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如禅,命缘

好风如水,青叶翠萝,斧钺一袭红衣赤足轻点,漫步山中,额间一朵金莲灼灼其华,然若有人经过,吸引他的必不是女子祸世之颜,而会是她手中那一盏古朴而又周身散发着青光的灯,明明未曾燃起,却独有一番光华。她似是无意,纤手附上古灯,”慕峰,你再等等,等钺儿救你还生“青灯毫无生命迹象,却忽而有了一声轻咛。斧钺赤足一点,跃上树干,隐了身形,神色隐晦的看着黑夜的中缓缓走近的二人,来人正是苏灼和侍童乐灵。
”乐灵不知公子为何偏偏自行行路,千流少爷明明派了使者前来迎接公子的啊,再者公子为何不用飞的,偏要连夜行这山路?”小狐狸乐灵一副不解的样子眨着狐狸眼盯着自家公子,“袭千流此举无非要让吾去救了那琴女,可你我都知那琴女宿命以至,吾怎可逆天改命”“公子何不成人之美,成全她最后的心愿?““锁神塔吾只进得了七七四十九重,那九九八十一重,吾又如何进的去,乐灵,你方多言了!”
“是,公子,乐灵僭越了,是以乐灵瞧那琴女着实可惜,一界......““吾要见她!“斧钺自树上一跃而下,纤手指向苏灼,一副命令的语气,让人不容拒绝“你,你带吾前去见她”乐灵虽被震住,但护主之心占了上风,伸手便是打下了斧钺的手“放肆,你是何人,休得对我家公子无理”
“小狐狸倒是护主,但本尊若想要你主子的命,凭你,你是阻止不了的“斧钺看向自己的手,再抬眸,眼中已经有了厌恶之色,手中混天铃一响,苏灼顿觉不妙,忙将乐灵拉至身后,”还请神女饶过乐灵,“斧钺怀中青灯轻动,斧钺敛了情绪,压住混天铃“带吾去见琴女!”苏灼只觉这女子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却又不知是哪位神女亲临。
三人来到昆仑山下,斧钺看了一下仙山,隐去额间金莲,一袭红衣也转变黑色,更是多了一顶黑色面纱。“原来你是魔!”乐灵被吓得直躲到苏灼身后。“乐灵,不可造次!”苏灼又转向斧钺,微微一笑,“神女是不想让人晓了身份去吧,”“你竟是不以吾为魔么?”“神女自是神女,外貌只是面像,在下修为尚浅,恕在下看不出神女是哪座仙山上的”“上神谦虚了,青丘的灼耀上神若说修为低,恐怕那天君就该从那尊座上下来了”斧钺再无多言,移步上了昆仑山。而苏灼却是笑了,这丫头看着仙龄不大,怎语气这般老练,竟不免叫人疑了她年岁去。
一入昆仑山上,使者一见苏灼,马上前来为之引路,又唤人前去请千流仙君。
“逆天改命也不是不可,只不过这琴女,却不行”“神女是能救她?“苏灼依是莞尔一笑,”能救,却又不可救!“如此,再无多言。
袭千流一见苏灼,丝毫未注意到斧钺,忙引着苏灼前往琴女之处,“还请上神尽心救治”斧钺只是一看,便迎上了苏灼探询的目光,如实相告,”原是真身被毁,枉是九天琴女,也终难逃魂飞魄散“
”你这女人,休得胡说“袭千流怒视斧钺,却因来人是苏灼带来而不好发作,斧钺轻扫他一眼,”无知小儿,你强行救她,吾竟不知你这小小昆仑仙山有多大能耐承受天地法则!““你......“袭千流终是气急“还望上神救治,勿听此女之言”“她的没错,素琴虽为九天琴女,然真身以毁,吾无能为力”
袭千流顿觉无力,是以灼耀上神都无力搭救,素琴,便是真的回天乏力了。斧钺无视袭千流,撩开珠帘,纤手伸向昏睡中的琴女,轻点了她的额头,琴女慢慢睁开眼睛,斧钺也见她魂力正在慢慢消弱,便开口道,“吾可替你完成最后的心愿,但吾需要你的灵魂作为代价“素琴半信半疑的看着斧钺,而袭千流听见此话,瞬时冲了进来”这不可以,你拿素琴魂魄是要干什么“”与你何干!“斧钺轻轻一挥,便已将他逼退”若不交给我,你也是魂飞魄散,你与吾各取所需,岂不更好“
”若你真可让我再见他一面,我愿意。“琴女美眸中满是坚定。
斧钺听罢,从怀中掏出青灯,”引魂灯!“苏灼一惊,但也仅仅是一惊,原来是她,是啊,自己早该想到的,她想要的,该不仅仅是琴女的魂,更是囚牛帝君的魂吧!
看出苏灼的吃惊,斧钺只是轻轻一笑:”各取所需罢了,吾并未亏欠于她“斧钺燃起引魂灯,又伸手将琴女的魂魄凭空带出身体放入灯内,拉过苏灼,”锁神塔有着禁忌,算作你带我来的回报“不顾苏灼的反应,一齐踏入了引魂灯所形成的的虚幻通道。
锁神塔下的无妄虚海,杀气丛生,一轮红色妖月包裹着塔尖,黑鸦声绕塔不绝,斧钺望了望苏灼,将引魂灯交给苏灼,双手摇响混天铃,无妄虚海中顿起波涛,海水向两边分开,露出了满是白骨的河床,而一具巨大的黑色棺木被尸骨拖出海面,被封印了的盖棺石被斧钺用力打开,同样的黑衣华服,一女子静静躺在棺中,双手十指交握,无比的安详与纯美,苏灼的眼眸猛然睁大,”你来锁神塔,为何要祭出她?“”她不出,如何进锁神塔“斧钺再次摇响混天铃,棺木中的女子也缓缓睁开眼,从棺木中一跃而起,石棺也瞬间变成一把巨石剑,被她束于背上。
”景慕晨,好久未见“”是你,斧钺“景慕晨与斧钺同时出拳,朝对方迅速出击,苏灼诧异,欲上前阻止,可手中的引魂灯又让他停下了脚步,两个女子出拳招招狠戾,却并未有杀招,然,在一阵鬼鸦嘶鸣中,二人单拳相握,狠狠相拥,“斧钺,你终是来了,我等了你好久。”“慕晨,我怎敢丢你在这无妄虚海,受尽苦楚!”......
......
在景慕晨打开塔门的那一刻,苏灼终是说话了,“掌管锁神塔的无妄杀神,难怪,你会唤醒她。“”斧钺和我之间,岂是你这高高在上的上神所能懂得!“慕晨没半分好脸色给苏灼,斧钺看了眼苏灼,并未言语,只是在她在慕晨耳边轻语之后,慕晨脸色一变,正视了苏灼,片刻,独自转身离开。
锁神塔第八十重——勿念。三人站在通往八十一重的阶梯上,抬眼望向八十一重塔牌——无期。斧钺心中顿觉厌恶,无期,就算是无期,她也要逆天改命,慕峰,等我!
塔内妖魔遍布,锁进这里的神仙,之前再如何丰神俊朗,如今也是破败不堪,血水和着绞碎的尸肉在整座塔内流动,血腥味重的令斧钺皱起了眉头。苏灼自怀中掏出一方锦帕”用这个会好点“斧钺没说话,只是接过锦帕,又从引魂灯内唤出琴女,朝慕晨点头示意,慕晨意会,走到无期牌下。
”上面便是八十一重塔了,你且自行上去,时辰到了,吾自会去寻你“斧钺话落,慕晨拔出巨剑,用力挥开石门,琴女跪拜:“恩人,素琴在此叩谢了”“交易而已,你去吧”斧钺转身靠在石牌上。琴女又向苏灼施了一礼:“上神,还望素琴去后,转告千流公子,切勿挂念”“吾会的”再无更多言语,素琴决然踏入第八十一重塔内。
景慕晨立刻催动力量封印住外泄的魔力,摇了摇头:“这琴女,耗费万年才修的真身,却堪堪毁在一个情字上,可惜了““阿晨,你还不懂,有些是因果,自是天注定”斧钺轻抚引魂灯,“那你呢?”苏灼拭去白袍沾上的血迹“你呢,你为一个死去的人,招惹诸多罪恶,可曾想过可惜”“这与你又有何干!”慕晨怒视苏灼,“阿晨,不可造次!”斧钺拦下她,慕晨哼了一声,转身独自离开此处。斧钺轻叹,慕峰,阿晨还和以前一样,等那一天到来,我该如何下得了手!苏灼瞧了眼斧钺,转身走到一旁,坐下休息。
而,无期塔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