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间地狱

三十六界阿鼻府,是以怨气之深,连苏灼都皱眉不予出声,更别提那之下的地方,“他的却不在这里。”斧钺走到府门前,“长离,你可还记得,本座曾告诉过你,通过阿鼻府,有一个更深的去处,叫做.......无间地狱!”斧钺重重说出四个字,无间地狱,无间地狱......长离反复说着这四个字,仍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可能?不,不会的,帝姬你在骗长离。”
“怎么不会,长离,只有半魂而又无法投胎的人,才会被关进那里,”慕晨看着长离,不知为何,竟有了不忍,十万年前,她也只是个善良的神女,哪会如此咄咄逼人。“长离,你竟是不知么?”
斧钺凭空取出一枝玉兰花,别入长离的发间,叹了口气,“为夫带孝,长离,这是他们凡尘的习惯。”而后长袖一挥,将长离推到苏灼面前,“灼耀上神,若你可怜她,进了下面,你便护着她吧。”苏灼面色深沉,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慕晨走到斧钺前面,沉默的推开了府门,顿时,一道戾气破空而来,慕晨未防,直直被轰了出去,斧钺急忙出手抑制住外泄的戾气。正准备出手救回慕晨,一袭红黑华袍掠过,挽起景慕晨的腰身,带入怀中,稳稳停下。
“你怎么样?”火炔瞑神情严肃的看着怀中的人儿,慕晨一见是他,面色竟是一红,捂住伤口退出他的怀抱,“小伤,无碍。”见她如此,火炔瞑脸色更冷了,扔给她一枚丹药,朝长离的方向望去,一瞬间的刹那,转眼又归于平静。
“战神刑天!”斧钺疑惑的出声,身形却是不动声色的移到慕晨前面,将她护在身后,“帝姬姑姑难得还记得小神,”一无头身着盔甲的男人从后门缓缓而出,手中三板神斧重重的敲击在地上。朝斧钺行了一礼。
“也难得你还肯唤吾一声姑姑,”斧钺轻轻撩起碎发,“姑姑大恩,刑天断不敢忘却。”无头刑天厚重的盔甲随着动作发出声响,再这地府中,更显恐怖。“那你此来,今日,是想拦住本座么?”苏灼一听,悄然而至斧钺身后,以为斧钺要出手对付刑天了,”你才刚冲破封印不久,切勿动手。“.........
刑天也感觉到斧钺的杀气,”姑姑要过阿鼻府,刑天自是不会阻拦,只是这朱雀长离想去无间地狱,却是断然不可!“”都说战神刑天执法必严,今日本座一见,着实信了,这无间地狱,长离她,恐是非进不可了。“斧钺没有理会苏灼,只自顾理着自己的衣袍,”如此,姑姑恕刑天得罪了。“刑天提斧而来,斧钺刚拿出混天铃,苏灼早已掏出玉扇打下斧钺有所动作的手,接下了刑天一击。”方吾已经与你说过,不可动用真气,你却为何不听!“斧钺转至一旁,摸了摸被打下的手,心中一股说不清楚的滋味,”不用你管!“
刑天一见玉扇,大骇,”擎空扇?“随即立马收回巨斧,让开一条路,不再言语。苏灼收起玉扇,伸手拉过斧钺的手,紧紧握在手心,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看了眼恭敬的战神刑天,这青丘的灼耀上神,究竟是何来历,自己竟都看不透他。这么一愣神,竟忘了推开苏灼的手。长离朝刑天一施礼,”长离谢过战神。“刑天没说话,只是盔甲重重动了下。长离随是跟上了苏灼二人。
慕晨一见苏灼的动作,面色一改,正准备上前,火炔瞑陡然拍了下她的肩膀,”他非你可以动的人,走吧。“火炔瞑推了一下景慕晨,主动走在她身后。
阿鼻府异常阴森,各种恶鬼层出不穷,哭声绕梁不绝,斧钺皱眉,生在九重天上的的她,对这种声音十分抗拒,这时,苏灼伸出左手捂住她的左耳,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听着苏灼有力的心跳,斧钺竟觉得莫名的心安。从锁神塔出来所受的恶灵侵体导致身体中存留的恶念,也随之平稳。苏灼,吾现在越发对你猜之不透了。
长离是火之神鸟,最为惧怕黑暗,若呆在这里长久,只怕用不了不久,全身火焰便会受到侵蚀,火炔瞑似是感觉到长离恐惧,从怀中拿出明火石扔给长离,长离点起了火石,也觉得恐惧好了一些。
慕晨见此,本觉得没什么,只是她也不知为何心中会有些许难受,有些失落。”你不回去做你的魔界太子,跟着我们却是为何?“”本太子做事,难不成还要经过你的允许不可!“火炔瞑加快他的脚步,牵过慕晨的手,轻声嘀咕了声,”笨女人!“慕晨红着脸抗拒着他的手,火炔瞑却是越握越紧。”你若是再动,本太子便将你扔下去。“
”我身为无妄杀神,你以为我会像那只破鸟一样害怕。““这些恶鬼你自是不怕,可不巧,本太子知道你最怕什么,这下面,可是有着上万条毒蛇,本太子听闻,无妄杀海的杀神,最惧怕蛇类。”“你,”景慕晨狠狠地瞪着火炔瞑,“再瞪着本太子,本太子不介意将你扔下去”说着,虚空一推,慕晨身子一倾,直直看向桥下,成千上万只毒蛇密密麻麻,纠缠在一起,慕晨吓得立马收回身子,紧紧的拽住火炔瞑的胳膊,火炔瞑一笑,任凭她拥着自己的手臂。
转瞬,一方大石挡住了道路,上书有四个大字——无间地狱!斧钺即时推开苏灼,走到巨石前,伸出芊芊玉手触摸上鲜红的大字,流动的血液湿润了她的指尖,心脏陡然疼痛了起来,让她顷刻红了眸,祭出了引魂灯,燃起引魂灯,斧钺看着流动的血液,不禁失神,阿峰,是你么,.........十万年了,我终是再次感受到你的存在,阿峰,待钺儿与你再次回到当初,你要答应钺儿,十里情花再次媒以花嫁,君娶妻嫁,再不相离。
“阿晨,”斧钺施法张开结界,景慕晨立即明了,松开火炔瞑的手,来到斧钺身边,施展起破灵术法。一黑一白两种光芒从慕晨手指尖流出,直直向巨石而去,僵持半响。慕晨已近虚弱,“给我,破!”慕晨再次动用全身功力,狠狠击向巨石,两道光芒瞬间成了光柱,轰的一声,巨石炸开,巨大的黑雾向慕晨侵袭而来,斧钺脸色转白,阿峰,你的恨之一魄竟是这般强大么,还是说,你的心中全然是恨了?
她赤足一点,飞身而上,护住景慕晨,黑雾一眨眼便侵入了她的身体,又在进入的那刹那,消失不见。斧钺顿觉不妙,压制住身体中的煞气,一口气冲开洞口的两道封印,又接连施展起两层结界,这就是无间地狱,其恐怖就在于谁也不知道里面存在何种强大的力量,只知道自古都是有来无回......
斧钺,你执着了这么久,受了十万年的封印,却还是不肯回头么,你就不曾想过,妄想以引魂灯集齐十二命子之魂来换一个人还生有多么困难,若到头来,你所谓的重生根本就不是什么可行之法,你还是要如此下去么,诸神都说斧钺帝姬灵根聪慧,可吾怎么觉得不是这样的呢.......斧钺只觉背后些许不安的眼神灼热的盯着自己,但此时她已毫无余力顾及了......
煞气仍在往外不断扩散,斧钺渐渐抵挡不住了,步步后退,苏灼和火炔瞑察觉到不妙,立即上前帮忙。
“斧钺,你身体受了重伤,已经强弩之末了,不要再强行抵抗了,这里交给吾。”苏灼伸手按住斧钺正不断结界的手,斧钺未加理会,苏灼看着她施的术法,不由震惊,与其说她在抵抗,不如说她更多的是想净化这股力量。她,究竟是为什么,难不成,这股力量之后,有她想要的......
上一章第5章 八荒焚蚀
下一章第7章 始神慕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