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音少年 (书号207295)

第285章 蜀山剑(下)

乘上符鹤的时候,隋星野心想,自己在谷中一呆就是三个多月,不知道“神意”的伙伴们是不是很着急。学校想必已经放暑假了,U17的初赛也错过了。山中不觉时日消,虽然能够习得蜀山剑法是件好事,但也的确损失了一些东西,看来果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又要战斗又要比赛,本来就是错误的吧。
符鹤一直升到山顶,所到之处依然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峰。隋星野和叶荆鹏从符鹤上下来,那两只符鹤就缩回了原来的大小,化作两道光去了。
四周的景色还跟他们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蜀山上的四季流转虽然跟外界相通,但因为有幻阵的保护又有仙气缭绕,季节的差异要比外界小上很多。隋星野的手机早就没电了,心想还是赶紧问问那封信有没有交到蜀山手里,然后下山再做打算。然而回头一看,叶荆鹏正站在一棵树旁,像是在沉思。
“叶师兄,你在想什么?”隋星野问道。叶荆鹏抬头看着那棵树,用手指摸了摸粗糙的树干,微微皱着眉:
“这不是夏天。”
蜀山虽然四季并不如外界分明,但叶荆鹏毕竟在这里住了近十八年,对于蜀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无比的熟悉。叶荆鹏回过头来看着隋星野:“这里现在跟我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别,如果不是我们还没有走出结界,就是……”
叶荆鹏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远处一声大喊。穆琳琅穿着粉红色的登山装,在树林之中非常惹眼。“星野!”她看起来十分兴奋,大声呼唤着隋星野的名字跑了过来,后面跟着“神意”的其他成员。更多的人陆续出现在视野里,将二人团团围住,领头的蜀山弟子上前,恭敬地向叶荆鹏抱拳施礼:“我等听说少掌门与客人跌落谷底,调集全部蜀山弟子搜索三天三夜未果,为何竟突然出现在这里?”
“三天三夜?”未等叶荆鹏回话,隋星野先叫了出来。穆琳琅不满地叉着腰:“是啊,我们找了你整整三天,山谷底下都找遍了,你们跑哪去了?”
“可是我们在下面过了三个多月,是吧叶师兄?”隋星野怕大家不信,叫叶荆鹏声援。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叶荆鹏点了点头,“这下面的时间流转跟外界不一样,我们在下面呆了三个月,外面只过了三天而已。”
二人简略说了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众人都纷纷称奇。而对于二人得到了千年前蜀山天字辈高手的指点,更是羡慕。正在这里议论纷纷,人群里一个小小的人影挤了出来。
“轩辕芸珊?你还在这里?”隋星野问道。小小的人影扯扯衣服哼了一声:“他们说我盗了蜀山的剑不放我走啊,说是要等少掌门定夺。”隋星野向她的身后看去,果然有两个蜀山弟子跟着,看来是被软禁了。
叶荆鹏笑了笑,向看着她的蜀山弟子摆了摆手:“她的事情我已经都问清楚了,既然她并没有把剑拿下山去,也就算不上是从蜀山盗走了,就这样算了吧。此事我自会去向葛长老说明的。”
两个蜀山弟子互看一眼,行礼退下。轩辕芸珊歪着头打量了一下叶荆鹏:“嗯,你人还不错嘛。”
叶荆鹏哭笑不得:“轩辕小姐既然主动将剑送了回来,蜀山也自然不会为难您,只是日后若是轩辕小姐再来找什么‘自己家的东西’,还希望能先跟蜀山打个招呼才好。”
“神意”众人听到这话都不禁莞尔,蜀山弟子不知道之前的对话,面面相觑。轩辕芸珊哼了一声:“我不过是来找件东西而已,不用蜀山兴师动众。若不是看你们两个掉下悬崖,我早就跑出去了。现在既然你们没事,我也就不欠你们了,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最后一句话听得隋星野忍笑,心想她这都是哪学的。轩辕芸珊说完了就要离开,被廖文杰拦了下来:
“轩辕小姐,你忘了一件事吧。”
隋星野纳闷,看了看廖文杰,廖文杰的表情很严肃,回望隋星野,没有说话。
“啊!”轩辕芸珊大叫了一声,然后转回身,有点泄气地挠了挠头:“的确有一件重要的事……”
叶荆鹏的表情也很严肃,英气的眉毛一扬:“七圣古灵书。”
“啊。”隋星野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虽然外界才过了三天,隋星野却是在天情谷过了三个月,早把这件事情忘得干干净净,而同样也在谷底过了三个月的叶荆鹏却还记得,隋星野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跟人家比还是差远了。
“我在寻找轩辕剑的同时也在追踪一些下落不明的法器,”轩辕芸珊说,“其中七圣古灵书是最奇怪的一个,虽然它传说是由蜀山第十七代掌门所制,但之后并未再有任何记载,连很多蜀山的弟子都从未曾听说有人提起。不过前一阵子,我听说了一个有趣的传闻,说是蜀山第十七代掌门用七圣古灵书改变了自身气息之后,就离开了蜀山,而最后一次有人见过他,是在一个离蜀山很远的地方——沧兰。”
众人大吃了一惊。“沧兰市?!”隋星野皱起了眉头。他越来越觉得,沧兰市里面有数不清的秘密,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让它停下。
“沧兰市,那个时候还叫沧澜府,”廖文杰补充道,“听说这件事后我也托人在沧兰市调查了一下,看来第十七代掌门虽然逃过了雷劫,却并未真正逃过制裁。据说根据见到他的人形容,他面如枯骨,神志不清,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在街上游荡,又过了两三年,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而且,最糟糕的是这件事已经被那些穿黑衣服的人知道了,”轩辕芸珊懊恼地说,“在她们抓住我的时候,我被下了听蛊。”
下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