落在黄土地上,融进大地……慕晨吐出口中的鲜血,又伸手拭去嘴角的血液,双手握住剑柄,缓缓举起,“无妄杀招,聚海噬魂!”巨大的冰蓝色气旋在慕晨高举的剑尖形成,而她此刻也并不好受,黑袍被反嗜的杀招刮得寸寸褴褛,墨发飞扬,与周身的血气形成了格外惨烈的魅惑,火炔冥,若我今日殒落,你也一定不可以忘记我景慕晨!
“去!”巨大的气旋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绕着飞来的冰刃聚集,而后又向着冰刃而来的方向攻去,“嗷!”暗处一声悲惨的叫声响起,正是蚩尤受到重创无疑!可这发术法之人,更是油尽灯枯,无妄杀招,伤敌三分,自毁七成!
景慕晨举剑的手再也无力,狠狠将剑插入地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却是终究不敌灵力枯竭的叫嚣,单膝跪地,全身重量依附在剑上。
“好一个无妄杀神,不愧是始神景慕峰的妹妹,竟然可以伤到我的真身!可是,我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蚩尤显然怒了,一股巨大的黑雾袭来,化成一个长着牛角的巨型黑色兽体。
“蚩尤,你倒是敢现出真身了啊”慕晨惨白的脸上满是讥笑,“不像当初在斧钺面前只敢躲躲藏藏的的样子了,可你蚩尤再怎么有能耐,也终究只是一个上古凶兽而已,掀不起滔天巨浪!”
“帝姬娘娘?别说他来不了这里,就连她能否出的了九重天都是一个问题,我蚩尤何惧也!”蚩尤眸子中满是傲气,慕晨只是惨白的一笑,~“一己之见,本尊原以为你蚩尤有何种能耐,原是连斧钺早已破出封印都无从可知的浅见之物。”“你说什么?帝姬出来了?”蚩尤有些慌了神,“何止出来了,囚牛帝君,玄女素琴,朱雀长离都均以魂归引魂灯,祭了魂魄,你今日伤了本尊,你以为,你能逃的过么!”
“放不放过蚩尤,帝姬自会定夺,我先取了你的性命再说,况且,将你杀死在这,帝姬也不会知道,蚩尤的性命,自是不劳杀神挂心!”蚩尤向慕晨攻来,早已没有了反抗力的慕晨决然的笑了,闭上了眼眸,炔冥,若有来世,许我一世长安,与你,共度花前可好?
然而预想中得疼痛却并未传来,再睁开眼,一袭红黑袍华服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没有本太子的允许,谁敢让你死,本太子绝不允许你死在本太子前面!”火炔冥一面回击着蚩尤,一面抛下话,“女人,这辈子,你的命,本太子才能保证”……
“本太子的女人,哪怕是死,也只能死在本太子的怀里”……
“景慕晨,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放弃生的念头,弃本太子于不顾!”……
“谁又允许你闯进了本太子的世界,又想着绝尘而去!”……
……
句句狠厉,却又透着浓浓的爱意与痛惜,火炔冥看着重伤的慕晨,红眸中杀意丛生,蚩尤,竟敢伤她如此之重,简直,不可原谅!
“魔界太子?!”蚩尤见种种出击皆被火炔冥挡了回去,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魔太子的却很强,于是,蚩尤在唤了一声火炔冥之后,他阴险的发起杀招,绕过火炔冥直接攻向景慕晨,卑鄙,火炔冥大骂一声,却已经来不及回防了,只得飞身去挡下了那一击,如此重击,将火炔冥直直打了出去,蚩尤是上古凶兽,如此一击,自是不能低估,火炔冥重重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炔冥!”景慕晨吃力的向火炔冥爬过去,吃力的扶起他,“慕晨,你可还好?!”火炔冥缓了口气,将她紧紧抱入怀中护住,“我没事,你怎么样?”“没事,今日就算死,有你在身边,也不枉活了这几万年!”火炔冥爱怜的擦拭去景慕晨脸上的血迹,宠溺的摸着她的秀发,“慕晨,你终究还是爱我的,你这傻女人,到底在纠结着什么?”“炔冥,是我顾忌太多,我想明白了,自此,无论发生什么,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就像你说的,哪怕是死,也死在你身边!”景慕晨看着火炔冥,眸子中满是坚定,火炔冥宠溺的笑了,“好,我们就算死,也要在一起!”……
“好,多么感人啊,好一个恩爱两不移,如此,我便成全了你们”蚩尤再次发动术法朝二人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