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之旅:激论

面对这等天衣无缝的剑阵攻击,饶是沈遗风艺高人胆大,也不得不分外小心,一声清啸,体外蓦地红光大灿,飞旋流转间,迅速组成了一付红光闪烁的铠甲,正是天魔甲。随即,身影一纵,带着满天剑影,恍如一阵风暴一般的冲天飞起,但听得“砰砰,轰轰,叮叮”之声不绝传来,异彩如焰火般的漫天**,煞是美观无限!
然而,二人这一战,对于沈遗风而言,却着实是凶险万分的,若不是念及玉灵有恩于已,他倒可以施展斗转星移,脱离对方剑意的锁定,然后又忽然以缥缈无痕、配合万剑归宗诀,定是可以一举凑到奇效,从而大败玉灵。
就在二人大战之时,金相已经用降妖钵收了忘川河满河的血水,但见一只头部缩入龟壳的庞大大物,出现在了河水干枯的忘川河底,正是血蟒龟王。
血蟒龟王血色的龟壳表面被那降妖钵射出来的祥瑞金光照到,散发血中夹金的妖异光芒,阵阵黑色鬼气,自那龟壳表面妖烧腾起,在凛冽的阴风中,如缥缈的雾气般幻化烟消,四下弥漫。
金相宣了声佛号,满脸慈悲色地道:“忘川河灵,你应怨念而生,本是有违天道,现今忘川河水已经被我以降妖钵收去,你还要苦苦挣扎什么?我劝你还是放下心中执念,转投往生,千世轮回过后,或可为人!”
“哈哈哈哈!”突然,空旷的天地间,传来一阵冷笑声,便听见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冰冷冷地说道:“臭和尚,你也知道我乃是应怨念而生么?哼,莫要忘了,天道若公,岂会有怨念存世?”
金相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道:“忘川河灵,万物自有其轮回定律,你又岂能用自己的想法来理解自然之道?”
“哈哈哈,可笑,可笑,实在可笑!”血蟒龟王嘲声一哼,道:“白云苍狗,天地不仁。这千万年来,有多少善良生灵受苦受难,最终因不甘也不服于命运束缚而逆天改命,难道,他们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