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之旅:为爱而狂4

阎罗全身面色一沉,猛然急念法咒,镇魂塔重量大增,又向下压了数丈距离。
与此同时,阴王也已经调息好了体内混乱真元,见状,单手祭起一件名为《照妖鉴》的法宝,这照妖鉴形状似圆镜,中间有一黄玉镜面,其上灵光腾腾,瑞气冲天。
“畜生,你借体附身,我便要你显化真身!”阴王说话间,那照妖鉴自动飞了起来,盘旋在她头顶上空,随着她咒念声的传开,中间那黄玉镜面,立时光芒大灿,射出一道祥瑞黄光,直直的照向了忘川雪。
忘川雪一剑顶住镇魂塔,想要抽身,自然不易,见黄光照来,她脸上的狂妄之色,立时消失,出现一丝凝重,因为这照妖鉴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却可以剥离附体者的元神,将其打回原形。
简单的说,如果她被那照妖鉴照到自己,那她的元神便会回到忘川河的本体中去,到时候,黄诗琪便会清醒过来!
她倒并不在意黄诗琪的生死,但错失今日良机,从今往后,再想毁灭冥界,却是不再可能了,一念有及此,不由冷哼一声,空闲的那只手,迅速在身前布下一道密不透光的黑色结界。
不过,那照妖鉴的光芒,虽然不可以直接攻击人,但却可以腐蚀一切污稀浊气,那黑色结界上,本就戾气滔天,是以经此灵光一照,上面立刻波涛汹涌,黑气如烟四散。
忘川雪脸色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迅速颂念起一段咒语来,刹那间,天地间,无数污稀之气,迅速向着黑色结界汇聚而来,结界光芒大亮,与照妖鉴的光芒形成对峙。
与此同时,忘川雪感应到了上方镇魂塔的压力似乎隐有减弱之势,脑中念头电光闪动,当下明白,阎罗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不由嘲笑一声,周身真元爆涨,剑上光芒又再冲起数丈距离。
阎罗全身一震,一股血气涌上了喉间,脸色极度苍白,虽勉强支持,但镇魂塔在他的控制之下,却越来越小。