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八荒焚蚀

八荒之地,本是蛮荒,却怡然盛开着万里兰花花海,迎风而来,清香诱人,让人不禁疑了这是蛮荒地带。忽自,一浴火凤凰而过,万里花海,瞬间便被大火吞没,熊熊火焰尽情燃烧,却似有低声叹息。
而在花海之上的悬崖上,朱雀长离独自站立,绝美的容颜上挂着憎恨的笑意,倾墨,你看,这一片兰花火海,像极了你,不是吗?弃我而去,你终是得到了什么?你可曾悔过?倾墨,我毁了你最爱的花草,禁止你受任何供奉,却为何还不见你化鬼来缠。你竟是连恨我都不愿意了么?
朱雀长离,远古四神兽,火之神兽,有天庭轶事记载,此兽痴情,善妒,一旦绝情,愤怒之火将焚尽荒芜。
长离遇见倾墨,应说是司命天君喝醉所致,不然,火之神殿的神兽长离怎会对一介凡人倾了心神,话说,长离等四神兽长伴被父神封为帝姬的盘古斧,十万年前盘古斧被封印之后,四神兽也各自为政,盘踞四方。
朱雀巡游之时搭救了被敌人围攻的倾墨,随带回八荒之地,与之相伴,若说是一见倾情也不为过。长离为倾墨甘愿放弃神位,与他携手共游天下,白首到老。可身为凡尘皇室子弟的倾墨,怎甘放弃皇权,放弃万民,自己过着闲云野鹤固然是好,但自己皇兄残暴,他怎放心天下托付。
是以,倾墨最终选择回了皇宫,长离无悔,伴他助他顺利夺得皇位。皇权之大,莫若天界天君,倾墨一介凡夫俗子,种种诱惑,安能避免,长离几年盛宠,中宫无后,各宫美人新添,长离终被冷落。
情之背叛,长离如何能受,一念成魔,毁去倾墨半壁江山,袖手而去,回到八荒,亲手毁了当初二人共同种下的兰花花海,花海有根,三年一生,长离便每隔三年焚烧一次,百年已过,长离又亲手毁去倾墨宗庙,禁止他受任何供奉,只为让他化鬼来缠。
“我若是你,便只盼他年年岁岁,一世长安,化鬼来缠?也需修为!”长离转身,只见一身红衣,黑纱裹面的女子赤足而来,足上金铃声起,魅射人心,其身后二人,亦是绝代风华,白袍苏灼,黑服景慕晨。
“我自当是谁,原是帝姬前来,不久前听闻天界传出帝姬冲破封印出逃,原以为是假,可到底小看了帝姬。”长离一见斧钺,虽是心神均已受到震慑,但神兽的尊严不许其示弱,就如同十万年前自己叛离帝姬也没有认过错一样,她只自认为斧钺辜负父神所厚爱,置天地于不顾,是以自作自受罢了。
“早在十万年前尔等倾力封印吾之时,世上便再没有帝姬斧钺,只有盘古斧,斧钺。”斧钺绕过长离,凝视崖下火海,终是不喜,苏灼似是看出,拂袖一挥,万顷大雨席卷而去,大火瞬时熄灭。
“你,”长离气急,唤出火云剑便向苏灼刺去。“放肆!”景慕晨一把拦下火云剑,狠狠将她踹到一旁,斧钺不记她的过错,她可记得,十万年前,斧钺被封印之时,这只鸟儿,功不可没!
“你是,,无妄杀神!”长离一见慕晨杀气,不由立即猜出这便是被一同封印的杀神景慕晨。斧钺见慕晨杀意顿显,劝她敛了杀气。“长离,吾来问你,你可曾悔过?”
”悔?“长离抹去嘴角鲜血,站起身来,决然一笑,“悔,为何要悔,当初封印帝姬,长离虽是不愿,却也是为了众界生灵,帝姬你今是破了封印,长离自认不是帝姬的对手,帝姬要如何处置,尽管说便是,长离一一忍受”随是转身不看斧钺,只是面对玉兰黯然神伤。
“痴儿,”斧钺走向苏灼,“苏灼,你说吾心狠,可你怎知,当初,他们如何对吾。”“斧钺,经年已逝,何不放下,仇恨只会让你变得更累,”苏灼伸手去挽斧钺凌乱下来的发。却被斧钺偏头闪过,只得悻悻收回手,“苏灼,你不适合与吾为伍,你,还是离开吧”。
苏灼但笑,斧钺伸手成爪,将长离拉回身边,“长离,十万年前你背叛吾,吾不怪你,今日前来,只为一个交易,你,愿是不愿?”
“帝姬你怎可能不怪长离,”长离讥讽一笑“怎么可能.......”
“你这破鸟,斧钺说了不怪你,自是不怪你,你啰嗦个什么,徒的浪费吾等时间。”慕晨依旧没有半分好语气。“阿晨,”斧钺朝慕晨摇了摇头,慕晨瞪了一眼长离,扭头走到一旁,双手环胸,看着崖底。斧钺叹了口气,慕晨,还是十万年前的火爆脾气,一点未曾改过。
“长离,我且问你,倾墨当初弃你,你可有想过原因?”
”男人都喜欢貌美,帝姬你何须多问。“”呵,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么,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吝啬于给他,凭什的又要让他爱你?“”信任?他配么?“长离想到当初他让自己离开时的决然。眸中不由恨意顿起。
”那你呢?你配么?“斧钺轻笑,”枉你贵为神女,你配他给你的爱么?长离,论貌美,凡尘女子几个胜过你,你可知,人间都知,墨皇在皇后死后,六宫形同虚设,更是一生未再有皇后。孤独终老“。”这,这不可能“长离眼中满是震惊与不信。
”如何便是不可能,长离,吾方是说了,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你只爱你自己。“长离刹时跪倒地上,一直说着不可能。斧钺低下身,凑近长离,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一声冷笑,”长离,你不是一直挺看重自己的么,现下如何,可是怎的是好,本座看你这样,可着实心疼呢。“斧钺挥开手,长离泪水翻滚,慌忙抱住斧钺的腿,”帝姬,您帮帮长离,帮帮长离“
”为何要帮你?你们四神兽如何对待本座,本座可从未忘记,长离,你可是忘了?本座对你,可是最好?”你倒与本座说说,颛违,千重,玄武,为何他们三人都愿意给本座一条生路,而你,为何给本座两重封印!“斧钺语气清冷,也任谁都听出了被背叛的恨意。
”帝姬.......“”长离,本座方说了,本座不帮你,本座只与你谈交易。““只求帝姬让长离再见他一面,求帝姬救救他,长离愿以死谢罪。”“本座需要你的灵魂,也可以么?”长离顿时无力的跌坐回地上。
“怎么,不愿意?本座还以为你对他的爱何等伟大的,却原是本座多想了。”斧钺转身欲离开。“不,,帝姬,”长离望向斧钺“求帝姬成全,长离愿意。”“好,如此,本座便帮你这一次。”斧钺也不回身,径直离开。苏灼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拉起长离。示意她跟上。
“真是好久未曾听见你自称本座了。”慕晨走到斧钺身旁,伸手挽上斧钺的胳膊,斧钺也没有阻止,亦没有作答,只是嘴角弯起一个上升的弧度。真是好久了,久到自己都快忘记了........
看着眼前的地府,“三十六界阿鼻府?”长离冲到最前方,如此之地,倾墨怎可能在这里,绝不可能,“帝姬想要长离魂魄,自可自行取之,何苦令长离白白高兴一场,倾墨怎么可能在这儿,犯下十恶不赦的穷凶恶极之人才会关在此处,倾墨何罪之有?”长离盯着斧钺,似是要将她心底所想看个通彻。
“在不在这,你说的自然是对的,你的倾墨在的地方,远比阿鼻府来的可怖。”慕晨一声冷笑,只笑她太过单纯,诱惑神女之罪,岂止是阿鼻府所能惩罚的........
上一章第4章 丹凤囚牛
下一章第6章 无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